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為人知的日緬親密歲月:多次輓救緬經濟危機

2013-01-09 13:38:17 世界新聞報

即便雙方高層往來頻繁,也依舊難逃日美關系制約
近日,剛剛上臺的日本安倍內閣副首相麻生太郎完成了對東南亞國家緬甸的出訪。《日本經濟新聞》1月4日稱,麻生此訪是安倍晉三再次組閣後主要內閣成員的首次海外之行。

麻生在緬甸時強調,“(日本)新政權將舉官民之力支援緬甸的民主化進程和經濟改革”,並轉交了安倍的親筆信。麻生表示,日本將放棄緬甸拖欠的5000億日元債務中的約3000億,其餘的2000億則將通過日本的銀行以融資形式解決。

安倍內閣剛剛上臺就在緬甸做出如此大手筆動作著實令人驚異。但實際上,自1948年獨立直到1988年軍事政變,緬甸一直與日本維持著非常緊密的雙邊關系。2002 年3 月,當緬甸前總統奈溫的住處被一隊政府軍士兵包圍時,他曾吩咐其最疼愛的女兒山達溫打電話向駐仰光的日本大使求助。最終,山達溫的丈夫埃梭溫企圖推翻緬甸國家和平與發展委員會(以下簡稱“和發會”)的陰謀被揭發。

奈溫在被軟禁9個月之後去世。在奈溫的處境岌岌可危之時,他想到的竟是嚮日本政府求助,這足以表明緬日之間曾經有過的親密關系。相反,2006年9月,緬甸“和發會”對日本此前與美英等國一並贊成將緬甸問題列入聯合國安理會議程一事表示了譴責。隨即,緬甸官方媒體就二戰期間日本軍隊的侵犯人權行為對日本政府進行了強烈聲討。而這些歷史問題在奈溫政權期間鮮有提及。即便在上世紀80 年代日本計劃修訂近代史教科書時,奈溫政府也沒有與中國、韓國和其他亞洲國家一道指責日本。與奈溫時代形成鮮明對照的是,在21世紀的最初幾年,緬日雙邊關系已降到了60多年來的最低點。

緬甸和日本在二戰後的“特別關系”眾人皆知。昂山、奈溫和緬甸獨立運動的其他領導人均是“三十壯士”中的成員,在日本接受過軍事教育和訓練。緬甸國家領袖和日本政客之間的個人聯系,對兩國,尤其是奈溫主政時代(1962-1988 年)兩國關系的提升有著重大影響。在1962 年軍事政變後的經濟危機時期,外國駐緬使節中只有日本大使與奈溫繼續保持著聯系。除了“三十壯士”之外,奈溫政權中的許多部長和政府高官也都曾留學日本或曾在日本軍校就讀。例如在1988 年後取代奈溫成為緬甸總統僅17天的吳盛倫,就能夠較為熟練地使用日語。

日本方面,在東京有一個被俗稱為“緬甸游說團”的組織。這個組織的成員包括前首相岸信介、前外相安倍晉太郎、自民黨中曾根派的繼承人渡邊美智雄以及自民黨員、奈溫的好友山口淑子。在上世紀60 和70 年代,共有4任日本首相對緬甸進行過正式訪問,奈溫也數次訪日。日本對緬甸的巨額官方發展援助(ODA)更在根本上鞏固了這種基於兩國政治精英個人感情之上的特別關系。

日本對緬甸的經濟援助於1955 年以戰爭賠款的形式開始。在1965年之前的10年間,日本以貨物和勞務的形式向緬甸共支付了2 億美元(在當時的匯率下相當於720億日元),同時還提供了相當於5000萬美元的技術援助。1963 年,日本決定再向緬甸提供1.4億美元的資金以促進經濟和技術合作,而這筆資金實際上帶有“準賠款”性質。1968 年,日本第一次提供給緬甸108 億日元真正意義上的經濟援助貸款。此後,日本一直以各種形式對緬甸進行著經濟援助,例如1975 年的綜合財政補貼、1976 年的文化補貼、1977 年的食品增產補貼和1979 年的債務免除等。

