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又向前邁了一步 — 專業財經新聞網站

丁力/文

緬甸的新自由

8月20日,緬甸信息部宣布廢除對所有本地出版物的審查制度。這是政府放寬對媒體控制的新的一步。解除審查從去年開始,以兒童讀物、詩歌刊物的獨立自主為起點,逐步推進。從20日起,“敏感的”政治和宗教刊物也不必再接受政府官員的審查,從而完成了出版物的獨立。據過去的報導,審查機構也將撤銷,但信息部的本次聲明沒有包含這方面的內容。

影視作品仍將繼續接受審查。緬甸人還將在爭取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道路上走下去。從目前的趨勢看,廢除對影視作品的審查將為期不遠,持續48年的審查制度將要壽終正寢。

自1962年起,緬甸由軍人實行統治。去年3月,吳登盛政府上台,緬甸開始民主化進程,數百名政治犯被釋放,長期被軟禁的昂山素季不僅能夠自由地走出家門,還被補選為國會議員。吳登盛總統需要一個可控的民主化進程。這是必要的一步,得到了昂山素季等人的支持。

在長期的專制高壓之下,民眾的憤怒可能突然爆發,造成流血衝突;突然的解壓也可能誘發動盪。執政者需要掌握釋放壓力的技巧。這是政權所有者的職責,因為壓力是他們單方面施加的,利益是他們獨吞的。他們沒有任何理由把責任推卸給百姓,讓在高壓下掙扎的百姓獨力維持和諧和穩定。

緬甸審查制度的對像是獨立的私營媒體。因為國家“媒體”不需要專門機構的審查。它們執行嚴格的自我審查。在那裡,主編是官僚階級的成員,他們的工作不是指導新聞報導,而是審查新聞,槍斃新聞。對於他們,最重要的不是知道該報導什麼,而是知道不該報導什麼。其中的極品乾脆不報導新聞,只刊登空話、廢話和假話,這些人反而更容易獲得升遷。

緬甸的私營媒體還受到限制,如不許經營日報——國家“媒體”的禁臠。在放鬆審查的幾個月中,私營媒體出現了繁榮的景象。其實,在軍政府統治時期,緬甸已經有許多私營的媒體。但它們那時不是獨立的,受到官府的嚴密監督——在正常國家,相反的情況才是正常的。獨立於政權的媒體是自由表達的必要組成部分,監督政府是公民的基本權利之一。

緬甸獨立媒體的獨立性正在加強。據《紐約時報》21日報導,有800個成員的緬甸新聞工作者協會在8月11日舉辦合法的大會。官員想要來看看他們在說什麼,做什麼。主辦者卻直接告訴他們不受歡迎:“對不起,你們沒有受到邀請——不要來。”在仰光的主辦者還把這件讓官員沒有面子的事情裡捅給外國媒體。這樣的變化在一年多前還是無法想像的。

以廢除審查為標誌,緬甸正在一步步地走向一個開放的、文明的社會。改革沒有回頭路。吳登盛總統在接受采訪時說:“我們正處於邁向民主的正確道路上。因為我們走在正確的方向上,所以只能向前邁進。”他說:“絕不走回頭路。”這些話登在20日的《華盛頓郵報》上。

對自由的熱愛是大多數人的天性,奴性大多是獨裁者精心培養出來的。其實,獨裁者也熱愛自由,只不過他們的方式與普通人的不同。為了使自己的自由最大化,他們用暴力壓制、消滅其他人的自由,甚至還想打破自然規律,長生不老。一些不贊同自由的人往往強調“自由是有限度的”。這話一點都不錯,但更應該對獨裁者說。權力必須是有限的。

媒體自由不是無邊的,其限度由法律規定。但法律必須體現人民的意志,有懲罰條款,也必須有權利條款。法律不應是一家之言,甚至連一家之言都不公佈,以便統治者隨心所欲。對法律的解讀常常有分歧,獨裁者和他的僕人們更是擁有極大優勢,可以任意解讀法律條文,但他們還想要更大的自由。法律並不總是神聖的。法律的製定需要正義,法律的執行需要公正,否則必然淪為魔鬼的凶器。

軍政府時期的緬甸有新聞法,非常粗略地規定了各種報導禁區和各種懲罰條文,為官員的隨意解讀留下很大空間。緬甸政府現在正在修改新聞法,但原來的條款還有效,可能成為媒體人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把揭露真相的記者送進監獄。緬甸的表達自由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自由的幾個功用

