頒新法取消股權限制 全球資金蜂擁入緬甸

2012-11-06 11:59

 
  •  

緬甸國家電視台2日報道,總統登盛已經簽署、頒布《緬甸聯邦共和國外國投資法》,以取代1988年頒布的《緬甸聯邦外國投資法》。
外界認為,緬甸頒布此法旨在吸引外國投資,幫助振興緬甸經濟,全球資金有望蜂擁而至。

這部法律較先前法律作出較大改動。緬甸聯邦議會今年9月通過一項外國投資法草案,但登盛沒有立即簽署,提出11點修改意見後將草案發回議會重新審議。新版草案符合登盛所提更加靈活、對投資者友好的要求,議員就11點意見中的10點作出修改。

緬甸新版投資法包括取消外資在合資企業中最高占50%股份的限制,宣佈投資比例將由外資企業和緬甸合作夥伴決定。一些投資商先前批評,原草案太過含糊,對外資吸引力不夠,因此導致草案在議會和總統府之間反復糾纏。

合資企業免稅5年

根據新法,緬甸允許外資投資電力、石油和天然氣、礦業、製造業、飯店和旅游業、房地產、交通運輸、通信、建築和其他服務業。農業、畜牧水產業雖然列入限制投資領域,但允許外資與緬甸企業組按法律規定建合資企業投資。

新法還包括外資與緬甸企業組成的合資企業可享受5年免稅待遇等優惠政策,比原政策延長2年。

新通過的法案取消了緬外合資企業外資比例至少要占35%規定,還取消了在一些限制領域緬外合資的外資比例不得超過50%的規定。

按照新法案,農業、畜牧水產業被確定為限制領域,但可按照法規組成緬外合資企業進行投資。

外國觀察員對新版投資法表示謹慎歡迎。

迄今吸引930億外資

總部設在英國的國際法律事務所BLP的分析師諾米塔‧奈爾說:“企業將把這看作可幫助影響他們做投資決定的積極信號。已啟動調查的企業將發現,這部法律將讓他們對投資構成更加肯定。但許多企業仍將保持謹慎,其他可能影響投資結果因素仍需應對。”

據當地媒體報道,自1988年11月首個外國投資法頒布至今年9月底,緬甸共吸引外國投資約310億美元(約930億令吉)。在緬甸外資排行榜上,中國、香港、韓國、泰國和英國依次名列前五名。

這次緬甸政治和經濟改革深受歐美國家歡迎,估計未來將有大批來自美國、歐洲、澳洲和日本等新資金涌入。

美國應有條件解除 緬甸進口商品製裁

緬甸正處於轉型的早期階段,這個轉型發生在幾乎所有領域。

美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的研究結果認為:美國應該有條件地解除對緬甸進口商品的製裁,允許美國支持國際金融機構在緬甸發起的援助項目。

美國政府應利用緬甸政府希望解除出口製裁意向來向緬甸方面施壓以提升採掘行業的透明程度。

緬甸反對黨、公民社會領導人和國際組織希望美國通過允許經濟發展、創造就業機會以及有條件地解除製裁來支持緬甸的政治改革,從而幫助這個國家實現透明、有擔當和可持續的開放。這條原則應體現在美國政策之中。

確保不滋生腐敗

今年9月,美國國際發展署的辦公室已經在緬甸重新開放。美國其他捐贈國利用其支持和提供有目標的援助來提升緬甸的政府治理、法治和技術。

為了推動經濟增長,實現投資和貿易的發展,緬甸在制定經濟法律和規則上迫切需要幫助。

政府官員和公民社會領導人特別重視在採掘業上的規則制定,從而確保實現保護環境,也確保不會在這個國家滋生腐敗。

中國投資不再一枝獨秀 西方覬覦油氣業

東南亞問題專家,中國社科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所研究員許利平表示,《外國投資法》通過之後,緬甸對外開放的兩扇大門均已敞開。

行政效率較低

第一道門是緬甸2010年執行的民主選舉,現在東協正在加緊進行東協一體化的進程,緬甸是東協的一體化的一個重要的參與者,那麼它的投資法對外公佈應該可以吸引大部分外國投資者,對他的經濟發展是非常有利的。

但他說,緬甸因為剛開始轉型,實際上它內部一些政府的結構還有很多方面沒有得到徹底的改變,行政效率比較低,這是對緬甸開放的非常大挑戰。

許利平強調,特別值得關註的是緬甸石油天然氣領域的放開。對於外國企業來說,是機遇,更是挑戰。

許利平說:“特別是在電力和石油天然氣領域,中國在這方面的投資比較多,緬甸的電力資源豐盛,特別是水力發電,整個中南半島地區是首屈一指的。

“它的石油天然氣資源在東南亞地區居第二位,這方面它是有非常重要的一個開發的潛力。而中國因為跟緬甸有一種傳統上的關系,所以中國的公司很早以前就已經參與了這方面的電力和石油天然氣的投資。

“那麼實際上這個新的投資法這個領域開放的話肯定會吸引歐美的一些投資,特別是今年7月份,美國奧巴馬政府批準了美國一個企業來投資緬甸的石油天然氣,無形之中和中國形成了競爭的關系,我想對於中國企業來說應要充分做好準備。”

