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訪緬甸克欽軍人生活:豬是家中唯一值錢物

新華新聞  2013年01月11日

老三手持自己在前線用的半自動步槍站在居住的小屋外。

老三手持自己在前線用的半自動步槍站在居住的小屋外。

 “唯一值錢的豬要賣了”

賣掉牲畜輕便遷移

記者 胡潔發自雲南那邦

“妹妹不能上學了,家裏唯一值錢的豬怕是要賣了。”老三是緬甸克欽獨立軍的一個小軍官,手下有20多個士兵。前一天晚上,他剛剛從戰場上撤下來,昨天輪到休假,一天后他還要繼續上戰場。

家中僅剩的男丁
這位1986年出生的小夥子,自從9年前進了軍隊,就再也沒有脫過軍裝,卸下步槍。這兩天衝突在加劇,兩個上中學的妹妹輟學在家。他擔心,仗要是再打下去,政府軍恐怕會打過來,要趁早把家裏唯一值錢的豬給賣了。“不打,大家好好的多好”。

老三本叫“老四”,他在家裏排行第四位,有三個哥哥。前些年,他的大哥在戰場上遇難,於是他就“升級”當了老三。可是不久,另外兩個哥哥也在緬北衝突中戰死,父親也遇了難,現在的老三實際上應是叫做“老大”。

前幾年,緬北平靜時,老三經常過境和中國的商人做點小生意,也趁此學會了中文。當兵的他每個月領近5000緬幣的工資,相當於30元人民幣,還有5條幹巴——晾幹的牛肉條,一點鹽巴,還有25斤米。

老三的愛人是當地一名醫生,他們的小診所可以免費為艾滋病人提供藥品,她身後是一個孕婦生產的手術臺。

  老三的愛人是當地一名醫生,他們的小診所可以免費為艾滋病人提供藥品,她身後是一個孕婦生產的手術臺。

 如今再度開戰,他每天背著這些負重,再加上槍支彈藥奔跑在山林間的戰場上。老三並非每天都上戰場,他們的部隊實行輪休制——上一天戰場,休一天假。他是家裏的頂梁柱,父親和哥哥過世後,媽媽、一個姐姐、三個妹妹還有另外被炸死的一個姐姐的兩個孩子,都需要他供養。他的妻子也參了軍,是位軍醫,曾經到印度和中國來培訓學習過。即便是這樣,他們2歲的孩子卻因從小體弱去年也離世。不上戰場的日子,他就回家幫忙做點小生意,常常和中國人打交道,有些甚至成為了朋友。

   這兩天,越來越多的克欽族人準備趕著豬和牛等牲畜去賣掉。老三也有這樣的打算,聽到有人上山來看豬,他也多留個心眼,希望把家裏的豬賣掉。

   緬甸政府軍與克欽獨立軍的炮火橫飛,已經蔓延到老三外婆家——那邦河邊的孟縣陽(諧音),與對岸那邦鎮的王家寨對望。豬和牛等牲畜不方便牽著轉移,不如早點賣了算點錢。

   也是戰亂,緬甸的玉石毛料也不能送到對岸,更別說直徑一兩米的大木材。那些山裏成片的香蕉、西瓜、橡膠地,更是沒人趕去採摘。聽說去年紛爭四起時,地裏埋了許多地雷。連他們也不敢隨處亂跑。

  “那些牲畜都便宜得很,一頭豬就幾百塊。”熟悉情況的山民說。

回應已關閉。

類似文章

    None Found

熱門文章

Sorry. No data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