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華人對改革憂喜參半 .龍克廉

資料來源:亞洲週刊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卜居於緬甸仰光市,被美國稱作「鴉片將軍」、朋友、親信稱為「羅主席」、今年已經七十九歲的羅星漢很難得地出了趟遠門,到北邊的緬甸古都瓦城參加親友孩子的婚禮。

次日,羅星漢在瓦城寓所接見親友及果敢鄉親,大家談及緬甸近一年半來的改革開放,富甲一方的羅星漢一直強調,華人一定要低調,絕不可引起緬甸人的反感,同時指示幾位在地方社團上有影響力的華人,婚喪喜慶絕不能鋪張,不要引起緬人側目。

羅星漢特別指出,在緬甸的漢人,百分之九十五都是緬甸公民,平日生活上也都參與緬甸的節日,因此一定要維護緬甸,與緬甸的兄弟民族處好。

幾天之後,前往緬甸考察投資環境的曼谷《世界日報》社長黃根和在仰光市「會賓樓」宴請當地友人,席間不免觸及緬甸的開放。黃根和說,「緬甸開放之後,經濟會掌握在華人手……」,話音還未落,坐在左手邊的「緬華商會」會長賴松生就急忙搖手說,「千萬別這樣說,千萬別這樣說……」。

那麼,最近是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大家都緊張兮兮,好像什麼不好的事已經迫在眉睫呢?

賴松生說:「前幾天發生在大金塔的事,你不知道啊?」

原來,去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當天,有六隻不知從哪裏來的禿鷹飛到緬甸人心目中最神聖的大金塔,有四隻停在金塔半腰,另兩隻則在金塔地面,前後逗留了三天才離開。緬甸人都認為這是不祥之兆,擔心新的一年會有不好的事發生。

這種擔心,又以華人為最,因為他們在四十五年前曾經經歷過大規模的恐怖排華,至今餘悸猶存,深恐類似的事件再度發生。

當年的排華事件,發生在一九六七年六月。但在那之前,緬甸軍政府已經在短短的幾年時間之內,先後進行了幾件讓華人膽戰心驚、又感覺匪夷所思的事。

首先是一九六四年,尼溫(奈溫)政權實行「國有化運動」,將商店、工廠收歸國有,僅在仰光一地就有七百家華人企業被收歸國有,許多華人畢生的努力,一夕之間全化為泡影。

緬甸「江夏堂」理事黃泉祥就指出,從前華人習慣住商合一,結果住家連帶被沒收,弄得連住的地方都沒有,「所以現在華人開店、開設公司,絕對與住家分開,以防萬一」。

「緬華商會」現在的會址大樓,也是在當年被佔用。大家都以為是「收歸國有」,幾十年來沒人敢過問。結果賴松生上任之後請律師清查會所資料,結果赫然發現會所當年並非被徵收,乃是租用,於是立刻進行法律程序收回會所,變成賴松生的大功一件。

但這麼多年無人敢過問,也說明了華人杯弓蛇影的心情。

另外就是,緬甸政府長久以來禁止華人結社。不過聰明的華人總能想得出辦法,就是蓋廟,然後成立社團來管理。所以緬甸的華人社團裏都有廟,瓦城的「雲南會館」裏就有大雄寶殿,對外是座廟,對內則是會館,大家心照不宣。

更有趣的是,會所大門兩邊竟然掛著幾乎是與斜側邊大雄寶殿「打對台」的對聯。右邊是「無惡不作橫行鄉里任你燒香也無益」,左邊則是「眾善奉行正直從公見神不拜又何妨」。

「江夏堂」也一樣,對緬甸政府而言,那是一個祭拜祖先的宗祠,但實際上是緬甸「黃氏宗親會」。

緊接著,緬甸政府廢紙幣,許多華人的畢生積蓄頓時化為烏有,造成後來緬甸華人不敢積蓄、拼命買房、買黃金、寶石的現象,就是害怕哪天突然紙鈔又被廢。事實上,緬甸政府後來確實多次廢除不同面額的紙鈔。

