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緬北重鎮感受中國牽引力

2012年12月17日 13:13:01
來源: 環球時報

12月9日至11日,第十二屆中緬邊境經濟貿易交易會(以下簡稱中緬邊交會)在緬甸北部邊陲城鎮木姐舉行,中緬企業共簽署了價值約3.14億美元的合同。盡管這一數字和中國龐大的外貿數據比起來顯得微不足道,然而對于剛開始對外開放的緬甸經濟而言,中緬邊貿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一名緬甸商務部官員對記者表示,去年中緬邊境貿易額突破30億美元,而通過緬甸木姐口岸的貿易額佔整個中緬邊境貿易額的90%,佔整個緬甸邊境貿易總額的70%。木姐邊貿狀況也成了緬甸發展以及中緬關係的晴雨表。《環球時報》記者日前來到木姐,看到緊挨滇緬公路的小鎮正煥發新的活力,同時也感受到中緬邊貿發展面臨的一係列隱憂。

邊貿重鎮仍受嚴格管制

從中國雲南省西部邊境城市瑞麗出發,穿過瑞麗江大橋,就能看到對面緬甸古典建築風格的牌樓,那裏就是緬甸的邊境城市木姐。在瑞麗口岸的“大國門”往兩邊看去,在中國境內一側,種滿了高大茂密的椰子樹,在樹影掩映之下的是現代化高樓大廈;相比之下,在緬甸一側,則多是低矮、破舊的房屋。在木姐這個緬甸最著名的邊貿城鎮,僅有一條能容納兩輛車同時通過的主幹道,由于不時有大貨車疾馳而過,卷起的一陣陣煙塵讓人難以呼吸。街道兩邊的排污溝污水橫流,街邊店鋪的臨時帳篷上布滿了厚厚的灰塵。

由于沒有出租車,當地人的主要交通工具是滿大街飛奔的摩托車。記者決定和當地緬甸朋友吳昂倫租一輛摩托車四處看看,然而問了兩家店鋪都被拒絕。在第三家摩托車租賃店,記者終于找到願意租車的老板,但店主要求記者的緬甸朋友找到一個擔保人才肯出租。交涉了許久,吳昂倫找到了願意為我們擔保的當地人,店主才同意以每小時約50元人民幣的價格出租。

盡管近來眾多國際媒體傳言緬甸大幅度放松了對國內的管制,但實際上這樣的管制在其國內仍然非常嚴格。木姐是緬甸最大的邊貿口岸,按說應該是最開放的地方。但吳昂倫告訴記者,木姐目前只對雲南持有邊民證的中國人開放,而遊客則只接受團體遊旅客,簽證由中緬雙方認定的幾家旅行社統一辦理。對于雲南之外的中國人,緬甸方面更嚴格控制,不僅要有簽證,同時還需要有緬甸政府頒發的邊境通行證才能入住當地賓館。根據緬甸的規定,持有第三國護照的人要進入緬甸木姐,除需提前申請簽證外,還需當地官員陪同,因此在木姐採訪時,記者沒看到一個外國人(除中國人)的身影。

記者嘗試問了三家飯店,都被告知沒有通行證無法入住。一名賓館服務員告訴記者,這是當地警察局要求的,如果飯店被發現沒有相關證件允許客人入住,後果十分嚴重。當記者問到原因時,一名服務員指著遠處的一家旅店悄悄告訴記者:“那裏不久前剛發生過一起爆炸,是克欽人(克欽武裝)幹的。”

對華貿易讓緬甸百姓受益

在緬甸木姐舉行的第十二屆中緬邊交會上,今年的簽約額比緬甸上次舉辦邊交會簽約額增長51%。緬甸商務部邊境貿易局官員昂敏迪哥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木姐是緬甸最重要的邊貿口岸,是緬甸同中國僅有的4個邊境口岸中貿易量最大的,約佔兩國邊貿的90%,佔整個緬甸所有12個口岸貿易量的70%,其對緬甸經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中緬邊貿的紅火和興旺也帶動了木姐的發展。木姐由于位于滇緬公路和中印公路的交會處,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讓其成為緬甸邊貿重鎮。盡管木姐的市鎮建設與瑞麗等中國城鎮相比差很遠,但當地市民從邊貿中受益匪淺。一名木姐市民對《環球時報》記者說,木姐設立自由貿易區之前,木姐百姓只能購買二手日本摩托車,不僅破舊不堪,而且價格高達500萬緬幣(約合6000美元),而現在從中國進口的摩托車不僅質量好,而且價格低廉,30萬緬幣(約合400美元)就能買一臺很好的,價格下降了90%多。

