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國巨頭涌入 緬甸油氣市場面臨變局

2012年10月10日 13:55   來源:人民網   張琪 何英 

 

隨著緬甸民主化步伐的加快,歐美國家對緬甸經濟制裁的緩解,2012年將成為國際油氣巨頭投資緬甸市場的利好之年。根據IMF的預計,今年對緬甸的外國直接投資將上升40%達到創紀錄的39.9億美元,其2012年GDP增速將達6%,而去年為5.5%。借此勢頭,緬甸打算近期開展最大規模的油氣區塊拍賣。印度石油天然氣公司有意競標;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為加入緬甸能源項目正與該國政府積極談判;泰國國家石油公司計劃向緬甸的幾個項目投資20億至30億美元。此外,康菲石油、赫斯石油、殼牌、英國石油公司和澳大利亞伍德賽德石油公司等也紛紛向緬甸市場伸出橄欖枝。

印度石油天然氣公司海外區經營主管薩拉伕認為,緬甸油氣開發潛力巨大,預計各大公司為搶佔能源市場,競爭將異常激烈。對於跨國油氣公司進軍緬甸的前景,IHS全球能源副總裁詹姆斯·伯克哈德對本報記者表示:“隨著投資的大幅增加,緬甸發現油氣的幾率會大增。鋻於緬甸政府致力於改善與一些國家的關係,可以合理預計以後會有更多外國公司進入緬甸。”

而在中國社會科學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研究員許利平看來,現在判斷西方國家徹底進入緬甸還為時尚早。“雖然緬甸民主改革已經走上軌道,但是還沒有達到西方的要求,軍人在緬甸國會地位還比較特殊,這是西方社會所不能接受的。另外,緬甸的改革還面臨一些來自強硬派的阻力,所以目前仍存在一些不確定因素。未來可能會有一些西方能源公司來緬甸投資,但是不會大規模進入。亞洲區域內國家對緬甸的投資有望增加,日本近來減免了緬甸70多億美元的債務。另外,歐美一些國際大型金融機構有望進駐緬甸。”許利平此前對本報記者表示。

  緬甸油氣有多少?

緬甸石油開採已有百餘年曆史,其石油、天然氣等資源主要分佈在緬甸中部和沿海地區。然而,緬甸油氣到底有多少卻始終是個迷!

據BP數據顯示,到2011年底,緬甸已探明天然氣儲量為7.8萬億立方英尺,佔世界總量的0.1%;美國能源資訊署(EIA)報告顯示,2010年緬甸天然氣儲量為10萬億立方英尺,全球排名第37位;緬甸對本國天然氣儲量充滿自信,今年1月緬甸能源局預計達22.5萬億立方英尺;3月,緬甸能源規劃部稱,緬甸目前原油和天然氣日產量為1.96萬桶和14.75億立方英尺,已探明陸上石油1.04億桶,近海石油3500萬桶。如此多的相衝突數據也不能熄滅能源企業進軍緬甸的熱情。

從緬甸商務部獲悉,2011年4月至2012年3月緬甸天然氣的出口總額為創紀錄的30億美元。2012年4、5、6三個月已出口近8億美元的天然氣。隨著更多天然氣的發現和管道的投運,2013年出口額有望繼續增長。目前雪佛龍、道達爾和中石油是緬甸境內最主要的油氣投資商。

  中緬合作穩步發展

中國憑藉地緣優勢,很早就進入緬甸市場,現已成為緬甸的第三大投資國。

在日前舉行的第九屆中國-東盟博覽會商務與投資峰會上,緬甸總統吳登盛稱,截至2012年8月,中國對緬甸投資總額達到141.4億美元,居外國對緬投資首位,並表示歡迎中國企業直接到緬甸投資。“緬甸能源部正積極與國外企業合作開發石油和天然氣項目,歡迎中國企業參與競標。”吳登盛熱情相邀。

儘管中緬能源合作由來已久,但也並非一帆風順。去年9月,緬甸單方面擱置興建伊洛瓦底江密松水電站項目。那麼這會否影響到中國與緬甸進一步合作的熱情?“密松水電站遭擱置,更多的是出於政治目的,去年正值大選的反對派要上臺,把這個項目樹成攻擊的靶子,這只是政治動機下的一個極端表示。” 中石化石油勘探開發研究院專家張抗告訴本報記者,“不過,隨著緬甸國內市場的不斷開放,緬甸會看到中國這個近鄰才是最現實、最值得信任的合作夥伴。緬甸離不開中國,擁有世界眼光的緬甸全國民盟領導人昂山素季深刻明白這一點。”

