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中文網:緬甸民主進程,美國的機會

比爾·理查德森, 米奇·伯格曼 2012年11月17日

Aung Pyae/Associated Press傍晚時分,仰光商貿飯店的大廳裡人聲嘈雜。大廳里有很多中國人、日本人、歐洲人和美國人走來走去,他們的數量相當驚人,好像他們是專程來這里等待經濟出現繁榮景象。

緬甸政府對政治、經濟進行改革,作為回應,美國暫停了針對緬甸的主要製裁措施,但這些製裁並沒有被徹底取消。緬甸反對派領袖昂山素季(Daw Aung San Suu Kyi)剛剛勝利訪美歸來。而軍方統治者總統登盛(Thein Sein,又譯吳登盛)也因推出新的改革受到禮遇。

昂山素季從1989年起就一直處於軟禁狀態,堪比納爾遜·曼德拉(Nelson Mandela)。但曼德拉還需要他的弗雷德里克·威廉姆·德克勒克(F.W. de Klerk),一位盡管有些勉強、仍願在內部推進改革的南非領導人。全世界都有勇敢和有良知的人在與不公正做抗爭,但他們的願望能和執政政府相契合,在歷史上實屬罕見。

與緬甸很多領導人會面之後,我們相信登盛願意向民主轉型。但人們依然不確定,改革的努力將來會否取得成功。這不是一場我們過去兩年在中東國家看到的那種革命,而是一個經過仔細計劃、在控制範圍內的進程——一場由內而外的改革。一方面,它必須放慢進程、仔細考量,給治理機制的形成一定時間,同時還要防止那些安於現狀的人阻止變革,讓寡頭執政者們不能獲取控制權,掠奪緬甸豐富的自然資源。另一方面,它還必須快速進行,從而讓公眾能夠感受到改革帶來的好處。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將依賴來自海外的充分參與和投資。

如果民眾感受不到民主和改革帶來的利益,這個進程可能會面臨失敗。

昂山素季自己也坦白地承認,這個進程並不是一定會發生的,而且還存在著很多挑戰。

首先,絕大多數人都很窮。提高他們的生活水平符合各方的利益——包括將要進行直接選舉的政府、昂山素季的全國民主聯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以及因潛在市場而激動不已的商界。但是創造就業機會、促進經濟增長還需要緬甸社會各界以及國際社會的大力支持。

正如昂山素季所說,當前最迫切需要的是小型農業項目與勞動密集型企業這種能夠惠及於人的投資。緬甸需要在水井和電力方面的基礎投資。此外,和平解決邊境地區的矛盾也很重要,如果緬甸的少數民族感覺不到自己也被包含在內,改革將會被削弱。

其次,政府在正確執政方面缺乏基本能力和知識。經過數十年的獨裁統治之後,行政、立法和司法部門在提供足夠服務方面能力有限。但好消息是,他們急切地想要學習好的執政標準和程式。這包括一些基本技能,比如草擬法規和預算、接觸服務對象、以及如何跨過黨派界限和處理與商界的關系。目前,我們還缺乏健全政府的一些基本元素。比如,國會目前還沒有工作人員。

到目前為止,美國專門建構民主的機構把工作重點主要放在可行性研究上,但它們應當全力以赴。立法、行政和司法機構以及政黨組織領域都急需培訓。

第三,美國沒有給予緬甸戰略上的重要性。結果導致在利用現有工具確保改革進程順利實現方面缺少緊迫感。雖然製裁已被正式叫停,但很多措施在現實中還在使用。一個類似於國務院在埃及和突尼西亞設立的那種企業基金(Enterprise Fund)將使緬甸獲益,這有利於緬甸採取美國的商業標準,並鼓勵美國私有部門投資。

如果美國缺席,中國將會擠壓美國利益。而這會減少經濟機會和對自由民主進程的影響。

這是緬甸的一個特殊時期。那些長期以來的對手,雖然政見不同,也達成一致以賦予自由民主進程最大的機會。被送進監獄里的人出於對和平、穩定和進步的需要,也開始願意相信那些把他們關起來的人,並與他們合作。我們應該帶著緊迫感聽取他們的意見,並對他們的努力提供全面支持。

美國可以給那些當前遭到美國製裁的國家(比如朝鮮)展示一下,改革和合作會帶來怎樣的利益。在這方面,大有文章可做。我們可以把緬甸打造成一個積極的範例。

比爾·理查德森(Bill Richardson)曾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能源部長,以及新墨西哥州州長。米奇·伯格曼(Mickey Bergman)是理查德森全球事務中心(Richardson Center for Global Engagement)高級顧問,以及阿斯彭研究所國際聯盟項目(Aspen Institute Global Alliances Program)執行主任。

翻譯:張亮亮

回應已關閉。

熱門文章

Sorry. No data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