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類企業紛紛拓荒緬甸市場

對於廣告巨頭宏盟集團(Omnicom Group)的副董事長拉夫(Tim Love)來說﹐這是一個不容錯過的好機會:一個坐擁未開發能源及6,000萬人口、被多數西方投資者忘卻了數十年的完整國度﹐正敞開雙臂歡迎外國投資的到來。

拉夫說﹐這就是“全速前進”的緬甸﹐客戶搶著要獲得一席之地的緬甸。

但在緬甸營商可謂是一種挑戰。曾受軍政府統治的緬甸極缺開展國際業務所需的基礎設施。大多數外國運營商的手機合約計劃在緬甸都用不了。剛到緬甸的人必須隨身攜帶一大筆現金﹐因為想在緬甸取錢很難。拉夫自己接觸了當地一家廣告公司﹐該公司網站稱其創始人“實際上締造了緬甸的廣告業”。拉夫又是怎麼找到這家公司的呢?他上網用關鍵詞“緬甸廣告”搜出來的。

從全球跨國公司到單槍匹馬的個體戶﹐各類企業都在紛紛議論緬甸。這個國家可能是全世界最後一批擁有很大潛力的前沿市場之一﹐但很難說是一個穩定的市場。從去年開始﹐一個名義上的非軍政府在緬甸上台﹐並開啟一系列廣泛的政治經濟改革。這些改革說服歐美列強取消了針對緬甸的大多數經濟制裁措施。

因此緬甸上演了自90年代越南、俄羅斯引進更多投資以來最大規模的新興市場淘金熱之一。對一些公司而言﹐現在就只剩古巴和朝鮮尚未涉足。

美國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計劃於下週初訪問緬甸﹐成為歷史上第一位訪問緬甸的美國總統。有鑒於此﹐緬甸受到的關注或許只會進一步增加。

放在18個月前﹐這次訪問不可想象﹐因為當時緬甸在大多數美國領導人看來還是一個備受冷落的國家。這次訪問預計將使緬甸對西方商業利益的大幅度開放受到進一步關注﹐同時讓華盛頓有機會敦促緬甸進一步推進社會經濟改革。

商界領導人說﹐緬甸機會之大很難形容。緬甸的人口比南非和韓國多﹐幾乎是澳大利亞的三倍。這些人需要有工廠來生產各類產品﹐需要有電力來維持這些工廠的運轉﹐而為了發電﹐還需要有勘探技術來尋找發電所用的自然資源。

事實上﹐很多投資者和企業都瞄準了各種各樣的機會﹐如石油天然氣的勘探﹐又如基礎設施的興建。緬甸某些地區幾乎沒有任何基礎設施。雖然貧困率很高﹐但人數不多、成長迅速的城市精英群體正在養成對汽車、軟飲料等西式生活方式的喜好。就在今年8月﹐美國一家主要電影公司上映了該公司數十年來在緬甸的第一部影片:《3D泰坦尼克》(Titanic 3-D)。

紐約股票經紀公司Auerbach Grayson & Co.的董事總經理格雷森(David Grayson)說﹕如果我只有25歲並且單身﹐我就直接去緬甸了﹔它已經做好了起飛的準備。今年以來格雷森去過緬甸兩次。

已經有十幾家財富500強(Fortune 500)企業加入了進軍緬甸市場的行列。萬事達(MasterCard Inc.)和維薩(Visa Inc.)正在為推出信用卡而努力﹔通用電氣(General Electric Co.)期待拿下幾筆大額電力合同﹔知情人士說﹐可口可樂(Coca-Cola Co.)正在為至少開設一家工廠而談判﹐這筆投資在三年內有望達到2億美元。

可口可樂首席執行長穆泰康(Muhtar Kent)最近訪問緬甸﹐期間他向緬甸總統吳登盛(Thein Sein)展示了20世紀20年代、30年代可口可樂撤出前夕在緬甸運營的照片﹐併力陳允許可口可樂再次全力進入緬甸的主張。

日本、泰國和其他亞洲國家的企業動作更快。三菱(Mitsubishi Corp.)、三井集團(Mitsui & Co.)和住友商事(Sumitomo Corp.)都在擴大它們在緬甸最大城市仰光的經營規模。泰國建築企業和石化企業正在努力啟動耗資500億美元的“土瓦”(Dawei)工業園區兼港口項目。

