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仰光商業老街區吧!”

2012/7/9  編譯自The Straits Times

“秘書處”老房子成為被拆遷對象,相當可惜。

近期,緬甸政府拆除仰光老街區莊嚴巨集偉的古建築擬重建新樓的舉動,引起了不少人擔心。他們擔心,不列顛帝國設在東方的標志性建築,那種美的呈現將被破壞。

老房子遺產保護在行動

過去,吳丹敏(Thant Myint U, 前聯合國秘書長吳丹U Thant的孫子)的母親常在紅磚房內把準備好的早餐送給他的祖父吳丹。這紅磚房也曾是吳丹敏習慣工作和生活的地方。

現在,吳丹(U Thant)的孫子,同時身為歷史學家和作家的吳丹敏在仰光組建了一支團隊拯救、保護和重修密集於仰光老商業街區那些建於英國殖民時期的老房子。

“我們都有想去保護老街區的想法。”46歲的吳丹敏這樣說。他擁有一支仰光遺產保護基金會,現在這個組織正在完成調查並積極開展保護老房子的工作。

這個想法實際上源於保護不列顛帝國在東方建設的巨集偉莊嚴的老式建築免於受到破壞或重新開發的動機。

老商業街的繁華不再

據稱,這些位於仰光老商業街區的殖民建築集合成的大型規模是任何一個東南亞國家所無法比擬的,是數量最多的。

曾幾何時,英國渣打銀行、勞埃德保險社、伊諾瓦底江艦隊公司、羅威機械公司、印度孟買柏馬貿易公司和柏馬石油公司都在這條老商業街區上設點建立辦事處,那裡一度是亞洲最國際化、繁華熱鬧的城市之一。

但這一切因緬甸奈溫將軍上臺後在上世紀六十年代期間實施國有化政策,經濟繁榮遂消失殆盡。大公司財團紛紛撤資回國,均放棄了在緬甸公司的經營。

遺留下的老房子中有的曾是緬甸殖民時期總會計師的辦公室,也有的現在成為了律師會所、法院的所在地。這些老式建築散佈在仰光中心花園,即馬哈班都拉公園的附近。馬哈班都拉是以紀念抗擊英殖民者的民族英雄班都拉將軍而得名。

在仰光官方遺產保護清單上列有188棟建築,其中絕大部分屬於教堂、寺廟、寶塔和修道院。但諸如仰光市中心老街區上佇立的擁有高屋檐、柱立面的老房子卻沒有被列入這個清單。

拍賣 改革引來富商青睞

如今,隨著緬甸開放進程的推進,外國投資者們紛紛乘坐飛機像潮水般涌入,房地產價格因而也不斷攀升。一時間,無論是通過拍賣還是直接現金交易的方式,很多樓房都被售罄。

恐怕仰光老街區的這些殖民建築遺產也躲不過這股新鮮外來資本涌入的熱潮。

這個歷史區域樓房的價格一再走高,現在房價已與美國舊金山主流房產的價格持平,達到每平方英尺1200美元。需求不斷上升,供應緊俏,投機者的參與熱情點燃了這里的沉寂。

如今,羅威機械公司在老街區的舊址已被緬甸最有錢的大佬之一,緬甸大型集團公司執行總裁佐佐買下,意在占有仰光從收費公路到當地足球場的大地盤。

其它的一些老房子也將在近期被拍賣。部分國際大型連鎖酒店也瞄上了這塊未來必然繁榮的地塊。

要不要保留老房子的議題,成為居住在老房子的人們的關註熱點。

老房子進入拍賣清單

老街區內一名為“秘書處”的房產和另一棟名為“勃固俱樂部”的房產堪稱為所有房產中拍賣清單上的“皇冠上的明珠”。

來看看它為何身價不菲的。1947年7月19日, “秘書處”的老房子前,緬甸民主倡導人昂山素季的父親、緬甸獨立英雄昂山將軍在此被刺殺身亡。

今天,這個老房子已有120多年的歷史,情況堪憂。更有一些警察在這棟維多利亞式老房子前方的窪地前,插上立柱、拉起鐵絲,晾曬起他們的換洗衣物。

還有一些老建築被不同的緬甸政府部門所使用,如位於繁忙的仰光斯特蘭德大街上的郵電大樓。朝這座大樓往前走幾步,就是著名智利詩人、外交家巴勃羅·聶魯達曾居住過的地方。

名為“勃固俱樂部”的老房子,已於1960年停止使用,但其現狀岌岌可危。從柚木陽臺上走出來,再繞過庭院的通道,多處地方已腐蝕潰爛。一些木片也從舊門上脫落,窗戶上布滿了蜘蛛網。1888年英國大作家魯德亞德·吉卜林前往曼德勒前在這里停留,已感知它的破敗。時下,一些居民負責守護這棟老房子。

城市開發請顧及老房子

吳丹敏組建的仰光遺產保護基金會,就是要保護那些緬甸的歷史遺產建築物。然而,來自外國投資者們的建議時不時會被遞交到政府手裡,如一個方案就提出要把“秘書處”的老建築變成酒店和博物館。

時間在一點一滴地流逝,那些老建築面臨著投資者重新開發和年代久遠失修的雙重考驗。上月在仰光召開了一次拯救老舊遺產建築的會議,會議達成的所有建議均已整合並提交到緬甸總統吳登盛的手裡。

吳丹敏懇切地呼籲,城市開發請顧及老房子。如果它留有的那些遺產建築能夠被保留下來,那麼它在未來將成為全亞洲最美麗的城市之一。但是現在,重新開發整座城市的勢頭大過了保留舊有建築的呼聲。保存歷史遺產的希望較為渺茫。

“時鐘在敲響,”吳丹敏說,“也許僅需要一年左右的時間,一切都為時已晚。”

回應已關閉。

熱門文章

Sorry. No data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