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資企業逐鹿緬甸 奇瑞車標價1萬多美元司機也喜歡

2012年05月10日 10:57 來源:時代週報 作者:尹鴻偉

 中資逐鹿緬甸:投資者可向私人買地等新政助力招商引資

北京至仰光的航班上,操各地口音的中國老闆越來越多,他們大聲討論著緬甸可能提供的各種生意機會。在緬甸仰光城市街頭,產自中國的奇瑞汽車正在取代原有的破舊計程車,雖然價格高達1萬多美元,但司機們都表示很喜歡。

“不僅僅是中國,現在世界上許多國家的企業家都來到緬甸,或者正在制定來緬甸的投資考察計劃,駐曼谷的緬甸大使館門前經常有西方人排著長隊等候簽證,這在以前是無法想像的。”長期在緬甸工作的歐洲經濟分析師Mark說,“從3月到5月初,我已經接待了西方五個國家的投資考察團,他們都相信緬甸會是一塊新的投資熱土。”

西方企業涌向緬甸

2011年3月起,緬甸新政府總統吳登盛就職後掀起了一場全面改革,為此總統府專門設置了三個“顧問委員會”:政治、法律和經濟。委員會成員都是有著豐富經驗的專家、學者,且大多數都曾在西方接受教育,或在西方工作過。

“這些顧問為吳登盛總統在各方面提供著良好的建議,私下他們也與國內外各種專業經濟機構保持了良好的溝通,我所服務的機構就是其中之一。”Mark說,“西方國家對這些委員會的幫助很多,不僅僅是制度上的建議,還包括經費上的支援。比如很多顧問的活動、研究經費都是西方國家和企業以各種方式提供、贊助的。”

他表示,由於許多西方國家與總統的顧問們保持著各種政策、智慧方面的交往,於是緬甸新政府的許多改革方向和內容他們會更早獲悉,有時候甚至就是西方國家的直接建議。但在這些關鍵的過程中,中國卻鮮見身影。

Mark說:“密松大壩被叫停就是一個非常好的例子,在吳登盛決定做這件事情之前,曾經聽取過很多人的意見。”

“西方之所以樂見緬甸出現這樣的變化,有兩方面的考慮。”仰光的經濟分析人士WinMyoThu說,“一方面,西方企業希望抑制中國企業在緬甸的投資,留出機會給別的國家;另一方面,西方企業更希望有機會超越中國,因為緬甸未來的投資機會太多了,他們必須千方百計進行競爭。”

但目前,緬甸國內出現了奇怪的“雙面政治”:一方面是政府控制區竭力推行民主政治,另一方面是少數民族控制地區戰火不斷。

WinMyoThu也承認,目前緬甸正在施行的民主政策包容性不夠,大緬族主義的情況很明顯,因此無法平息很多少數民族的怨氣,給緬甸帶來徹底的和平與統一。他說:“西方國家不應該只盯住緬甸的投資機會,還應該在緬甸的政治改革中多出點力。道理很簡單,緬甸的情況變得更好了,投資的機會就更多了,投資的安全性就更高了。”

自己也在從事商業活動的WinMyoThu表示,傳統上西方國家對緬甸的投資影響遠不如中國,但是這種情形正在發生變化。

一名來自西方的投資考察者說:“中國企業的確很有錢,在投資問題上有巨大的競爭力,不過我們認為很多東西不是有錢就可以完全解決的。對於正在變化的緬甸,我們認為它還需要更好的法律制度、管理經驗等,而這些方面目前西方國家有優勢。”

Mark說:“一些法國企業雖然在緬甸的投資不算大,但是他們花了很多心思去研究緬甸老百姓的心態,為將來的投資行為奠定了良好的社會基礎。他們希望追求的結果是:政府法律的允許,民間態度的支援。”

中國企業的民間困局

隨著外國公司在緬甸投資的增加,許多緬甸年輕人都擁有了新的工作機會,成為外企的員工,他們的待遇幾乎是緬甸企業的3倍以上。

“許多緬甸人對於中國的態度非常矛盾,他們甚至毫不掩飾自己的觀點。”Mark說,“我和許多緬甸年輕人有交流,他們一方面羨慕中國經濟發展的巨大成就,另一方面卻對中國企業在緬甸的一些做法不滿。”

家住仰光的作家KoTar表示,中國企業進入緬甸的速度很快,但他們不了解緬甸老百姓有什麼想法。

KoTar說:“這種情況的形成也有歷史原因,因為以前緬甸是軍政府管理,中國企業很難接觸到老百姓。”

“傳統上中國民間與緬甸各種民族的關係都非常融洽,包括在英國殖民地時期,從中國到緬甸的華人對於當地人非常尊重。”Mark說,“比如經常贊助當地人進行一些宗教、傳統文化活動,甚至積極參與到其中,彼此關係很友好,很少有人反感華人或中國人。”

但是中國改革開放後再度進入緬甸的投資者卻很少有這樣的舉動,他們除了做生意賺錢,很少願意參與到當地人的活動中,彼此能夠發生的關係一直很少。許多中國老闆在緬甸進行項目時,甚至普通工人都是從中國國內帶去。