新秀麗國際有限公司(Samsonite International SA)亞太區總裁Ramesh Tainwala說﹕在街上、在酒店、在機場﹐你都可以聞到變革的氣息﹐無處不在。新秀麗目前在緬甸擁有五家門店﹐並計劃在未來三到五年增開15家。

但在緬甸經商禍福難料。越南和俄羅斯等其他國家向世界經濟開放的時候﹐很多率先出動的企業都虧了錢。掙錢的資產到頭來落入到有政界人脈的當地人或國有企業手中。一陣陣的盲目樂觀之後是市場的崩潰。很多投資者擔心緬甸也會有同樣的情況發生。

除此以外﹐緬甸還有它自己的一系列特殊風險﹐即使按新興市場的標準來看﹐這些風險也非同一般。新政府很難控制社區之間暴力沖突的暴發。最近一次沖突發生在緬甸西部佛教與穆斯林居民中間﹐80多人死亡﹐數千戶住宅被焚。只是到目前為止﹐這類風險對投資者來說還不是一個大問題。(週末緬甸北部還發生了一次地震﹐至少有六人死亡。)

分析人士說﹐從總體上看﹐緬甸經濟基本上是一片廢墟:電力不穩﹐資金出入渠道不多﹐法院系統到處都是前政權的朋友。據伯林反貪組織透明國際(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排名﹐緬甸的腐敗比津巴布韋或蘇丹都更嚴重。

讓事情更複雜的是﹐美國投資者在跟“特別指定國民”(Specially Designated National)談生意的時候仍需謹慎。“特別指定國民”是那些被指與前軍事政權有往來、因而被美國制裁的個人。很多“特別指定國民”在緬甸經濟中仍有很大的實力﹐並不時出現在貿易論壇上。

目前﹐緬甸就連自動櫃員機都很少﹐更不用說受理信用卡的地點。弗吉尼亞州費爾法克斯BowerGroupAsia的鮑爾(Ernie Bower)說﹐他記得有一次在訪問緬甸的過程中﹐一家仰光酒店的服務員驚奇地圍著他﹐說他是很長時間以來第一個能在那裡刷卡的客人。至少他是訂到了酒店:仰光商旅設施總共只有大約1,850個房間﹐以往一年到頭很多時候入住率都只有20%左右的酒店﹐現在常常已被訂滿。

當然這一切都受到了新政府的注意。其支持者承認緬甸的不足之處﹐但也表示緬甸有一些變革的資本。比如﹐政府通過出售天然氣等自然資源獲得了巨額資金﹐截至3月31日的一年內﹐緬甸天然氣淨出口收入達30億美元。

緬甸總統吳登盛(Thein Sein)的顧問Nay Zin Latt說﹕當然我們過去什麼都缺﹐但現在我們正在努力改變﹔改革無處不在。

緬甸的新黎明讓緊盯它的觀察者都感到意外。緬甸曾是英國的殖民地﹐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發揮了重要作用。1962年一個軍人集團接管政權﹐把緬甸拖進了數十年的與世隔絕狀態﹐而以過去20年西方的制裁尤甚。

這個軍人集團以其怪異的、災難性的經濟政策而臭名遠揚:比如80年代在前獨裁者吳奈溫(Ne Win)統治時期﹐新鈔印出了奇奇怪怪的面值﹐如45元和90元。這反映了吳奈溫的數字迷信。

中國企業和其他亞洲企業繼續投資於緬甸的天然氣田、水電大壩等項目。但軍方嚴格地控制著大多數項目﹐緬甸依然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其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在1,300美元左右﹐與海地相當。

緬甸每1,000戶居民當中﹐擁有汽車的家庭不到20戶﹐相比之下美國擁有汽車的家庭超過800戶。據亞洲開發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數據﹐去年緬甸只有26%的人口擁有穩定的電力供應。

跟蹤緬甸的專家說﹐他們仍不知道被指廣泛侵犯人權的前軍事政權是出於什麼原因而自行解散的。去年﹐鐵腕人物丹瑞(Than Shwe)退休、並消失在人們視線之外﹐隨後以前軍官為主的新政府上台。新政府曾表示希望全國和解﹐並在經濟上追趕鄰國。

很多西方人不懷疑新政府的真誠﹐但沒人真正知道2015年緬甸舉行下次全國選舉的時候會發生什麼。急不可耐的青年團體已在最近組織街頭示威﹐分析人士說﹐如果不迅速推進改革﹐他們可能會變得更不安寧。

PATRICK BARTA

回應已關閉。

熱門文章

Sorry. No data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