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民主轉型 中資企業海外艱難求存

環球網視頻報道 11月19日,緬甸第一大城市仰光颳起一陣“奧巴馬颶風”,美國總統與國務卿的6小時歷史性訪問,獲得了緬甸從政府到在野黨,從小販到大學生一片歡騰。就在同一天,在緬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180公裡外的萊比塘銅礦外,兩百僧人與五百民眾堵住營地大門,“反華”口號與緬甸國歌交織回蕩。美國與中國就這樣被放到緬甸的天平上。

作為亞洲最大濕法煉銅工程,萊比塘銅礦是中緬礦業合作的大手筆,總投資超10億美元。雖然深受兩國政府最高領導人的重視,但項目一路走來卻並不平坦。今年6月2日,三百村民圍攻營地,使項目停工,而11月19日的堵門事件則使已平息半年的事態再掀波瀾。緬甸民主團體、媒體及示威者大力渲染項目涉及“污染”、“強拆”,而當事的萬寶礦產有限公司則認為,緬甸民主轉型及公共空間的開放使問題持續復雜化,在純樸村民訴求的背後,有復雜的勢力推動矛盾不斷升級。

從曼德勒驅車向北2小時,便可到達位於一片開闊平原中的萊比塘銅礦(下稱L礦)。這是一片東西走向的銅礦帶。中國萬寶礦產有限公司(下稱萬寶礦產)於2010年6月與銅礦所有者——緬甸經濟控股有限公司(下稱經控)簽訂產品分成合同,正式接手這座銅礦。

站在L礦礦山上,憑肉眼就可看到遠處的村莊。萬寶礦產有限公司總經理耿一告訴環球網記者,L礦與社區距離之近在全世界都是少見的,7000多英畝建設用地上共住著4個村莊442戶村民,還涉及約13個村莊的耕地。

由於需搬遷4個村莊的居民和徵用13個村莊的耕地,項目籌備階段的首要任務便是制定補償標準,參與商議的有緬政府、專門成立的各級委員會、經控、萬寶礦產以及相關村民,補償項目則包括房屋補償費、土地賠償金、青苗賠償費等。項目公司的補償原則是就高不就低。

對四個需要搬遷的村莊,項目公司在附近為其建起新的村莊。村民可按舊房屋的面積和質量在新村免費獲得新房。新村莊按城鎮標準建成,有醫務室、足球場、圖書館、消防室、學校和寺廟等。考慮到舊宅被破壞可能造成的心理沖擊,公司還向村民發放了房屋賠償金。

2011年4月潑水節前,村民開始領取補償金。環球網記者在項目部看到的現場照片顯示,當地鎮長、警察、土地管理局領導當天均出席,村民們依次簽下土地出讓保證書,並領走成捆的現金,秩序井然。此後,村民自願陸續搬離。2012年3月20日,萊比塘銅礦正式奠基。截止8月,442戶居民中有218戶已搬,224戶未搬。

令項目方始料未及的是,就在奠基後幾天,營地便迎來了一批不速之客。數十名當地村民來到營地門口,稱賠償款不公平,要求恢復舊村莊和土地等。他們的出現並未引起太多警覺,直到6月2日,一支由二三百位村民組成的大型示威隊伍圍住營地。

當天下午3點左右,雙方展開溝通。村民代表要求項目立刻停止施工,恢復村莊、學校和土地的原貌並退還村民。隨後,當地政府官員及警方趕到現場,拒絕村民停工的要求。村民情緒開始激動……

為確保全全,項目公司決定停工,並啟動應急響應機制,派出工作組與緬甸政府及當地村民進行溝通。中國駐緬甸大使也緊急會見緬甸高層及反對黨領袖,要求緬方確保項目部人員財產安全並妥善處理抗議。國內,外交部、商務部等相關部門均通過多條渠道,為爭取項目盡快復工而努力。

8月21日,經過與緬甸政府及經控再三確認,項目恢復施工。但每天下午三四點,總有50到100名不等的村民會按時來到工地,在當地媒體的圍觀下,進行一兩小時的示威……

環球網記者11月登上礦山時,項目的施工面仍未完全打開。雖有多輛礦用重型卡車和挖掘機在施工,礦山爆破也正常進行,但進度明顯遲緩。而原定建設銅礦堆浸池的大片土地仍長滿灌木,有的還種著莊稼。項目明年6月完工的計劃已無可能實現,而截止記者發稿,11月19日新一輪抗議仍未結束,使項目更添幾分不確定性。

萊比塘銅礦是一個集齊了所有敏感元素的項目。合同系萬寶礦產與前政府簽署,其緬方合作夥伴經控又是軍方企業。它本身屬於資源採掘業,涉及大量金屬冶煉程式,還需要搬遷村莊、徵用土地。每個環節都有可能被當成靶子。

在普通村民、民主團體和大眾媒體合力發起的這場輿論炮轟中,可以發現,其質疑聲主要集中在項目強占土地、毀壞宗教文物及破壞環境等方面。

強占土地——就法律而言,萊比塘礦所在地區早在2001年被緬甸政府劃為國有礦用地,並非中國企業於2010年“強占”。而搬遷、用地的賠償標準,均由緬甸各級政府、經控、當地民眾共同議定。