而在產業經濟學家白益民看來,密松水電站遭擱置是緬甸向西方做出的一種姿態。“不排除給西方以及日本企業進入其本國基礎設施領域騰地。” 白益民對本報記者如是稱。

隨著緬甸對外開放不斷深入,越來越多的外資涌入油氣等能源領域,中國企業在緬甸的絕對優勢地位面臨挑戰。“隨著西方油氣公司打開緬甸市場,中國企業必然面臨著巨大挑戰。”中國社科院亞太研究所研究員杜繼峰對本報記者表達了擔憂。在他看來,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國家是中國在緬甸市場的最大競爭者,特別是在能源領域。由於歐美國家技術資金雄厚,這對緬甸市場有著強大的吸引力。同時,緬甸也不想單單依靠中國,它試圖謀求更大的發展空間,逐漸向西方靠攏。事實上,緬甸的民主化改革就是按照美國的要求進行的。

“現在緬甸到處招攬投資,肯定會與中國企業形成競爭。” 張抗也表示,“不過,我們並不懼怕競爭。因為我們底子厚、有基礎。中國企業的優點在於長期經營、積累了歷史經驗、各方面關係經營得比較好。”

面對競爭,中國企業應如何調整策略迎接挑戰?杜繼峰認為:“最重要是維護好既得利益,計劃于2013年建成的中緬油氣管道要順利完工,保證石油和天然氣的輸送,不要讓經濟利益得而復失。”張抗則認為:“現在緬甸的氣田主要供應泰國,下一步可以考慮與東盟國家攜手開發緬甸油氣資源。”

  美緬關係持續升級

雖坐擁豐富資源,但囿于勘探技術的缺乏及西方國家的制裁,緬甸能源開發步伐緩慢。現如今,隨著緬甸國門的不斷打開,曾嚴厲制裁緬甸20多年的美國、歐盟、日本等國家開始轉變,有意投資的不在少數。

以美國為例,作為最嚴厲制裁緬甸的國家之一,在2010年緬甸實施民主化改革後主動給緬甸經濟制裁鬆綁;2011年11月,希拉裏對緬甸進行“破冰之旅”的訪問,承諾放鬆對緬甸的制裁,並對其提供經濟支援;今年5月,奧巴馬提名德里克·米切爾擔任駐緬甸大使,並宣佈放鬆對緬甸出口金融服務和投資的限制; 7月批准美國企業對緬甸投資,並與國有的緬甸石油天然氣公司合作;9月27日,希拉裏與來訪的緬甸總統吳登盛會面時宣佈,美國將取消禁止進口緬甸貨物的限制。種種“綠燈”無不凸顯著美國意欲在不斷開放的緬甸市場上搶佔先機。

對此,杜繼峰表示,美國對緬甸投資主要取決於緬甸的民主化改革進程和昂山素季的態度。這兩點現在基本具備,所以美國有望完全解除對其經濟制裁,這樣對美國入資緬甸大有裨益。

投資是雙贏的。白益民認為:“現在(緬甸)新政府上臺後,為了穩固政權需要大量的財力支撐,通過引入外資,擴大競爭,獲取大量資本,這對緬甸是最有利的。”

  急需打擊腐敗,提升透明度

雖然,緬甸的油氣潛力足夠誘人,但是其長期以來的腐敗、不透明,成為橫亙在跨國能源公司面前的一道坎。

近期,緬甸對國內20個油氣區塊的招標計劃一拖再拖。據路透社9月5日引用緬甸能源部一名官員的話稱:“緬甸推遲對國內20個油氣區招標的計劃,是因為達不到西方能源巨頭所要求的透明標準。”

杜繼峰認為,緬甸油氣塊計劃一拖再拖的原因在於等美國全部解除經濟制裁。好消息是,9月8日緬甸議會批准了外界期待已久的《外資投資法》,這將為緬甸市場注入一劑強心劑。

緬甸政府規定,所有在緬甸境內進行油氣開發的外國公司需與當地某家公司合作,並與緬甸國有石油天然氣公司簽訂合同並建立夥伴關係。這一規定使緬甸國有石油天然氣公司成為外企投資的關鍵。

不過,對緬甸國有石油天然氣公司的指控卻比比皆是。美國駐緬甸大使德里克·米切爾在其任命聽證會上就表達了自己的擔憂:“我們非常重視緬甸國有石油天然氣公司的問題,希望其能提高透明度並消除腐敗。”很明顯,緬甸國有石油天然氣公司的腐敗現象已影響引進外資。昂山素季也深有體會,直言油氣行業要想吸引投資“透明度是關鍵”。

透明國際組織發佈的數據顯示,2011年緬甸的腐敗指數在183個國家中排名180位,國家法治建設全球排名僅為第300名。總部設在新加坡的商業風險諮詢公司

——控制風險集團亞洲分析師安德魯·吉洛姆說:“(外國企業)投資前,必須要謹慎,因為現在很多政策未定。穩定安全的投資環境才是確保項目長期投資的根本。”

亞行8月份發表的報告也顯示,緬甸國內100多個民族間的緊張關係依舊是“潛在的不穩定因素”。

“(緬甸)長期軍政府統治下,使中央和地方各自為政,地方割據勢力強大,外國油氣公司不僅要和中央政府磋商,也要和地方政府洽談。”張抗擔憂地說。(來源:中國能源報)

回應已關閉。

類似文章

    None Found

熱門文章

Sorry. No data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