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將成中國“西海岸”?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13-02-01 10:17:04


資料圖:當地時間2010年6月3日,在緬甸首都內比都,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和緬甸聯邦政府總理登盛,共同觸摸標志中緬油氣管道開工的電子球。

中評社香港2月1日電/英國《金融時報》2月1日載文《緬甸將成中國“西海岸”》,摘要如下:

今年5月,中國在地理上將發生一件怪事。幾乎占據整個大陸、經濟高速發展一直集中於東部沿海城市的中國,將獲得前所未有的東西:西海岸。一條800公里長的天然氣管道將貫穿緬甸,連接雲南省省會昆明和孟加拉灣。明年沿著同一路線將開通一條石油管道。之後還會有公路和鐵路。

當然,中國不會真的像眺望大西洋和太平洋的美國那樣,獲得第二條海岸線。但中國將得到不錯的替代品。作者、緬甸政府顧問吳丹敏(Thant Myint-U)表示:“中國缺少類似美國加州的地方,即另一條海岸線,為其偏僻的內陸省份找到出海口。”他在其關於緬甸地緣政治重要性的《中印相會之地》(Where China Meets India)一書中表示,管道將是中國“兩個海洋”政策的里程碑。同樣,頗具影響的美國作者羅伯特•卡普蘭(Robert Kaplan)提出,中國能否在世界第三大水域印度洋立足,將決定它成為全球軍事大國還是局限於太平洋的區域大國。

多年來,西方一直透過人權和民主的棱鏡來看待緬甸。按照這種敘述,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努力推動緬甸擺脫軍事獨裁。這樣的敘述很重要,尤其是對6000萬不幸的緬甸人而言。但它掩蓋了一些可以說同樣重要的事實:各國圍繞亞洲最具戰略意義的國家之一展開的角逐。

這裡值得回憶一下,這條連接印度洋與中國的管道是如何誕生的。20世紀90年代,緬甸開始通過法國道達爾(Total)建設的一條管道,向泰國輸送海上天然氣。印度、韓國和中國則爭搶另一處更大的油氣田的權益。2006年,北京在聯合國安理會否決了一項譴責緬甸人權記錄的決議。不久後,中國就敲定了雲南管道協議。這條通往印度洋的管線,將開始解決即將卸任的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所稱的“馬六甲困境”(Malacca Dilemma)問題。目前中國進口的石油中,約有80%需要經過馬來西亞和蘇門答臘島之間的狹窄海峽,這是一個實際上仍由美國海軍掌控的咽喉。新的輸油管道將把中東的石油輸送到中國,使中國對馬六甲海峽的依賴降低三分之一。輸氣管道每年可以輸送120億立方米天然氣,占中國目前天然氣進口量的28%。

中國對緬甸的影響還不止於此。已有數百萬中國人移民到緬甸,以至於緬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就像中國的一個邊陲。緬甸少數族裔佤族(Wa)與中國之間沒有有效邊界,從緬甸一方必須通過軍事關卡才可進入。多年來,中國企業對緬甸的礦山和大壩投入巨資。北京的影響如此之大,以至於2010年時任美國參議員的吉姆•韋布(Jim Webb)警告稱,曾隸屬英屬印度的緬甸,有可能成為一個“中國行省”。

對中國主宰緬甸的擔心,促使緬甸軍政府的將領們與美國達成妥協。2011年,緬甸在美國戰略重心轉向亞洲之際戲劇性對外開放。事實可能表明,在這一突如其來的突破中,地緣政治考量比民主化意識起到了更加決定性的作用。緬甸軍政府表明自己樂意打交道的首個重大信號不是釋放政治犯,而是叫停耗資36億美元、由中國投資的密鬆(Myitsone)大壩。

自此以後,緬甸爭奪戰拉開帷幕。美國和歐洲都加強了在緬甸的存在,迄今主要是通過援助機構以及由多邊機構提供技術援助。在緬甸受到制裁期間從未離開的日本,很快加強了接觸,單方面減記了63億美元的債務,很多人認為此舉是一波投資的前奏。最近,西方債權國組成的巴黎俱樂部(Paris Club)也達成一項債務減免協議,為新的資金流入鋪平道路。目前西方和日本企業都沒有承諾展開新一輪大規模投資。但日本可能對緬甸南部寬闊的土瓦(Dawei)海港和工業區感興趣。在外交領域,美國將允許緬甸觀察今年初舉行的美泰聯合軍事演習。

在這場爭奪中,中國處於守勢。中資的緬甸最大銅礦蒙育瓦(Monywa)被指搶占土地,破壞環境,緬甸對此發起了一項調查。在最近炮擊克欽(Kachin)獨立軍期間,緬甸政府軍發射的炮彈落到中國境內,這也有可能惹惱中國政府。

然而,緬甸政府不會拋棄北京。緬甸周旋於東西方之間,能夠獲得太多的利益。就連昂山素季也深諳其中的戰略意義。她曾以自己樸實的方式說:“你不能忘記,中國是緬甸鄰國,而美國相當遙遠。”如果昂山素季能夠當選緬甸總統,觀察她是不是會打地緣政治與民主兩方面的棋牌,將很有意思。

回應已關閉。

熱門文章

Sorry. No data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