目前,在緬甸外資排行榜中,中國名列首位,達到141.42億美元,占緬甸外資總額的34.42%。

按照領域分類,緬甸電力行業吸引外資最多,達到190.67億美元,占緬甸總投資額的46.41%。

位處亞洲中心地帶 東協鄰國紛紛搶進

有分析稱,從戰略意義講,緬甸的發展有利於打通整個亞洲貿易通道,將亞洲大陸連成一片。

亞洲開發銀行駐泰國代表處首席代表史蒂芬森表示,緬甸地理位置優越,不僅連接印度等南亞國家和泰國等東南亞國家,還與中國相鄰,加強和這些國家之間的聯系能夠釋放巨大的商業和貿易機會。

亞洲國家投資緬甸的另一優勢是,在西方對緬甸製裁時,部分亞洲國家,特別是東協成員國仍與緬甸保持了一定的經貿聯系,擴大對緬甸的投資比西方國家的基礎更好。

泰國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緬甸駐泰國大使吳丁溫說,截至今年9月,以審批額計算,泰國是僅次於中國的緬甸第二大外資來源國,直接投資累計達95億美元(285億令吉)。

縮短貿易路線

目前泰國計劃在緬甸南部沿海的土瓦地區,與緬甸聯手打造工業園區和深水港。土瓦緊鄰泰國北碧府,一旦打通與泰國曼谷和其他地區的陸路交通,將有效連接緬甸與中國、柬埔寨、越南等國,使得中東、非洲到東南亞和中國的貿易路線縮短。

東協一些國家也在考慮大規模投資緬甸。

道瓊斯通訊社報道,馬來西亞最大的電信運營商亞通集團稱,“緬甸是具有高增長潛力的戰略市場,考慮投資合乎邏輯”,“緬甸人口眾多而移動通信滲透率很低,是最後一塊未開發的市場”。

而新加坡旅館業對緬甸的投資也在不斷增加。有媒體報道,緬甸政府計劃今年年底前進行最大規模的油氣區塊拍賣。印度、俄羅斯、泰國等國企業都有意競購。

或成日資轉移新基地

目前,隨著緬甸逐漸走向民主化,日本企業席捲重來將是大勢所趨。日本藉助大手筆的政府援助和重量級的企業活動,正快速提升其在緬甸的影響力。

緬甸經濟專家肖恩‧特尼爾評價道:“日本參與的程度和他們敏捷的行動,讓人不得不驚異。”

的確,日本目前已經成為緬甸最大的債權國,就在今年4月份,緬甸總統登盛時隔28年首次訪日,日本則一次性免除緬甸近3035億日元的債務,而登盛則把緬甸重建的關鍵任務外包給了日本,其中包括緬甸最大的開發區———迪拉瓦港經濟特區的建設主導權。”

實際上,今年以來,日企投資緬甸的大手筆頻頻見諸報端,從證券股票、食品、汽車、礦產、航空、到基礎設施建設等,涉獵多個領域。

半道切入打亂外資格局

日本的半道切入無疑會打亂緬甸目前的外資格局,尤其對中國在緬甸乃至在整個東南亞的利益造成巨大威脅。而日本更關註投資建廠,憑借廉價勞動力延伸海外產業網路,而中國則把更多重點放在採掘緬甸資源上,如天然氣、寶石、木材、橡膠以及水電電力等。

看上去不具“威脅性”的日系資本,顯然越來越贏得緬甸從政府到民間的人心,而從地緣戰略來看,緬甸無疑是日系資本從中國轉向東南亞的切入口。

由於美國等西方國家一直對緬甸實行製裁,作為美國盟友,日本此前不能大張旗鼓投資緬甸。

1988年至今,日本在緬甸投資僅為2億美元左右,占緬外商直接投資總額約0.5%。隨著西方國家逐步取消對緬經濟製裁,“嗅覺靈敏”的日本企業立即行動起來。

緬日聯手開發工業園

8月底,緬甸政府和由日本三菱商事株式會社、丸紅株式會社和住友商事株式會社組成的日本財團簽署了一份協議,將在仰光附近的迪拉瓦共同開發經濟特區,以擴大產業和引進急需的投資。該工業園占地2400公頃,靠近瀕臨印度洋的深水港。

日本政府將提供財政援助發展工業區的基礎設施,包括工廠和燃氣電廠。預計日本還將投資其他計劃中的經濟特區,如土瓦和孟加拉灣皎漂。

澳洲麥考瑞大學緬甸經濟問題專家特尼爾認為,雖然很多國家也在努力提升與緬甸的經濟聯系,但日本在這方面走得更遠。

日本的整體策略是組成所謂的“日本集團”,形成整體的力量部署。

該國一些大型企業,例如三菱商事株式會社、丸紅株式會社和住友商事株式會社目前正與日本經濟產業部合作,籌劃投資方案。

在大型財團的推動下,日本中小企業也開始“摩拳擦掌”。

據《緬甸時報》報道,日本商會表示,今年以來日本和緬甸商會已舉行了9次會議,雙方討論了在農業、食品加工業、製造業、旅游業和基礎設施建設方面的投資。

回應已關閉。

類似文章

    None Found

熱門文章

Sorry. No data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