自由從來不是孤立的,它是一個大系統中的子系統。如上兩段談到的,自由還涉及到法律,而法律及其解讀又受制於政治制度,民主和專制之下有不同的法學思想。

表達自由能夠給一個國家帶來很多好處。一些熱愛自由的人們相信,自由是天賦權利,沒有必要特意為自由作功利性的辯護。他們是對的,但還不夠。以下談到表達自由的一些形而下的用處。

一個國家的自由程度和富裕程度大致是等比例的,很少有例外。那些例外國家的規模都不大,能夠從某一項得天獨厚的資源中獲益,如石油、港口,等等。這些國家還會面對一些嚴峻挑戰,如財富分配的嚴重不均、社會其他方面發展的滯後、資源的枯竭或轉移,等等。它們不能成為其他國家的借鑒模式。

以中國為核心的亞洲東半部仍然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地區之一。鄰國中有陷入戰亂的阿富汗、封閉和先軍的朝鮮、軍政府長期統治之下的緬甸。其他一些鄰國較為安寧,但富裕國家很少。

8月20日,在緬甸宣布廢除出版審查的同一天,亞洲開發銀行宣稱這個國家將成為亞洲的“明日之星”。該行預測,在2030年之前,緬甸的經濟增長率將達到7%~8%,人均收入增加兩倍,將基本擺脫貧困。緬甸有受過良好教育的人口、豐富的自然資源、優越的地理位置,如果沒有阻礙發展的政權,這個國家沒有任何理由維持長期貧窮。去年以來,西方國家逐步解除針對緬甸軍政府的投資和貿易禁令,緬甸經濟快速增長的條件經濟完備。對比二戰之後的東亞國家發展史,7%~8%的增長率預測可能有些保守——即使亞行假設緬甸新制度下的統計工作不會浮誇。

緬甸的未來將如何?沒有人能夠對歷史作出準確預言,但歷史有跡可循。在一個有自由表達權的國家,經濟發展將更為均衡,貧富差距不會特別大,因此保持增長的動力。這是因為人們有權維護自己的利益,發展中的重大問題將被揭發出來,不至於持續惡化到不可收拾。

經濟發展離不開自由,但僅有掙錢的自由還不夠。沒有健全的民主制度,公民的合法財產乃至生命都可以被輕易奪走。台灣地區在1950年代初有了較大的個人自由、干擾較少的地方選舉和自治。這當然是相對而言,卻能夠滿足經濟起飛的條件,台灣政治的實質還是軍事和特務統治。1988年1月1日,蔣經國先生正式解除黨禁、報禁。這個劃時代變化發生在“蘇東劇變”之前。

韓國的現代政治文明道路更為曲折。朴正熙在1961年發動政變,掌握國家大權。他在統治期間實行經濟的改革開放,韓國經濟高速增長,被譽為“漢江奇蹟”。1979年,朴正熙被他的情報部長槍殺。在1980年,發生了武力鎮壓學生抗議的“光州慘案”。進入1990年代,韓國的民主化緩慢前進並鞏固下來。今年8月20日,朴正熙的女兒朴槿惠以壓倒性的得票率(86.3%)當選為執政黨新世界黨的總統候選人。在今年底的大選中,她可能成為韓國第一位女總統。在自由民主的製度中,大多數人可能得到比以前更好的前途,即使他(她)是前統治者的子女。

台灣地區和韓國的經濟是在相對自由、具有一定的地方民主的製度中起飛,然後建立全國(地區)性的民主制度,它們的轉變基本上是和平的。緬甸是首先出現全國性民主化進程,然後亞行作出了經濟起飛的預測。中東地區又很不同,自由和繁榮都很缺乏,因此爆發了“阿拉伯之春”的抗議。在利比亞、敘利亞等國,抗議因為政府的暴力鎮壓而發展為起義,這些國家的未來最不確定。可見,自由化和民主化既沒有固定的西方模式,也沒有固定的東方模式。

在發展的某個階段,一個國家必然發生重大變化,走向現代文明。如果改革不成,革命必然勝利。在革命的大勢所趨中,上層革命與下層革命在賽跑,誰會跑贏將影響到這個國家的未來數十年。

回應已關閉。

類似文章

    None Found

熱門文章

Sorry. No data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