對于緬甸來說,盡管現在實施的一些政策令西方減輕了制裁,但緬甸面臨的最大問題實際上是諸如毒品、民族等國內問題。雖然緬甸一直聲稱採取措施“根除”非法鴉片,但其國內鴉片種植卻連續第六年上升。原因說到底是貧窮以及各地發展嚴重失衡。緬甸國內的民族問題根源也與此類似。改變這種情況不是西方誇獎幾句或放松制裁就能做到的。不少當地官員認為,通過與中國的經貿關係促進緬甸的發展,才是解決這類問題的根本。

《環球時報》記者在木姐鎮上看到,不時有裝載西瓜、香蕉等水果的大貨車穿過市鎮向中國瑞麗的姐告口岸駛去。昂敏迪哥對記者說,緬甸出口中國的產品中,主要以農產品、水果、魚類、海鮮為主,緬甸對中國農產品出口,有效地支持了緬甸邊境地區推行的“種植經濟作物替代毒品”計劃。盡管緬甸全國罌粟種植面積在增加,但克欽、佤邦和動拉等地區毒品種植都在減少。昂敏迪哥說:“毫無疑問,和中國的貿易與緬印、緬孟相比,中國對緬甸來說最為重要。尤其是來自中國的一些機電產品,對于緬甸發展工業起著關鍵的作用。”

不過,記者在木姐也聽到了一些緬甸人對中國的抱怨聲,一名當地人對記者表示,木姐商店裏90%的商品被中國制造佔據了,擠佔了一些緬甸企業的生存空間。他稱,中國產牛肉幹進入緬甸後,曼德勒牛肉幹企業都倒閉了,“不少人對中國企業有一些不滿”。

兩大公路決定緬甸發展

在歷史上,緬甸的戰略重要性主要體現在穿過該國的中印和滇緬公路。70多年前,滇緬公路曾經為中國抗戰乃至整個亞洲戰場的勝利立下了不可磨滅的功勳。70多年後,這兩條公路的價值並沒有隨著時間流逝而削弱,反而日益加強。以廣州至印度加爾各答計算,沿著廣州—昆明—保山—騰衝—緬甸密支那—印度加爾各答的陸路通道,比廣州經新加坡繞道馬六甲海峽的海路近1300公裏。從昆明經瑞麗、曼德勒到仰光也要比繞道馬六甲海峽節省很多成本。許多中緬人士認為,緬甸未來的發展仍然將取決于這兩條公路。

在離木姐不遠的滇緬公路,緬甸貨車司機果閔昂對《環球時報》記者稱,他在曼德勒—木姐公路上跑了兩年了,這條公路還算安全,即使在緬政府軍與民族武裝交火激烈的今年5月,公路也從未中斷。但從木姐經由南坎至密支那的公路由于穿過當地武裝控制區域,現在沒有司機敢走那條路。一名50多歲的老司機阿波也說,“木姐通往南坎和密支那的道路經常能看到政府軍車巡邏,即使如此,給再高的價錢人們也不會走那條路。如果要去密支那,最好繞道從中國騰衝口岸走。從那裏中國剛援建重修通往密支那的公路,100多公裏就到了。”

有官員對《環球時報》透露,在緬甸目前開放的9個口岸中,緬甸中央政府控制的僅有4個,分別是木姐、甘拜地、拉扎和棒賽,今年由于緬軍同克欽武裝的交火,甘拜地曾一度關閉,拉扎至今仍處于關閉狀態。與此同時,走私活動在中緬邊界卻十分猖獗,這些對中緬貿易都造成一定影響。在邊交會上,一位緬甸經銷商就悄悄告訴記者,按照緬甸官方數據,通過海關完稅的大米僅有1500噸左右,而經走私出口的可能是這個數字的20倍。(本報赴緬甸特派記者于景浩)

回應已關閉。

類似文章

    None Found

熱門文章

Sorry. No data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