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限制翡翠出口系謠言 緬甸政府確有嚴控意願

2012年12月24日 03:54  來源:中國黃金報 作者:申杜
近日,網上一則消息引起了業者的關註:緬甸官方消息稱,2013年起禁止一切翡翠原石毛料出口,改為成品翡翠出口。該消息雖然很難找到消息源頭,但在網站上大量傳播,引發了翡翠行業的軒然大波。《中國黃金報》記者致電緬甸聯邦駐華大使館求證,大使館文化部的一位負責人表示,未見過相關消息。

如此一個源頭不清的消息,為何在網路上傳播得沸沸揚揚,本報記者採訪了一些業內專家,為您詳析其中的利害關系。

禁止翡翠出口消息來源不清

緬甸聯邦駐華大使館文化部相關負責人表示,她看了相關的緬甸新聞,沒有發現緬甸政府關於翡翠出口的政策消息。她認為,如此重大的政策如果屬實,政府一定會通過正規的途徑予以發布,如果政府沒有發布,那就可能是謠言。在她給記者推薦的發布緬甸信息的網站(www.mrtv3.net.mm)上,記者也沒有發現任何有關翡翠出口政策變動的新聞或者信息。

然而,傳播在網路上的消息卻“有眉有眼”:“緬甸官方消息稱,2013年起禁止一切翡翠原石毛料出口,改為成品翡翠出口。其目的是為了將首都內比都打造成翡翠貿易之都,打造為未來的‘陽美玉都’,中國來緬甸經營的商人直接免費給土地使用權,從事翡翠雕刻的師傅一律兩年免簽。翡翠行業大局將重新格局。”傳聞給業內人士帶來了極大的迷惑性。

中國科學院廣州地球化學研究所王春雲博士告訴記者,雖然這個消息在微博上傳播甚廣,但是緬甸方面和英文媒體並無任何相關報道,所以基本能判斷出這是一條假新聞。王春運估計,翡翠市場價格調整兩年了,很多商家日子艱難,壓力之下,出此下策,傳播此不實消息,目的是為了抬高翡翠價格。

緬甸政府確有嚴控翡翠資源意願

王春雲告訴記者,雖然這一消息為不實消息,確實也反映了緬甸政府方面私下的一種想法——不僅要賺原料的錢,也要賺產品的利潤。正因為如此,禁止翡翠毛料出口的消息才具備極大的迷惑性,連很多業內人士也難免相信。

王春雲感嘆,緬甸政府控制翡翠原料,將所有翡翠原料集中到緬甸首都(以前是仰光,現在是內比都),以明標、暗標的方式,獲取最大的市場價值,抵消北邊陸路通道走私毛石對於翡翠原料價格的沖擊,這是一個漫長的策劃和收緊走私通道的過程。

王春雲介紹,在緬甸這個軍人執政的國家,除了政府軍,境內還有許多少數民族武裝派別,尤其是翡翠礦區所在的緬北、緬東北,撣邦撣族部隊、果敢同盟軍、撣邦東部同盟軍、克欽獨立軍和佤邦聯合軍的轄區犬牙交錯,與政府軍進行著長期的軍事和政治博弈。無論是政府軍還是民族武裝,對翡翠出口貿易都十分倚重,尤其是地方武裝,翡翠通常意味著軍費來源,翡翠是戰爭的理由之一。

1962年,緬甸政府將所有的礦產資源收歸國有,1964年3月在仰光舉辦了第一屆翡翠玉石毛料公盤,從此開始一年3次(春夏秋)的緬甸翡翠原石競標交易會。20世紀90年代,翡翠輸入是通過中緬邊境貿易或走私實現的,但近幾十年的翡翠熱,讓緬甸政府越來越嚴格掌控翡翠資源。

緬甸嚴控翡翠步伐不停歇

王春雲回憶,早在1994年,當由27顆碧綠圓潤的翡翠珠子組成的項鏈,在香港佳士得[微博]秋季拍賣會上,拍出創紀錄的成交價3302萬港元時,緬甸政府就看重翡翠出口,並在行動上有所體現。從此,緬甸政府開始慢慢收緊緬甸地區邊防力量,或清剿土司武裝力量,或與撣邦、克欽邦、實皆省的土司達成各種限權協議,慢慢蠶食並收緊靠近雲南的陸路貿易通[1.36 0.00%]道。

隨著緬甸政府加強對翡翠原石交易的控制,近年來,緬甸公盤逐漸主導了翡翠原石交易,它才是翡翠行業真正的晴雨表。緬甸公盤的統計數據顯示,2006年以後,其交易量增長迅速,從之前相當於幾億、十幾億元人民幣的交易量猛增到大約30億元人民幣。2009年8月8日,緬甸政府以查緝毒品為由,對緬北一特區發難,釀成“8.8”事件,緬北形勢由此急劇變化,戰事至今未歇。該事件標志著緬甸政府最後一個與雲南一脈相連的陸地通道被徹底隔離,全部翡翠毛石被集中到了內比都。此事件後不久,中國翡翠市場價格猛漲,所有產品價格漲幅至少在1倍以上。