上世紀70 年代後半期,當奈溫政府為了緩和國內的經濟和政治危機而對更多國際官方援助實行開放政策之時,日本對緬甸的ODA 迅速增長。1976 年,緬甸援助組織在東京舉行第一次正式會談,奈溫政府向其請求每年提供2 億美元援助,用於實現國家經濟發展五年計劃。在援助組織會議之後,緬甸的官方經濟收入迅速增加。

1978 至1988年間,緬甸收到了高達37.123 億美元的援助款項,相當於同時期緬甸國家進口總額的15.1%。國際上普遍認為,倘若沒有如此巨額的經濟援助,奈溫政府將難以從上世紀70 年代和80 年代的數次經濟危機中幸免於難。而日本對緬甸的援助,尤其是ODA,在其中扮演了最重要的角色。

直至1975 年,日本每年平均向緬甸貸出50 億至100 億日元不等的款項;1976 年更是暴漲到近300 億日元;1982 年為400 億日元;1984 年創下了460 億日元的最高紀錄;1985 至1987 年間依然維持在每年300 億日元以上。這使得緬甸成為很長一段時期里日本ODA 的最大接受國之一。

冷戰期間,奈溫政府長時間保持著中立外交政策,拒絕與任何政治集團結盟。美國理所當然對奈溫政府的政策表示不快。但1966 年9 月奈溫對華盛頓的訪問改善了緬美關系,外界當時認為此舉是為了彌補他此前對北京和莫斯科的訪問所造成的外交失衡。

美國的認同,使日本、西德和國際復興開發銀行出於西方陣營利益的考慮也都開始支持奈溫政權。美國容忍奈溫政府旗下許多獨裁、腐敗的政治派系,只因為這些派系的領導人願意反對社會主義陣營。但冷戰的結束戲劇性地改變了圍繞著緬甸的國際和地區前景。美國為了在欠發達國家推行民主化,轉而停止支持與其曾經結盟的獨裁政府。由此,日本與緬甸的關系也開始急轉直下。

1988 年3月緬甸發生軍事政變後,日本和其他主要援助國在美國的壓力下一道中止了對緬甸的國際援助。由於日本曾長期是緬甸的最大援助國,日本援助的中止對緬甸經濟的沖擊極為嚴重。雖然日本隨後恢復了小規模的人道主義和基本物質需求援助,但再也沒有提供過日元貸款,而日元貸款是此前緬甸ODA 資金的最主要來源。

在1978 至1988 年間,日本平均每年向緬甸提供約1.548 億美元的援助;1989 至1995 年間,日本對緬援助的年均額下降到0.866 億美元;1996 至2005 年間,這個數字更是降到了0.367 億美元。

日本身處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加之日美關系在日本對外關系中的重要作用,因此美國因素在日緬關系的惡化中發揮了極為重要的作用。例如在2002 年5 月,日本政府決定向緬甸提供6.28 億日元作為修復巴盧昌河水電站的資金,並以恢復對緬甸的ODA作為對緬政府釋放昂山素季的回應。但此舉遭到了昂山素季本人以及美國政府的強烈批評。此後,每每日本嘗試以部分恢復ODA 的形式向緬甸政府傳達積極的信息,都會遭到美國的阻止,最終使計劃流產。

進入90年代之後,隨著緬甸政府通過對外開放政策加強了與中國、泰國、印度等周邊國家的經濟聯系,削弱了過去主要援助來源國日本的地位,加之國內天然氣的大規模開採使緬甸獲得了巨額外匯,緬甸對於日緬關系已經沒有之前那樣渴求,所以才會出現在2006年公開譴責日本的情形。

後來的情況又發生了急劇的變化。2006年,安倍晉三曾在他的第一個首相任期內大力推行“價值觀外交”,並制定了所謂的“自由與繁榮之弧”方針。如今,隨著緬甸內部改革的啟動以及安倍的再次上臺,日本副首相麻生也步歐美國家的後塵,踏上了緬甸的土地,並重新許諾給予緬甸大量援助。想必,在未來可預見的時間之內,日緬關系會接上1988年之前的餘脈,在大規模的經濟援助推動之下持續升溫。

 

 

回應已關閉。

類似文章

    None Found

熱門文章

Sorry. No data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