專論/東盟:33億人的遊戲怎麼玩?■鞏勝利 (《國情內參》首席研究員) ——看全球最大經濟體東盟10+6首輪RCEP談判及其膠著的舉世難題

http://www.cdnews.com.tw 2013-05-17 12:38:51

【核心提示】: 5月11日,第一次RCEP會後東盟書記處新聞公報稱,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談判委員會發表東盟與6個自貿夥伴國(ASEAN 6)首輪談判聯合聲明。公報指出,東盟十國與澳大利亞、中國、印度、日本、韓國和新西蘭等東盟6個自由貿易區夥伴國從5月9日至13日在汶萊舉行RCEP首輪談判,力爭到2015年底前完成RCEP談判。RCEP談判委員會發表的《聯合聲明》明確指出,RCEP談判承認東盟在地區架構中的核心地位以及東盟6個自由貿易區夥伴國在促進參與國經濟融入進程、創造平等公平的經濟發展環境和加強參與國之間的經濟合作等方面所獲得的利益。RCEP協定第二輪談判將於今年9月23日至27日在澳大利亞進行。

2013年5月9日,首輪RCEP談判在汶萊舉行。中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新西蘭、印度以及東盟10國均派代表團與會。中國商務部率團與會,有中國國家發展改革委、工業和資訊化部、財政部、農業部、海關總署和質檢總局等部門派代表出席。16個成員國一致同意努力推進談判,以實現2015年結束談判的目標。本輪談判正式成立貨物貿易、服務貿易和投資三個工作組,並就貨物、服務和投資等議題展開磋商。各方就三個工作組的工作規劃、職責範圍、未來可能面臨的挑戰等議題深入交換了意見,還就其他領域談判問題進行了初步探討。這是RCEP第一次例行會議,還沒有細節和端點顯出,由於東盟10國經濟環境懸殊巨大,RCEP談判絕不會一帆風順。

4月30日至5月5日,中國新任外長王毅對泰國、印尼、新加坡和汶萊四國進行了正式訪問,也是RCEP首次召開之前的中國行動的佈局。中國外長王毅首訪東盟高聲宣佈東盟為中國周邊外交以一個“優先”論之,這是中國外長近15年來第一次選擇東南亞作為首訪的物件,這也足以證明中國對周邊國家的重視程度、同時也表明中國周邊所面臨最新變況與緊迫性交集彙聚。毫無疑問,2013年在亞太有“五大”規則制定中,東盟“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CEP)談判,這是中國唯一能進入的最大選項,也是中國唯一倚重的一個重大貿易遊戲規則而施出的積極外交信號。使用“優先”這一國際上外交政策的通用術語,這在中國外交史上還是第一次。到底如何看東盟作為中國周邊外交的“優先”?這是亞洲近30年來聚起的最大幾個玄機待破:

1)、東南亞是當今全球地緣政治中的一個真正標誌性的“核心”地帶,因為東南亞是非洲印度洋和亞洲太平洋的戰略交叉點,是“海權”與“陸權”的結合部。正因為如此,當今主要世界大國美國、歐盟等均在東盟都有活躍的存在和日益增大經濟、論壇等等的廣泛最熱力的影響。

然而,中國與世界上其他在東南亞深刻存在和影響廣泛的大國不同。儘管中國不是東盟成員國,但遠在歐洲殖民主義勢力抵達東南亞前,東南亞就是中國和印度等悠長文明的自然與和平的交匯地。所謂“印度支那”指的正是東南亞的這一歷史事實與文明特徵。在這個意義上,中國加強與東盟的關係,首先就是在全球變化中的地緣戰略環境下,尋求與東盟之間的地區認同,尋求共同發展;再就是,東盟(ASEAN)在此次全球金融海嘯後的經濟表現強勁。2012年東盟整體的增長率為5.2%,高於2011年的4.6%。如果僅關注泰國、越南、印尼、馬來西亞和菲律賓等東盟主要五國,經濟增長則高達5.6%。