緬甸政府加緊控制翡翠市場的腳步從未停下,2012年2月16日早晨,在撣邦北部孟密與緬軍發生4小時交戰,同時克欽8營與緬軍在南渡鎮區南壘班發生交戰,雙方傷亡不清。據稱,緬軍企圖實現將克欽8營趕出油氣戰略管道沿線——南渡、貴概、蠻峒、南坎、木姐地區的戰略意圖,雖然克欽8營近期反而收復一些失地。

翡翠價格是怎樣推高的

大約1994年,中國台灣和香港地區發生的‘翡翠熱’,開始波及內地。內地這一年正好遇上少見的商品搶購風潮,在這個商品搶購風潮里,以紅藍寶石為代表的珠寶成為炙手可熱的暢銷貨,接著,翡翠在亞洲的最大市場就從台灣地區轉移到了大陸。在緬甸,更多的玉礦被發現並開始挖掘,大量品級不夠、年份尚近的翡翠原石也開始源源不斷供應到市場上來。

2010年,翡翠熱達到巔峰狀態。珠寶商、山西煤老闆、溫州炒房團等為主的中國客商,集體辦理簽證,國人蜂擁至緬甸國都——內比都。在拍賣會上,人數多到可以用麻袋裝護照的地步,蜂擁搶購翡翠,推高了翡翠價格。在礦上,人們不會計算幾噸廢石里有幾斤玉石。即使計算出來,這玉石也可能有好有壞,好的也許能買下幾座礦山,差的則分文不值。

華商推高翡翠價格所花的錢,最終都流入了緬甸政府腰包,緬甸政府因此大量獲利,反過來招兵買馬,加緊控制緬北土司,以及限制緬北華商。最終導致北緬邊境進一步收縮,關卡進一步收緊,邊民進一步受控,又進一步推高翡翠價格。

王春雲總結,緬甸官方對毛石原料形成獨家壟斷,必然推高翡翠毛石價格。民間大量資金流緬,富有的緬甸政府於是加緊控制北緬的果敢邦和克欽邦,這些行動反過來又加劇翡翠的漲價。緬甸政府對翡翠的嚴控和華商一起內外共振,共同推高了翡翠的價格。

翡翠移“根”緬甸面面觀

緬甸2013年起禁止翡翠原石毛料出口的謠言,也一直遭遇華商的抵制。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業內專家告訴記者,謠言中的該政策聽起來有點欠考慮。首先,各國鼓勵資源在本國加工雖是慣例,但並沒有如此一刀切的,要求全部在本國加工。縱觀非洲各鑽石出產國,也是要求一部分比例的毛坯鑽石留在本國加工,並沒有要求全部。其次,翡翠出產於緬甸,但盛行於中國,且玉石文化在中國,短期內緬甸是否能擔當起翡翠文化大旗尚待觀察。

該專家坦言,各國對成品首飾都會收稅。倘若謠言中的政策實施,必然會極大地抬高翡翠價格,中國商人青睞的毛料賭石將會重新進行調整,沒有龐大的毛料客戶資源,市場恐難如前火爆。但是,他也指出,緬甸政府對謠言中的政策實施面臨著難題:小件毛料和料件半成品的非法進出口控制,也非易事;花件、掛件、擺件不同於手鐲和蛋面,需要特定的雕刻師,而四會、平洲、陽美這十數萬人從業人員,緬甸很難消化。

記者瀏覽了一下網路上一些珠寶商的觀點,發現不少珠寶商對此消息非常抵制,大家紛紛表態:

“源頭都給掐了!還是和田玉行業比較靠譜,最優質的資源掌握在自個兒疆域上,真正屬於本土的寶玉石!”

“壟斷、不公平貿易、另尋替代品,將翡翠行業摧毀。”

一些珠寶商對緬甸接手翡翠加工發出了理性的質疑,“緬甸的翡翠雕工有市場嗎?”“一個沒行業和歷史積澱的地方,想學別人,只是找死。”“中國真正有實力的翡翠雕刻師,有多少人願意跑去緬甸發揚這門手藝?他們會不會轉而投向雕刻其他國內能收集到的玉石品種?”

但也有部分珠寶商根據自己的瞭解來證明此謠言的可能性:“在曼德勒已經有好幾家揭陽人開的治玉行了,以後如何還真不知道。”“據我所知,2013年緬甸內比都公盤開一次,今後每年一次公盤,進場保證金每人20萬歐元。”“緬甸這個政策早就想實施了,不過能吸引一些人過去,是對國內市場的沖擊也會有的,總會有走私的。”甚至還有部分珠寶商認可政策推行的可能性:“紅木也是只準成品出口,但他們(指緬甸)也做得不錯。”

回應已關閉。

熱門文章

Sorry. No data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