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份中國及緬甸水電局面研究

活躍在中緬邊境的商人很多具有三副面孔:一張中國身份證、一張緬甸身份證、一張往來兩地的邊民證。他們甚至有三個名字:一個漢族名字用於和中國人打交道,一個緬甸名字停留在身份證上,一個本民族景頗族或者傣族的名字則烙在基因中。

邊境討生活的人,很早就用跨境民族身份做生意,比如手臂上綁滿手表走私回中國。20世紀50年代,緬甸仍然是東南亞最富裕的國家。50年的軍政府統治和動蕩的民族衝突,改變了這一切。中國的故事完全相反,現在這裏成為中國對外獲取資源的重要通道與地區。

2010年瑞麗被準許成為執行特殊經濟政策的實驗區。瑞麗江以南,只有一小片地屬於中國,叫姐告,它的周圍被緬甸包圍。這裏實施“境內關外”政策。姐告不設海關,而是把海關後退到姐告橋的瑞麗江北側。盡管緬甸在新首都內比都設置了公盤,只允許玉石從海上出口,仍然有一半玉石從克欽運到瑞麗。

中國試圖把雲南打造成對外的“橋頭堡”。無數中國企業經過瑞麗,深入緬甸這個長期遭受制裁的軍政府國家。他們給當地人帶來財富,也帶來畏懼和不安全感。很多年以來,通過這裏,可以窺見中緬之間相互影響的程度之深。

停建隱情

包括密松在內的7級水電站,位於緬甸伊洛瓦底江,中電投集團的建築車隊曾經從瑞麗開赴這裏。它總投資1600億元人民幣,發電量為2000萬千瓦,這是中國迄今為止最大的對外水電投資項目。有專家計算,建成投產後,緬甸政府可以通過稅收、免費電量、股權分利等,獲取540億美元的經濟利益,而2010年緬甸國民生產總值不過為429億美元。

但美好的故事在2011年9月30日突然轉向。當天,緬甸總統登盛意外叫停了密松水電站,而緬甸國內各界反對聲音越來越強烈是電站叫停的重要原因。

清華大學教授秦暉在實地考察了緬甸密松地理人文環境之後,將緬甸人反對建密松電站的原因歸結為兩個方面:通常最容易想到的是對於環境的破壞,比如“影響某些魚類的生存;會淹沒大片森林,影響下遊水情;壩址位於地質斷層,地震時會有垮壩危險……”但他認為這些環保主義的理由或許是緬甸人反對電站的原因之一,但並不是最重要的理由。因為在緬甸這個軍政府統治下的經濟遠未發達的國家,談論保護魚類還為時太早;比較重要的原因是密松本身在緬甸人心中有著不可替代的位置。緬甸人認為“密松”(Myitsone)是克欽語“匯流處”之意,緬甸的“母親河”伊洛瓦底就此開端。如果考慮人文因素,在此地建壩是欠考慮的。根據當地克欽人的傳說,密松是龍的父親及他的兒子Hkrai Nawng和Hkrai Gam的誕生地,當地人相信如果這龍脈被破壞,龍就會不安,從而禍及眾生。

盡管這樣的反對理由似乎並不科學,但緬甸政府因為國人的反對而停建水壩的舉動則傳遞出更多的信息——軍政府開始向國內的反對聲音妥協。

2011年9月10日和11日,中電投雲南公司總經理李光華受邀參加了兩次緬甸議會舉行的記者情況說明會。緬甸與會的7名部長態度堅決,表示密松水電站一定會繼續開工,結果卻引發了民意和媒體的反彈。到9月17日,反壩人士聚集到中國使館門前示威,緬甸政府監控到可能引發更大的示威活動,不得已叫停了密松項目。

續建難題

“外界盛傳我們是帝國主義經濟侵略,侵占了緬甸的很多資源,實際不是。”李光華說,“中國一年裝機十幾個億,緬甸項目根本不是大資源,只是一個正常的商業行為,對於緬甸有益無害。”

但目前看來,盡管中國企業反復解釋稱建設水電站對緬甸只有好處。但要重新簽訂新的合同還前路漫長。中緬關系正在發生微妙的變化,想和過去一樣順利地與政府簽訂協議而不通過質詢已經不太可能。另一個或與此有關的事實是,議會對緬甸軍政府的影響日益增加。2012年4月,曾經的緬甸反對派領導人昂山素季通過選舉進入了緬甸議會。

回應已關閉。

熱門文章

Sorry. No data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