而正在拉動東盟實現增長的中心則是泰國。從國內生產總值(GDP)的規模來看,印尼占東盟的40%,顯示出壓倒性的存在感。而從人均GDP來看,超過5萬美元的新加坡則獨佔鰲頭,是第一富國。但印尼的人口為泰國的3.5倍,而新加坡的人口卻只有500多萬人,無法成為其他東盟國家的樣板可複製。而泰國在汽車、電機與電子、食品等出口產業持續保持快速增長,內需也表現堅挺,政治和社會等國內局勢也一直保持穩定。泰國如今已經成為“東盟的心臟”。這是因為泰國的增長為東盟經濟注入了增長的節奏和勢頭,而且承擔了提供各國產業發展所需要的零部件、原材料以及技術的作用。中國去年的增長率為7.8%,依然超過東盟,但差距正在逐步縮小。更重要的是中國的增長率正在持續放緩,從中長期趨勢來看,“東盟上升,中國下降”這一趨勢似乎正日趨明顯。

2012年11月20日,美國總統奧巴馬第一次歷史性的首次訪問緬甸,美國政府宣佈給緬甸國家1.7億美元發展援助款,是緬甸政府近百年來從來沒有過的最大一筆無償援助款項。美國奧巴馬政府向緬甸釋放出“第一桶金”的“萬有引力”定律強力信號,一如當年蔣介石剛到臺灣的美國“第一桶金”援助、貸款等款項,致“中華民國”後來經濟迅速起飛,一舉成為“亞洲四小龍”中發展前景可比肩韓國的重要經濟體。與此同時,美國也協調日本政府將提供給緬甸6.15億美元政府貸款,這是日本近卅年來首度提供緬甸低利率長期政府貸款,也是經濟戰略因中國釣魚島爭端後實施避開中國“支援日本企業打進緬甸市場,制衡中國對緬甸的影響力”的扎實推進。是只有近5000萬人口的緬甸國、歷史以來最大的資本專案,近10億美元可以讓4800萬人口的緬甸(柬埔寨、老撾、緬甸等,都是全球最低收入國家之一,年人均國民總收入約在800美元左右)遊刃有餘的大幹一場。奧巴馬首次東盟十國參會,是第一位參與東盟會議的美國總統,他還開天闢地的訪問了柬埔寨緬甸、等,還探訪了泰國、加深了與之的盟國關係,為重返亞洲、大有“重返亞洲”的收穫。

2)、中國與一些東南亞國家,尤其是越南與菲律賓存在主權爭端。但中國一直堅持“通過友好協商和互利合作妥善處理”,但又長期找不到解決這些分歧和問題的鎖匙。作為中國“習李新政”的外交“優先”,這也意味著解決問題的“優先”。中國能否找到在東南亞地區創造一種解決領土爭端有效之道?這是21世紀初期中國崛起之後,2013年繼與日本島嶼爭端、與印度領土爭端、與越南菲律賓等領土爭端的最最第一國與國爭端的突出問題。

歷史演進,自1990年中國與印尼複交、與新加坡建交時,中國與大多數東盟國家就把彼此關係奠定在“互不干涉內政”等和平原則的基礎上,但中國崛起並沒有使全球最低窪的柬埔寨、老撾、緬甸等帶來任何實質的變化,反而因南中國海的矛盾日益尖銳、無法調和。2003年,中國作為非東盟國家第一個簽署東盟的《東南亞友好合作條約》,並參與解決中國南海爭端上的《各方行為宣言》,但“友好條約”成了無能無用的“廢約”。現在,東盟發起、中國甚至同意“探討並穩步推動”南中國海升級版的《行為準則》。這些都是一個巨大的世界國家和平和發展需要的實踐。

中共共產黨黨報人民日報旗下《環球時報》5月6日發表評論說:“有的東南亞國家,為‘一己私利’也許不惜破壞和踐踏這些來之不易的和平原則,它們可能忘記了中國外交在‘先禮’無效後的‘後兵’”。倘若對東南亞諸國到了要用“後兵”來解決問題,那麼整個亞洲將不得安寧,還有印度與中國、日本與中國的領土糾紛又怎麼辦?