一名同時雇傭了中國和緬甸員工的中國老闆透露:“5個緬甸人才抵得上一個中國人,雖然需要付給的工資數目也差不多,但是管理一個中國人肯定比5個緬甸人簡單。”

Mark說,“目前作為中國企業至少有三個方面的工作可以做:多雇傭本地員工,多進行基礎工程援建,多為緬甸人進行技能培訓。”

他具體解釋,被中國企業雇傭並獲得可觀收入的緬甸人肯定會維護企業和自身的利益;中國援建基礎工程有經驗、有能力,可以在緬甸多開展獲得民意;中國的職業技術教育很成熟,可以開辦學校幫助緬甸人提高職業素質,甚至選送一些人才到中國去學習培訓。

“如果這些工作能夠長期堅持,不但能夠獲得民心,而且可以幫助緬甸培訓出大批合格的勞動力,中國企業自身也不用再擔心工人的效率問題。”Mark說,“雖然這些工作的效果不一定有想像中那麼理想,但是儘量做肯定比不做好,否則中國企業目前的窘境很難改觀。”

事實上,類似中國石油[8.47 0.00% 股吧 研報]等一些中國企業在緬甸投資的同時,也花費了不少人力物力財力進行民生建設,但是要麼效果不好,要麼不為外人所知。

例如在中緬油氣管道路過的一座村莊,一天中國企業的人和當地政府官員突然出現,告訴村長將為學生們蓋所新學校,隨後機械、人員很快就來了。學校是蓋起來了,但是村長始終不太明白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一名緬甸的媒體記者說:“我們估計中國企業不習慣和緬甸官方媒體外的記者打交道。這些方面日本一直做得比較好,工作上大量依靠民間機構去落實,輿論上主動與各種媒體記者溝通,往往錢花得不多,但社會效果很顯著。”

機會多與基礎差共存

5月初緬甸國內政治發生了兩大事件,一是昂山素季擱置了議員就職誓詞的爭議,于5月2日正式宣誓就職;二是緬甸第一副總統丁昂明吳遞交了辭職信,由於其為軍方代表推舉的人選,此番變故將對軍方的傳統力量構成一定影響。

Mark分析說:“兩個事件其實說明:以吳登盛為首的改革派不僅與民主派達成了一定的和解;還打敗了一直代表傳統軍人勢力的副總統丁昂明吳,該人一直是反對緬甸目前改革的代表人物。”

他認為,這些情況意味著緬甸的改革會繼續下去,換言之外國投資的機會會越來越多。

“以前西方一直封鎖緬甸,軍政府的對外政策也針鋒相對,即對外國人、外資也非常不友好。”緬甸總商會副秘書長AyeLwin說。

他表示,目前已經有兩項對外資非常有利的政策出臺,比如以前規定外來投資企業只能從政府那裏獲得土地,2011年10月1日後已經可以從私人手裏購買土地;以前緬幣對美元匯率一直控制在6點多,2012年4月1日後放開限制後已經達到了800多。

“以前很多外國人想在緬甸成立企業非常難,幾乎都採用借用緬甸人名義的方式隱秘登記,但是以後只要股份達到35%以上就可以註冊成合資公司,甚至獨資公司。”AyeLwin說,“其他的資料要求也不高,有護照、所在國的5萬美元存款證明、企業名稱、企業地址就行;有30萬美元或同等財產證明就可以註冊服務性質企業,投資50萬美元就可以成立工廠、生產企業;對各種代表處的設立要求也大大降低。”

他透露,可能讓外資最有興趣的是三個經濟特區即將公佈,並且配套了相應的法律保護,一個位於南部土瓦地區,一個位於西南部的皎漂,還有一個位於仰光郊區的迪洛瓦。

AyeLwin說:“鼓勵外資進入和設立經濟特區是近期的兩大舉措,緬甸參考了周邊越南、馬來西亞和中國等許多國家的投資政策,希望進行系統性的改革,以後一切程式都按照法律辦,而不是依靠某個領導的權力和關係。”

他表示,緬甸歡迎全世界都來投資,只要公正、合理的投資行為都會受到保護,反之很可能會被整肅。一些外國企業在仰光、內比都和曼德勒也購買了許多土地閒置,不進行開發而是等著炒地賺錢,政府已經在考慮要解決這些問題,努力創建正常、良好的投資環境。

“從現在的趨勢看緬甸的確將出現太多的投資機會,但是也要注意到它的各種投資基礎非常落後。”長期在緬甸經商的Hyo說,“現代的投資行為需要各方面的條件配套,而緬甸的許多方面都很缺乏,甚至是從零開始。外來投資者也不要把緬甸的投資機遇想得太好,應該多了解後慎重出手。”

他說,擁有500多萬人口的仰光是各方麵條件最好的,但要在短期內改變這座破舊、雜亂的城市都很困難,更別說再如何去改變其他地區,“最關鍵一點,緬甸政府的效率低下和官員的腐敗情況是眾所週知的,現在政府雖然有了許多口頭承諾和法律頒布,但能不能得到執行仍然是個大問題,這些問題最終會葬送一切投資願望”。

現在,緬甸各種城市廣告招牌越來越多,緬甸年輕人都希望自己變得更白、更漂亮對於渴望變化的緬甸,情況似乎也如此。

回應已關閉。

熱門文章

Sorry. No data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