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成日資轉移新基地

文/新浪財經日本站長 蔡成平

緬甸被日本媒體吹捧為是“亞洲地區最後的一塊天堂”、“最後一塊亟待開發的處女地”。隨著緬甸逐漸走向“民主化”,日企席卷重來將是大勢所趨。日本借助大手筆的政府援助和重量級的企業活動,正快速提升其在緬甸的影響力。

前幾天,在日本慶應大學經濟學院任教的好友在微博上寫道,“日本企業開始注視緬甸市場,全日空(ANA)已開通直飛緬甸的航班”。事實上,距離上次直航時隔整整10年。筆者回複道,“這是日本國家戰略的一部分,lMF2012年東京年會期間,日本主導召開了專門的援助緬甸會議,日本將收獲外交與經濟的雙重利益”。

出於意料的是,這一微博引發很多人不解。很多人詢問“緬甸真的那麼重要嗎?”、“緬甸是中國的後院,日本要展開爭奪嗎?”

在回複之前,筆者先翻看了下國內對緬甸的報道。出來的內容基本上均為緬甸“民主化”問題,在微博上輸入緬甸,對昂山素季的贊美和關注歷歷可見,她儼然已成為眾多追求民主改革的人心中新的“自由女神”。

同樣地,緬甸也一直是日本電視報端關注的話題,昂山素季本人更是極為重視對日關係,她的父親昂山(Aung San)在領導反英殖民斗爭之前,就曾在日本受訓,她1985年也曾在京都大學留學一年,繼時隔24年出訪了緬甸鄰國泰國,以及她再也熟悉不過的歐洲之後,她將下一站定在了日本,不久前她用日語向日本國內傳遞信息稱,“明年春季,想去日本賞櫻花”。

但仔細觀察便知,同樣高度關注的背後寄托的願望是大不相同的,中國媒體和社會的關注更多地是借緬甸民主化來敦促中國盡快實行政改,而日本方面的關注則更多地是向企業界釋放信號,即“民主化之後的緬甸,可以進行大規模投資了”。

與關注緬甸“民主化”相比,佔據日本媒體版面的是緬甸蘊藏的無限商機,緬甸被日媒吹捧為是“亞洲地區最後的一塊天堂”、“最後一塊亟待開發的處女地”。

緬甸真的有那麼好嗎?事實情況當然與日媒的報道有些出入,如今的緬甸堪稱是亞洲最貧困、軍管時間最長、文盲率最高的國家,在緬甸首都仰光市內的富人區內,居住的大多是中國人和印度人──中印兩國在西方對緬甸實施經濟制裁後仍對緬甸投資。

但是,很多人或許忘記了,緬甸在軍政權控制之前,曾一度被視為是東南亞最具前途的國家。日媒報道稱,“緬甸有豐富的能源資源,市場規模約6000萬人,在地政學上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與投資排前三位的中、泰、韓相比,日本屈居第13位,日本對緬甸的投資只有中國1/60”。

造成目前這一現狀的根源在於作為美國同盟國的日本在外交上奉行“對美協調”,自歐美決定對緬甸軍政權實施經濟制裁之後,日企並基本上停止了對緬甸的投資開發,甚至連直航的航班都停了。

目前,隨著緬甸逐漸走向“民主化”,日企席卷重來將是大勢所趨。日本借助大手筆的政府援助和重量級的企業活動,正快速提升其在緬甸的影響力,紐約時報評價稱,“這讓人回想起上世紀80年代,日本在全球經濟實力處於巔峰狀態時到處大舉投資的情景”。

緬甸經濟專家肖恩-特尼爾(Sean Turnell)評價道,“日本參與的程度和他們敏捷的行動,讓人不得不驚異”。的確,日本目前已經成為緬甸最大的債權國,就在今年4月份,緬甸總統登盛時隔28年首次訪日,日本則一次性免除緬甸近3035億日元的債務,而登盛則把緬甸重建的關鍵任務外包給了日本,其中包括緬甸最大的開發區──迪拉瓦港經濟特區的建設主導權。

21日,東京舉行迪拉瓦港經濟特區招商引資說明會,參加的日企之多可謂空前。筆者的一位在日企任職高管的朋友說,“當前的緬甸確實有很多困難,尤其是基礎設施建設非常落後,但這猶如剛改革開放時的中國,孕育著無限的商機,參加完說明會,徬佛重新找回了當年去中國投資淘金的熱情”。

實際上,今年以來,日企投資緬甸的“大手筆”頻頻見諸報端,從證券股票、食品、汽車、礦產、航空、通信,到基礎設施建設等,涉獵多個領域。緬甸副總統年吞在9月底也繼續公開呼籲日本企業擴大在緬甸的投資,稱“除了資金以外,還需要技術經驗”。日本駐緬甸公使丸山一郎也對日本國內放話稱,“緬甸在說‘歡迎你們!請幫助我們’”。

日本與緬甸之間也有過“不幸的歷史”,但不但已經“一笑泯恩仇”,更已成為“不打不相識”,在1956年熱播的電影《緬甸的豎琴》(The Burmese Harp)中,一名日本士兵在戰爭結束後穿上僧袍,獨自長留在了緬甸,這一故事描寫寄托了日本人复雜的對緬情結。

在日本政財界均影響巨大的□川和平財團基金會會長□川陽平感嘆,“我們的‘仙鶴報恩’來得太遲了”,□川陽平在戰後一貧如洗的日子裡曾靠吃緬甸大米填肚子。

日本的半道切入無疑會打亂緬甸目前的外資格局,尤其對中國在緬甸乃至在整個東南亞的利益造成巨大威脅。《紐約時報》則直接斷言,“緬甸爭奪戰中國已落敗”、“中國人自己輸掉了這場游戲”。中日在緬甸的經濟利益著重點是不同的,日本更關注投資建廠,憑借廉價的勞動力延伸海外產業網絡,而中國則把更多重點放在了採掘緬甸的資源上,如天然氣、寶石、木材、橡膠以及水電電力等。

看上去不具“威脅性”的日系資本,顯然越來越贏得緬甸從政府到民間的“人心”,而從地緣戰略來看,緬甸無疑是日系資本從中國轉向東南亞的切入口。從國際收支來看,日本對東南亞地區的直接投資已增至1.5萬億日元,是2010年的2.4倍,連續2年超過對華投資。今年4-6月,這一投資量已升至3800億日元,比去年同期增長約40%,超過對華投資,最近的7-8月為1800億日元,也超過對華投資(1500億日元)。

之前,日本的對外投資被形容是“中國+1”戰略,即以中國為中心、其他地區投資為輔,但目前正改稱“ASEAN+1”,隨著中日關係日益陷入“政冷經冷”,這一戰略無疑將被全面推進。在“抵制日貨”的熱情下,正在加速轉移風險的日資在撤離後,仍然無法轉向內需型經濟,仍靠出口和海外資本雙輪拉動的中國會怎麼樣?

本文來自於新浪財經原創專欄集《全球新聞眼》如需轉載請務必標明文章來源和欄目鏈接,歡迎媒體洽談落地合作。意見建議請@全球新聞眼2012

回應已關閉。

熱門文章

Sorry. No data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