3)、中國周邊——東南亞的重要性。東盟國家之所以重要,還有一個不得不強調的重要原因:東盟在亞洲地區合作中的帶頭和示範作用。地區主義是解決包括領土主權爭端在內的國家之間差異、分歧的一個最好、長期解決方案。正是地區主義終結了歐洲的國家之間大戰,實現了歐洲的“永久和平”夢想。東盟成立45年來,地區主義為東南亞帶來了長期和平。東南亞是世界上的一個“和平區”,但現在是全球最“火藥味”的一個區域。中國一直推動亞洲地區主義的發展,但長期沒有沒有更好的辦法來解決。中國崛起,支援東盟,就促成立亞洲地區主義力量的成長,同時也加速了領土島嶼爭端的升級:現在解決不了,中國真正更強大了,豈不永遠都沒有辦法解決?

東盟及南中國海的島嶼爭端,涉及東盟超過半數的國家,最為突出的是菲律賓和越南,其它還涉及包括印尼、馬來西亞、汶萊、東帝汶等國都有爭議和要求。

半個多世紀以來,以東盟至今的45年歷史來看:是給東盟帶來了所謂的“長期和平”。但對東盟如柬埔寨、緬甸、老撾等國,不僅是亞洲長期最最貧困的國家,也是全球近100年來最最墊底貧窮的國家,這三國加入東盟、與中國邦交半個世紀以來,都沒有給他們帶來任何希望和進步。但自2012年末也給這些國家帶來了永無希望的悲哀,這三國是全球最不發達國家之一,最貧窮,最不經濟富裕和看不到任何光亮成而為全球貧窮之底的今日現實。

有中國官方媒體說,“目前,一些東盟國家放棄它們一向追求的地區主義,與美國等一起推動‘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而本來以促進東亞合作的‘東亞峰會’也失去本來的目標。TPP固然可借美國之力實現東盟所理解的‘地區平衡’,但參加TPP,東盟不僅喪失在對外關係中的‘中心性’,而且不得不為此支付高昂“搭車費”,還複雜化了與中國的關係,得不償失”。

東盟10國中,有越南、汶萊、新加坡、馬來西亞已是TPP成員,泰國與印尼正在談判加入TPP,奧巴馬於2012年11月20日出席東盟會議時曾許諾將東盟10國一起納入TPP範圍。

2012年11月19日、20日奧巴馬在柬埔寨金邊參加了東盟10國的10+1、10+8(再加入美國、俄羅斯)會議。美國白宮19日發表公報表示,美國總統奧巴馬與東南亞領導人發起一項倡議,旨在擴大美國與東南亞10國之間的貿易和投資關係。這些國家在柬埔寨召開的東南亞國家聯盟(ASEAN)會議上宣佈啟動該倡議。奧巴馬因出席區域性峰會到訪柬埔寨首都金邊。白宮表示,美國——東盟擴大經濟合作倡議列出的相關舉措,旨在為亞洲國家與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銜接鋪平道路。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是美國與亞洲及西半球10個國家正在磋商的一項貿易協定。本次聯合行動也可能幫助美國鞏固其在該地區錯綜複雜的區域性貿易經濟聯盟中的地位。該地區充沛的經濟活力吸引著眾多美國企業。因中國派出溫家寶總理代表團出席,因代表團成員大多將到站、卸任而沒有話語權,導致這次會議成美國主導,中國成一個看客而懸空。

4)、事實上,美國對東盟在經濟上有重大意義。東盟10國與中國家門旁的意義也格外重要。目前,美國是東盟的第四大交易夥伴國,是東盟第三大外資來源國,而東盟是美國的第五大交易夥伴。在2012年11月19日召開的第四屆東盟-美國領導人會議上,美國總統奧巴馬與東盟領導人商定將雙邊關係提升至戰略夥伴關係,並將東盟與美國領導人會議機制常態化,今後每年舉行一次。會議上,美國提出了“擴大經濟聯繫”計畫(Expanded Economic Engagement,簡稱E3),以強化美國與東盟的經濟合作,進而為東盟—美國自由貿易協定奠定基礎。