據項目公司介紹,為保證搬遷及失地農民的就業,項目從礦區每個家庭都至少雇傭了一人到礦上就業。目前,項目公司的緬籍員工已達660人,占總數87%。

毀壞宗教文物——環球網記者也登上了很多報道曾提及的萊比塘礦礦山上一處佛教遺址。它由一間禪堂和一個金塔組成,外形完好,立於山包之上,周圍山體已被挖平,已然是個“釘子戶”。萬寶礦產(緬甸)銅業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鄧亨波介紹說,由於金塔正處於礦山正上方,因此必須搬離。項目公司計劃對金塔進行整體搬遷,不會毀壞原身,但一些人士堅稱金塔所在位置便有重大宗教意義,不能搬離。因此搬遷計劃擱置下來,平時礦山爆破時也盡量避開此處。

環境風險——環境風險是示威者對萊比塘銅礦提出的最大擔憂。在項目營地辦公室內,鄧亨波及緬甸揚子環保全全部經理吳哥敏(U Ko Myint)向記者詳細講解了項目在安全環保上的專業設計。為杜絕滲透問題,L礦堆浸池鋪設的HDPE防滲膜厚度達1.5毫米,遠超普通標準。整個銅礦的工業廢水都會納入自身的循環利用系統,往外排放量為零。經處理之後的凈水及礦區地下水,都將接受高頻抽檢。

為防固體污染,L礦設立了多個酸霧監測點,化學廢料和生活垃圾都用深層掩埋的方式處理。新加波SGS國際認證服務有限公司每六個月會到項目現場進行環評,來自緬甸各級政府、議會、仰光大學、人權委員會等的觀察員也經常進行突檢。

目前,項目公司仍與中緬政府、媒體及社區民眾進行溝通,承諾一定考慮民眾真實的訴求、澄清誤會、表達誠意,爭取在最短時間找到一個務實的解決方案。

熟悉萊比塘銅礦的人都明白,該礦之所以面臨巨大“民憤”,與緬甸國內的政治轉型是分不開的。吳登盛總統結束新聞管制,媒體言論完全放開。大量媒體參與了這次對中國企業的圍剿,並帶有明顯傾向。正如緬甸時報一位資深編輯對環球網記者說的,什麼人拿一隻錄音筆就能當記者,拿到勁爆的內容就直接刊登,並不會加以求證。此外,公共空間的開放,也使緬甸民間團體瞬間從地下轉為地上,以民盟、“88學生組織”為代表的一系列民主組織開始成為社會政治生活的主角,他們需要“搭台唱戲”,爭取國內外支持。

環球網記者曾在民盟位於仰光的總部與一位負責聯絡的英語老師尼尼明(Nyi Nyi Mim)交談。

“88學生組織”四大秘書長之一敏瑟亞(Min Zayar)也對環球網記者承認,該組織參與和主導了對L礦的抗議,他列舉了多項不信任L礦的原因,包括與原軍政府所簽的合同“不平等不透明”等等。曾被軍政府投入監獄多年的敏瑟亞看來,這個項目和前軍政府及軍方企業的聯系,使它已經處於某種“道德劣勢”。

不過他也強調說,如果項目公司能處理好以上幾點,88學生組織將轉變態度,幫助其與示威者斡旋,甚至支持項目在緬甸的運行,項目“肯定做得下去”。

在萬寶礦產看來,敏瑟亞提出的要求項目公司都已落實。抗議發生後,項目公司和經控由於“保持低調”的傳統觀念,確實經歷了一段被動期。但不久後,他們就開始主動跟媒體打交道,對外披露信息,爭取輿論信任。

記者接觸的萬寶礦產所有人士都在反復表達一個意思,即萊比塘銅礦是一個商業項目,從收購、徵地到補償,每一步都合乎緬甸現行法律。緬甸政治環境的改變,使緬甸政府的姿態一下子過於柔軟,管理能力變弱,而在野政治力量則利用一些民生訴求,想“撈政治分”。中國公司成為最容易找到的攻擊對象。萬寶礦產“只希望能在商言商,不要被捲入其它亂局與漩渦。”

在記者離開緬甸後,萊比塘銅礦事態又迅速發展。民盟已於23日正式向緬甸議會提交議案,並獲通過。該議案要求成立一個“由民眾信任的人士和組織”組成的獨立委員會,對銅礦進行調查。委員會的結論將公之於眾,並決定該項目是否繼續執行或停止。

近些年,隨著海外投資的不斷增加,中資企業的風險評估、項目管理及危機應對等能力時常受到考驗。在投資萊比塘銅礦之前,萬寶礦產認為,鑒於中緬友好關系及緬甸急切想擺脫西方製裁、發展經濟的願望,這一項目可操作性較強。但即便是計劃周密、考量入微,仍無法避免當地復雜生態催生的“攔路虎”。

面臨諸多挑戰的萊比塘銅礦仍在努力推進,這是萬寶礦產及各方艱難周旋的成果,在眾多一旦停工便永久擱置的中資海外項目中,也屬成功範例。可以預見,越來越多走出去的中國企業都將經歷這道關卡。期待他們能深入瞭解當地生存邏輯,充分運用法律和社會資源,抵制特殊勢力的侵擾。中國政府及駐外使館也應幫助企業剋服這種出門在外的“不安全感”,為項目保駕護航,最終破解這一中企海外求存的難題。環球網視頻 綜合報道

回應已關閉。

熱門文章

Sorry. No data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