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緬甸何以成大國博弈新焦點?

中國評論通訊社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13-01-15 00:02:02
中評社北京1月15日電(評論員 張建)


日本加強同緬甸的戰略性外交關係,副首相麻生太郎對緬甸的訪問,大派利益。
近日,緬甸再次成為國際社會關註的焦點。一方面,緬甸政府軍與克欽邦獨立軍之間的戰事愈演愈烈,甚至將中國也牽扯進去。另一方面,日本加強同緬甸的戰略性外交關係,副首相麻生太郎對緬甸的訪問,大派利益,不但給予緬甸大量貸款,還免除大批貸款。與此同時,印度國防部長安東尼也即將訪問緬甸,說要抗衡中國對緬甸的深層戰略影響。如果加上此前美國總統奧巴馬對緬甸的突破性訪問,可見緬甸已經成為大國博弈的新舞臺。

從地理位置上來講,緬甸具有極其重要的戰略地位。緬甸東北方向與中國相鄰,西北靠近印度和孟加拉國,東南則與泰國和寮國接壤,而其南面的印度洋則是重要的海上運輸通道。對於中國來講,緬甸是中國重要的戰略支點,是中國避開南海和馬六甲海峽,由中國西南腹地直接通往印度洋的陸上門戶。由於緬甸與中國西南邊疆接壤,緬甸的安全穩定也關係到中國的國土安全和能源供應通道的安全。

對於美國來講,包括緬甸在內的東南亞地區是美國在亞太地區的政治、經濟、安全等戰略利益的重要投送之地。美國在該地區不但有菲律賓、泰國等盟友,還有越南、新加坡等安全夥伴。為獲得在亞太地區更大的影響力和領導權,美國自然不會“放過”戰略地位重要的緬甸。

從歷史上看,1988年,緬甸軍隊接管政權後,美國開始對緬甸採取外交隔離和經濟製裁的政策,曾一度將緬甸列入“邪惡軸心”的名單,並長期支持緬甸反政府領導人昂山素季對抗政府。美國與緬甸的關係曾一度惡化到冰點。

2009年奧巴馬上臺後,基於美國重返亞洲戰略的需要,美國改變對緬甸的高壓政策,開始放鬆對緬甸的製裁,採取接觸與製裁並用的策略。2011年3月,緬甸總統吳登盛上臺,結束了軍政府長達23年的統治,開始大力推行政治經濟改革。採取了包括放鬆媒體管制,推行私有化,放寬對政黨的限制,釋放政治犯等措施,受到美國的歡迎。

2011年11月30日—12月2日,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對緬甸的“歷史性訪問”,使其成為50多年來第一位訪問緬甸的美國國務卿。美國總統奧巴馬2012年11月19日對緬甸進行的歷史性訪問,使其成為首位在位期間出訪該國的美國總統。美國對緬甸的重視,主要源於其亞太戰略的需要。在戰略地位重要的東南亞小國緬甸打入楔子,將成為美國戰略東移的重要一環。美國出於在亞太地區圍堵中國,削弱中國在該地區影響力以及離間中緬關係的需要,未來勢必還將加大同緬甸的“接觸”和“對話”。

從長期來看,美國戰略切入緬甸只是其增強在亞太利益存在的一小步,美國要重塑其在亞太地區的領導權自然還有更大的野心。

至於日本、印度加強與緬甸的戰略關係,實際上也是在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的大框架下進行的,有配合美國制衡中國的目的,也有基於自身利益需要、擴大在緬甸影響力的目標。

在大國之間尋求平衡是包括緬甸在內的東南亞國家的重要生存哲學。緬甸與美國的接觸有開拓國際生存空間,希望西方解除對其製裁的考慮。緬甸也應該知道,美國對其如此“重視”,也是與中國相關的。同時,緬甸對中國的依賴也是毋庸諱言的。當前,中國已經成為緬甸第一大投資國和第二大貿易夥伴。2010年中緬雙邊貿易額達到44億美元,同比增長53%以上,2011年雙邊貿易額達到65億美元。截止2011年底,中國對緬甸的投資已經達到200億美元。中國對緬甸的投資集中在能源、電力和基礎設施等領域,約占緬甸對外投資總額的40%以上。

2011年5月,緬甸總統吳登盛訪華時,中國與緬甸建立了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係。雖然2011年9月份,緬甸總統吳登盛出於內外政策的需要叫停中國在緬甸的密松水電站項目(該項目是2009年中緬簽署的關於合作開發緬甸水電資源的框架協議中的最大項目,投資36億美元),造成中國投資的損失,給中緬關係造成負面影響,但緬甸深知中國的重要性,自然不會愚蠢到全面倒向美國。

面對美國的離間和在周邊的圍堵,中國該如何應對呢?首先,要有戰略自信,從容應對。雖然周邊對中國具有重要的地緣戰略意義,但中國不搞什麼勢力範圍。美國與緬甸改善關係,只要不損害中國的利益,我們樂見其成。中國的影響力是通過和平發展形成的,絕不會因為美國的圍堵和遏制就輕而易舉的失去。其次,要加強對包括緬甸在內的東南亞國家的公共外交,提升中國在該地區的軟實力,增強相互認同。中國是鄰居,明智的國家自然會做出明智的選擇。搞遠交近攻,搞大國平衡,到頭來受損的可能是自己。

 


回應已關閉。

熱門文章

Sorry. No data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