2012年11月19日、20日奧巴馬在柬埔寨金邊參加了東盟十國、10+1、10+8會議。美國白宮19日發表公報表示,美國總統奧巴馬與東南亞領導人發起一項倡議,旨在擴大美國與東南亞10國之間的貿易和投資關係。這些國家在柬埔寨召開的東南亞國家聯盟(ASEAN)會議上宣佈啟動該倡議。奧巴馬因出席區域性峰會到訪柬埔寨首都金邊。白宮表示,美國——東盟擴大經濟合作倡議列出的相關舉措,旨在為亞洲國家與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銜接鋪平道路。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是美國與亞洲及西半球10個國家正在磋商的一項貿易協定。本次聯合行動也可能幫助美國鞏固其在該地區錯綜複雜的區域性貿易經濟聯盟中的地位。該地區充沛的經濟活力吸引著眾多美國企業。因中國派出溫家寶總理代表團出席,因代表團成員大多將到站、卸任而沒有話語權,導致這次會議成美國主導,中國成一個看客而懸空。

63年中國至今,在中國國內,中共党、國——執政黨黨權大於國家權力的大環境、大背景之下,歷來、長期是“人定勝天”,而面對中印、中日、中國與東盟五國的領土、島嶼之爭,還能是“人定勝天”嗎?還能以近半個世紀的所謂“和平”來贏得東南亞的“發展經濟”嗎?特別是党國關係,與1980年前的蔣介石政府一樣,今日中國党先于國的這種“特殊”關係,為全球各國之絕對罕見,引起全球各國的一致強烈悖論和關注。

5)中國不可能束手就擒。2012年11月19日第15次中國——東盟領導人(10+1)會議中發出了中國的聲音,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和東盟10國領導人出席,溫家寶與柬埔寨首相洪森共同主持會議。溫家寶在講話說,過去一年來,中國——東盟關係保持良好發展勢頭,下一階段,雙方要重點深化中國——東盟自貿區建設,加強科技合作,扎實推進互聯互通合作,密切社會人文交流。溫家寶指出,我們要善於汲取歷史經驗教訓,以共同利益為重,堅持正確方向,毫不動搖、齊心協力地為振興東亞做出不懈努力。

什麼是“正確方向”?東盟10國也認可這種“正確方向”嗎?

中國總理溫家寶講了四點:(1)、堅持互尊互信、睦鄰友好。中方願與東盟國家加強在安全和戰略領域對話與合作,為東亞持久和平、穩定和繁榮提供更有力的支撐;(2)、支持東盟維護團結、聯合自強。中國不僅反對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也反對大國共治或大國主宰地區事務;(3)、本著協商一致、照顧彼此關切的精神,妥善處理分歧和矛盾,維護東亞合作發展大局;(4)、同舟共濟,應對國際金融危機。是次會議發表了“紀念《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簽署十周年聯合聲明”。但這個“宣言”成一紙空文,簽署各方沒有任何 “行為宣言”準則可依法執行。

有長期研究國際經濟問題評論認為:東盟10國差距懸殊巨大,全球最最富有的“高收入”(人均國民總收入超過12476美元以上者。新加坡、日本、韓國、汶萊都是十數年都處於“高收入國家”陣營)國家之一的新加波(2011年人均國民總收入為42930美元。2000年前後,新加坡曾連續數年躋身全球國家最高收入前10國之列)與全球最最貧困墊底的超低“低收入”(人均國民總收入只有830美元左右)國家柬埔寨、老撾、緬甸等都長期處於超低“低收入國家”陣營,是全球最貧窮與最富有天上地下差距最大的經濟體,能取得一致共識是一個前所未有的歷史難題。而東盟則表示要排除各種干擾,全面推動東亞一體化進程,促進本地區實現更長時期、更高水準、更好品質的發展。

很顯然,中國與美國“第一桶金”的萬有引力“返亞洲”方略有天壤之別,中國用國內《海洋法》來治理南海顯然無法行得通,最終還要看誰的眼光看得更遠,誰真正能夠改變東南亞的經濟環境、發展環境、與東盟經濟起飛來一起構建出一種新型大融合的遊戲規則。