一九六五年前後,緬甸政府又採取關閉華校、華文報紙的政策。許多人都記得當年有《中華商報》、《人民報》、《中國日報》、《新仰光報》、《自由日報》、《時代報》,也都懷想那個百家爭鳴的年代。於今,緬甸的華文媒體僅有一份《金鳳凰周刊》。

但這幾次運動,都抵不過一九六七年的排華運動,造成華人大量的金錢、生命損失,是許多人至今揮之不去的恐懼夢魘。

文革與緬甸排華

一九六七年六月,中國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正如火如荼地進行,沒想到卻蔓延到緬甸首都仰光市,也同樣上演了如法炮製的革命。

首先是仰光大學就讀的華人學生開始在胸前佩帶毛澤東像章,繼則學生中成立了「紅衛兵」組織,結果意外地造成華生與緬甸學生的衝突。本來就對中國支持緬共恨之入骨的緬甸政府則伺機煽動、主導了一次殘暴的反華運動,幾乎全緬甸的華人均捲入了這一災難性的事件之中。

當年反華排華的烈火,是於六月二十六日起自首都仰光,之後迅速蔓延至第二大城市、華人聚居的瓦城。又從下緬甸迅速擴展至整個緬甸。事件發生時,數千名緬甸暴徒對仰光華人居住區進行打、砸、搶,一天之內殺害華僑四十餘人,同時還衝擊了中國駐緬甸大使館和新華社、中國民航辦事處,中國專家劉逸在事件中被殘暴殺害,當時緬政府還出動大批軍警逮捕了八十多名華僑。

事件持續了三天之久,華人死傷無數。中國政府於二十九日發表聲明,提出強烈的抗議,並宣布不再派駐緬甸大使。

這是緬甸近代較為嚴重的一次反華、排華事件,旅緬約八十萬華人均不同程度地受到了衝擊,華人與緬族的矛盾也因此而加深。

事件發生的過程裏,緬甸政府涉及的斧痕斑斑,很多暴徒根本就是換穿沙龍的軍人。事後一個多月時間,仰光市宣布戒嚴而為軍隊嚴密封鎖,幾成死市。另一方面,緬甸政府則在全國範圍搜捕所謂的「紅中國人」,時間長達一年之久,搞得人心惶惶,不可終日。

緬甸華人流亡澳門

當時很多華僑在驚嚇之餘紛紛離緬,很多人到了澳門,人數之多,甚至使得澳門一度被稱作「小緬甸」。

總之,經過那次事件之後,驚弓之鳥的緬甸華人唯一奉行的就是「低調,低調,再低調」。緬甸街道上華人與當地緬甸人在公開場合穿同樣的服飾,講著一口道地的緬甸話,使用緬甸人的名字,與緬甸人雜居,徹底進行緬化。

在身份證件上,華人也不再表明自己是華人,反而極力掩飾自己是華人的特徵,免得受到歧視。

不少高官有華人血統

實際上緬甸高層人員裏有不少華人,但是他們都不承認自己是華人。當年的大獨裁者尼溫將軍據稱就有華人血統,他的母親是廣東梅縣赴緬的裹小腳客家人,父親是緬甸人。不過他本人從未認帳。過去二十年來緬甸軍政府實際掌權人丹瑞大將的夫人,據說也是華人。同樣的,他們也都不承認。

緬甸華人跟東南亞其他地區的華人一樣,都聰明勤奮,很容易在商業上壓過當地人。住在瓦城的老緬甸楊金昌就指出,當地比較好的房子都屬於中國人,商業活動鼎盛,東西走向的「八十條街」,整條街的店鋪幾乎全是中國人開的,「只不過從外表看不太出來」。

楊金昌說,緬甸人生性樂觀、疏懶,完全是「今宵有酒今宵醉」,「譬如說我的緬甸司機,兒子結婚收了禮,就不上班了,非得把錢花光,才會再回來。我們中國人怎麼會不贏他們?但是我們一定要小心,不要引他們眼紅」。

在這種情況下,現在緬甸華人迎接改革、開放,在商業上的蓬勃發展,是可以預期的。也正因為如此,他們才小心翼翼地互相提醒要低調,用心良苦。■

回應已關閉。

類似文章

    None Found

熱門文章

Sorry. No data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