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對強制拆遷說不

紐約時報 中文網 瑞温 2013年03月07日

緬甸阿萬蘇——阿萬蘇位於仰光以南25公裡處。這個小村落的名字意為“懷舊”,而“懷舊”也正是村民們最近心情的寫照。他們懷念許多年前的生活,因為那時他們明確知道腳下的土地屬於自己。

1月31日,緬甸政府通知阿萬蘇和鄰近的五個村落的三千名村民,要求他們離開自己的家園和稻田,為即將開工建設的經濟特區讓路。這個項目由日本政府部分註資,占地2400公頃,包括一座裝機容量達500兆瓦的電廠,以及一個工業園。如果有人兩周內不搬走,就將被拘禁30天。

相關文章
緬甸村民就徵地與警方發生沖突
緬甸民主轉型尚未惠及窮人
緬甸鎮壓針對中資銅礦抗議活動
這樣的事情對村民們來說已經不算新鮮。早在1996年,軍政府就曾打算以約每半公頃20多美元的低價把他們趕走。由於無處可去,村民們留了下來,並且一直留到現在。這次也不例外,2月13日的最後期限過後,村民們對搬遷令還是置若罔聞。

“我們害怕政府會開推土機來,把我們的古老村落推平,”58歲的村民敏蘭(Myint Hlaing)上周日說。他的家族祖祖輩輩都出生在阿萬蘇村,住在茅草和竹子搭建的房子里,過著種水稻、放羊、養雞的生活。

然而最近,他也開始翻閱書籍,研習緬甸的土地法規。政府前些天在稻田裡樹起了綠色的標牌,上面寫著:“國有土地,嚴禁工作或滯留。”為了反擊,敏蘭和其他村民貼出了更大、更顯眼的紅色標牌,聲明他們才是土地的所有者,為土地交了稅,還表示根據緬甸法律,任何因開發目的而徵用的土地,只要閑置超過六個月,就必須歸還原主。

緬甸的六千萬人口中,有近70%居住在農村。農民也是這個國家最窮、最弱勢的群體。軍政府當政的幾十年中,農民的土地經常被徵用,有的時候連書面通知都沒有,用大喇叭一喊就算下了命令。農民們得到的補償很低,甚至有時得不到任何補償。逾80萬公頃的土地被非法轉移到了政府官員的關系戶開設的私人公司手裡,變為工業園區或高檔住宅。

今天的農民們面臨的不只是土地危機,還有債務危機。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的調查顯示,大量緬甸農民背負的債務高於其一年的預期收入。去年下半年,緬甸農業灌溉部長甚至要求農民們每天只吃一頓飯,以保證還清債務。(這番言論激起了民眾的強烈不滿。上個月,緬甸總統登盛[Thein Sein]承諾將對農民發放補貼,以緩解他們的困境。)

據我所知,農民們也不是認準了農業用地不能做工業開發,只是對這種幾近沒收土地的徵地方式感到憤慨。外資的涌入的確可以創造就業機會,但很多緬甸農民都認為,他們所能獲得的好處最多也就是在新建的工廠里做力氣活而已。

因此,緬甸全國各地都爆發了反對徵地的抗議活動,尤其是在中部、仰光,以及水稻主產區——伊洛瓦底江三角洲地帶。在有些地方,抗議活動遭到政府的暴力鎮壓。政府里的將軍們近年來憑借多項改革措施贏得了贊譽,但他們還是沒有改掉暴力鎮壓抗議活動的一貫作風。

政府和示威者的第一次大規模沖突發生於去年11月,地點在緬甸中部一座中國國企投資開發的大型銅礦。那時,當地村民和僧侶靜坐示威,使銅礦無法運轉。這種活動持續了數周,之後,政府放火燒掉了靜坐者的營地,導致數人重傷。

上周,在伊洛瓦底江三角洲的一座小鎮上,三百名農民試圖奪回軍政府統治時期被強行徵用的土地,結果與警方發生沖突。一名警察被殺,40餘人受傷。

對於農民的示威活動,緬甸公眾沒有無動於衷,而是給予了極大的關註和同情。因為普通百姓都擔心,緬甸的對外開放以及外資的涌入,最終只能使鈔票流入軍官和富商們的腰包。

緬甸的高級將領在長達數十年的壓迫式統治後決定改革,其主要目的是在不過多出讓其政治權力和對資源的壟斷的前提下,緩解尖銳的社會經濟矛盾。但是這些農民示威活動表明,被壓迫者不但仍然懷有諸多不滿情緒,而且已經越來越不畏懼將之表達出來。

作者瑞溫(Swe Win)。
翻譯:黃錚

回應已關閉。

熱門文章

Sorry. No data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