東盟10+6“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CEP)談判,覆蓋了全球近一半的人口、達33多億人口。但卻占全球經濟總量只有25%左右,只及TPP+TTIP經濟總量的約1/3。

TPP(約占全球40%)+TTIP(約占全球45%,除去美國重疊部分),兩個自由貿易區人口之和約11億,只及RCEP的1/3。但卻占了全球經濟總量的70%左右。

中國63年至今,是最最不善於玩國際遊戲規則的一個國家。特別是一黨在國家之上,絕大多數公民的利益與權力被全面“代表”,令全球所有國家玩國際遊戲中國最為突兀。今日中國,是一個党大於國的國度,中國共產黨的選項通常絕對在這個國家選項至上。中共黨的機關人民日報旗下當期《環球時報》5月6日龐中英《中國在拉東盟回歸亞洲》文章說:“中國把東盟作為外交政策的‘優先’,並非為了讓東盟成為中國的‘勢力範圍’,而是拉它們回歸亞洲,避免被‘域外力量’(作者注:是指美國)被利用,共建亞洲繁榮與和平”。但東南亞半個世紀以來,“和平”的力量至今在一直延續,而“繁榮”至今卻遙遙半個世紀無期、從無顯現過,面東盟從來沒有經歷過“經濟、資本與財富的核聚變力量”的洗禮,中共“党國”能玩好這場歷史的新遊戲嗎?中國:是以黨勢強大、還是以國力來主導前行,來參與全球、亞洲第一個經濟體,來相容、共進東盟10+6這個最大的經濟體?也是過去中國63年前不見古人、不曾有過的歷史選項。

2012年11月19日電,美國總統奧巴馬在參與東南亞10國領導人會議時發起一項倡議,旨在擴大美國與東南亞10國之間的貿易和投資關係,這就是東盟10國全部加入TPP,美國也特別提及希望擴大TPP範圍,將非亞太經合組織(APEC)成員國的東盟國家納入其中,例如柬埔寨、老撾和緬甸納入其中。這是奧巴馬繪就的最新TPP藍圖。美國試圖將跨太平夥伴關係協定(TPP)向亞洲開放,以獲得與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CEP)並駕齊驅的影響力。目前,這一藍圖正在加緊實施、落實之中,泰國已開始對TPP“談婚論嫁”,印尼與菲律賓加入也在商談之中。

資料來自:亞洲開發銀行

廢WTO、興TPP、TTIP新局勢

2013年是全球貿易規則的顛覆年。不管是WTO、還是TPP、TTIP,還是全球第一人口的RCEP自由經濟區,都不外乎:新遊戲規則的“貿易創造”和“貿易轉移”而獲得更便捷、更廣泛的降低生產、貿易的成本——獲取更大的商業利益,缺失這些有章可循的遊戲規則,則將導致全球以及亞洲、太平洋地區、主要經濟體、歐盟的出口競爭力降低、國家影響力大範圍分散。

美國強勢主導、發起建設“兩洋”自由貿易區,為的就是重振美國製造業,取得全球經貿的話語權。但美國方略的如此大動干戈地開展“兩洋”談判,其目的顯然不局限於經濟復蘇,而是全球“政治資源”話語權的高屋建瓴。美國除了制定更高標準貿易規則和投資規範外,將更深遠的給美國帶來長期的戰略利益、實實在在財富利益。

美國主導TPP和TTIP談判,就是要從全球政治上、經濟上來抑制中國影響力的產生和發揚光大,此舉被國際戰略家解讀為ABC,即“中國除外”(Anyone But China),不與中國玩了。美國主導TPP和TTIP談判戰略目的已經天下昭然、突出,不僅要在全球經濟合作和全球治理中主導進程,更是全球最大經濟利益的獲得者。亞洲及東盟的核心問題:

