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自由放寬 緬甸16民辦日報將面世

  • 從4月1日起,包括反對派領袖昂山舒吉領導的全民盟在內,將有16份民營日報發行,開創新聞自由的新世代。(圖:法新社)

(緬甸‧仰光28日訊)繼迎來網絡時代以及爭取到在社交網站如推特和面子書發佈新聞之後,緬甸媒體即將迎來另一道曙光--出版民辦日報。

自文人政府兩年前上台以來,緬甸新聞自由開始逐步放寬,但非國營媒體仍舊只准許出版新聞週刊。不過,這將從4月1日起有重大轉變。

4月1起發行

當局已向包括反對派領袖昂山舒吉在內等16家傳媒發出牌照,意味4月1日開始,將有16份民營日報發行。

緬甸最受歡迎期刊《7日新聞》編輯迎迎奈說:“人們對於民營日報充滿期待,但我擔心這能否100%符合他們的期望。”

每天大清早都有大群讀者聚集在報攤前,他們當中有公務員也有人力車司機,只為了搶先一睹不經審查的新聞週刊。

數十年軍政府高壓統治,使緬甸成為全球言論自由管制最嚴格的國家之一。當局宣佈放寬新聞管制,對這些渴求資訊的人民而言是項新奇的體驗。

律師泰溫說:“我想民辦日報出版後,能夠更好地引導和教育人民。”

官方報章改變形象
加入好萊塢八卦新聞

目前不清楚16家報刊中有多少家會即時轉為日報,但這無疑將面臨巨大的挑戰,包括了運輸問題、缺乏訓練有素的記者、印刷機器不足以及缺少潛在讀者群的數據。

此外,民營週報亦指責壟斷日報市場的國營媒體,享有不公平的資金援助和廣告來源。

官方《緬甸新光報》目前正尋求私人界的合作夥伴,並準備改變“政府喉舌”的形象,在報導中加入好萊塢明星的八卦新聞。

不過,該報的頭條和主要報導仍離不開官方宣傳的角色,使民營日報不會過分擔憂與其競爭。

《7日新聞》編輯迎迎奈說:“我們的週刊刊登的是獨立新聞,來自於人民而且與時並進。我不認為我會感到擔心。”

民主聯盟推進革命
黨報週報變日報

當前緬甸的媒體環境和軍政府時期已不可同日而語。

2010年11月,當昂山舒吉從軟禁中獲釋,《第一11體育週刊》在封面文章以“藏頭”方式力挺,卻被軍政府勒令停刊2周。

2年後,舒吉已獲選為國會議員,她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更是推進媒體革命的先鋒之一,政府已批准該黨出版的《D-Wave》週報變成日報。

為應對各種出版日報的限制,許多新聞機構利用社交網站為輔助,以更新最新消息。近日發生在密鐵拉市的宗教衝突,各媒體機構把新聞稿貼上面子書,已有數百人按“讚”和留言。

然而,有關這起宗教衝突的報導,同時也突顯了媒體在缺乏明確法律框架,以及缺乏辦報操守的漏洞。據人權組織指出,部份媒體的新聞和照片蘊含反伊斯蘭觀點。

無疆界記者組織發言人伊斯邁爾說:“媒體和政府的責任重大,而媒體必須強調職業道德,遵守報導的專業標準。”

表明自擬新媒體草案
外界憂政府不願鬆綁

據2013年全球新聞自由指數報告,緬甸排名從去年的169名升至151名,原因是其“對媒體管制大刀闊斧的改革”,包括廢除備受詬病的新聞審查制度。

觀察家希望,由臨時新聞理事會擬定的新媒體法能夠定義新聞自由的界限,取代軍政府時期的嚴苛管制。

不過,這項改革腳步近日卻陷入泥沼,當局此前宣佈將自擬新媒體草案,引發外界擔憂政府不願對新聞自由完全鬆綁。

新聞理事會秘書兼《聲音》週刊編輯覺敏瑞說:“這項法案對新聞出版機構而言將是個大麻煩。”

“以前不太差,今後不會更好”
緬人對民主改革觀望

然而大多數緬甸普通人,對正在進行的民主改革持觀望態度。

“以前沒有差到哪裡去,今後也不會變得像好萊塢電影中描述的那麼好。”出生在曼德勒的緬甸第三代華人李祖清看上去已經和本土緬甸人沒有任何區別。

“外界說我們是被‘制裁’、被‘封鎖’的,但實際上緬甸人過去也沒有生活在被西方媒體用黑體字標注的‘看不見的恐怖’中。”李祖清笑道,“新聞解禁之前,我們也可以在茶館裡公開討論丹瑞大將的繼承人,調侃甚至質疑政府出台的政策法令。沒有人會被突然竄出來的‘影子”捉住,丟到監獄裡吃牢飯。”

李祖清開辦的福慶語言電腦學校,坐落在一條名叫“30條”、由東向西貫穿了曼德勒市中心的單行道上。在被嚴重磨損的水泥路面兩旁,是許多歪歪斜斜的電線桿。透過那些相互糾纏的黑色電線,可以看見大大小小的“鍋蓋”(衛星電視信號接收器)像音符一樣在高矮不一的樓宇間跳動。

裝“鍋蓋”免費收看400餘電視台

“僅僅我們學校,就有兩個‘鍋蓋’,可以接收全世界400多個電視台,一分錢都不要。”李祖清的表情很平淡,他不會想到,自己短短的一句話,已經顛覆了大多數人對於緬甸的傳統認知。

不久之前,美國知名雜誌《紐約客》登載了一篇關於緬甸的報導,其中煞有介事地寫道:“一些與軍政府有關的緬甸商人、記者和學者成立了一個名叫緬甸出路(Myanmar Egress)的非政府組織。他們為新總統提供了一套美劇《白宮風雲》的DVD,目的是讓總統對政府職能部門的運作有個初步的認識。”

當記者把這段報導讀給當地人聽時,他們的回應是難以置信的搖頭和略帶遺憾的微笑。

土生土長的緬甸人龍威和大多數80後一樣,花樣繁多的電視節目幾乎陪他度過了整個青少年時期。他是HBO的粉絲,“除了緬甸的本土電視節目,我們還可以看到來自美國、歐洲甚至是阿拉伯國家的電視台。”

(中國《南都網》)

回應已關閉。

熱門文章

Sorry. No data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