⑴、中國在東亞經濟圈橋頭堡的領頭羊作用缺乏遠見,東盟45年來一直沒有任何重大突破與建樹。無論是10+1、還是10+6,半個世紀以來,中國錯失了大河時光卻沒有在東亞地區經濟合作中的深刻變革、發生根本主導作用的核心變化。沒錯,和平是東盟的主流意見,但人們更看重的是經濟發展的根源變化。隨著TPP對日本和韓國戰略作用顯現,乃至對東盟國家吸引力增強,東盟經濟合作正處於一個全面的被動之中,日本和韓國一方面可以加入TPP,擴大貿易競爭力,另一方面可以利用TPP談判來施壓中國,囿于中日韓自貿區的天然、歷史的“瓶頸”,致中國在中日韓自貿區談判中功力消磨遺盡,而且在削弱、漸減中國周邊國家的影響力。⑵、持續降低中國戰略紅利,中國周邊經濟建樹、領土爭端、規則缺失都在空前的集聚發生。中國主導東盟合作長期難以根本的突破,不僅經濟上利益廢退,而且戰略收益也在化解。日本,不得已而堅定的投向TPP懷抱,臺灣更是千方百計的尋求TPP的經濟解脫,中日韓自貿區可能比“八年抗戰”更難以實現。⑶、美國全球的老大地位,堪比任何時期都更加突出,中國在全球“發聲”幾乎是孤島、孤掌難鳴。

鑒於TPP、TTIP囊括了全球主要發達經濟體和眾多新興經濟體,其經濟總量和貿易總量也超過全球總量的近70%,這“兩洋”自貿區確定的貿易和投資標準,不僅影響這兩個經濟集團,而且提高其他非成員進入這兩個市場的交易的最大成本。這使得WTO多邊機制價值直接下降,美國再度成為全球經濟規則主導者。周邊事態聚升、四面經濟難破、全球遊戲規則制定都規避、繞道了中國——這就是中國2013年之後的全球政治、經濟、社會環境。

涉及亞洲的“五大”貿易規則談判:

目前(指2013年),環亞洲、太平洋地區在建、談判、影響全球“五大”國際貿易規則主要是:
①、“跨(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簡稱:TPP,成員涵蓋13個國家),占全球經濟總量的40%,TPP定於2013年10月末完成談判。
②、“諸(多)邊服務業協議”(Plurilateral Services Agreement,簡稱:PSA),美、歐、日等已啟動談判,締約21個成員(包括歐盟、美國、澳大利亞、加拿大、哥倫比、哥斯大黎加、香港、以色列、日本、墨西哥、新西蘭、智利、挪威、秘魯、韓國、瑞士、臺灣、土耳其、巴基斯坦、巴拿馬、冰島共21個會員(其中臺灣、香港兩成員為中國區域,歐盟是27國團體成員)。計畫於2013年末結束談判,正式上路。
③、東盟十國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談判(簡稱:RCEP。由東盟10+6國,及中國、日本、韓國、印度、澳大利亞、新西蘭等六國參與其中。還有東盟10+8再加入美國、俄羅斯)。尚沒有任何時間表,也沒有正式啟動談判,東盟成立於1967年8月8日,有超過45年歷史的“東南亞國家聯盟”,不管是國與國之間的政治、還是經貿規則至今竟然一事無成。
④、中日韓三國自貿區(FTA)談判,已於2013年3月28日首輪談判已在韓國首爾結束,中日韓三國討論了自貿區的機制安排、談判領域及談判方式等議題。但有全球最大的“政治瓶頸”幾乎無法能突破。這個談判沒有任何時間表。
⑤、於2013年3月25日,日本與歐盟宣佈啟動“經濟合作協定”(EPA)談判(而同年3月15日,日本政府已宣佈正式加入美國主導《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協定》TPP談判),這個談判也沒有確定任何時間表。            (作者系《國情內參》首席研究員)

(鞏勝利特別聲明:作者對本文所著內容與事實,負有不可推卸、當然的法律責任。本文謝絕除此發稿之外,一切其它任何媒體的轉載、摘編、BBS和上網連結或刊載。若有任何疑問及版權問題請通過Gvv21@hotmail.com與作者本人聯繫。)

【中央網路報】

回應已關閉。

熱門文章

Sorry. No data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