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經濟特區土地價格暴漲十倍

現政府依然沒能提交出進入議會的軍方人員名單,可見目前的緬甸政府內部權力爭鬥激烈,在內閣會議都不能達成妥協的情況下,最後的人員名單拍板權將會交給和平發展委員會主席丹瑞大將。

進入2011年,緬甸在大的局面穩定,小的局勢上動盪不安就沒消停過,表現在緬甸正在按照七步路線圖走入第六步,將在1月31日召開國會,選舉人民院和民族院的議會主席,同一時間全國12個省、邦的議會會議同時召開,緬甸國家的政治中心任務就是在確保這次會議按期舉行,這是距1988年9月18日之後的首次,因此,這次會議將備受外界關注。
而同時,在克倫地區的戰火還在持續燃燒,目前緬甸軍政府已經從若開邦等地繼續抽調兵力前往克倫邦戰火燃燒的地區,對反叛的民族武裝進行更大力度的圍剿。同時,在印緬邊境、泰緬邊境地區新增設軍區,以應對複雜的國內局勢和外部勢力的入侵。頒布新的兵役法,規定了不分種族的適齡青年必須服義務兵役的新規,在緬甸引起強烈反響。

在經濟建設上,孤懸於遙遠的南部的德林伊達省的緬甸首個經濟特區—土瓦經濟特區的建設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著;雲南建工集團獲得貫通中緬印的史迪威公路緬甸段的合同,從而引起了印度的激烈不滿;繼續大力推進國有企業私有化;緬甸目前最高等級的公路仰光—內比都—曼德勒建成正式通車;中國交通建設集團有限公司所屬中港公司與緬甸交通部民航局在緬甸首都內比都正式簽署內比都新機場項目合同。該機場工程合同額超過1億美元,由中國進出口銀行向緬甸政府提供優惠貸款建造。機場建成後,將大大提高緬甸首都內比都的國際化程度。

為加入融入東盟經濟一體化進程,最大限度地減少西方制裁所帶來的影響,緬甸從去年開始已經開始私有化改革。去年初步的試點引發外界猜測是軍政府變賣一些國有企業是為了籌措大選資金的需要,大選投票後,緬甸私有化改革的步伐在試點的基礎上開始提速,目標就是將全國90%的國有企業私有化,更是引發了外界猜測,認為私有化就是權貴化,是緬甸軍政府在下台之前為自己及親屬在最後的大撈最後一筆。
實際上,緬甸的國有企業在西方的長期制裁下,許多企業行業長期處於停產狀態,還在運轉的企業又有人浮於事、設備老化、生產成本高昂、產品無競爭力、技術含量不高等通病,這些企業不僅軍政府無法獲得稅款,反而還要每年花出大量的資金來維持這些企業的運轉,軍政府早已經不堪重負。

通過近一年來的緬甸經濟政策走向,可以發現,這種私有化幷不是臨時之舉,而是緬甸在中國的要求經濟體制必須完全改革的情況下而發生的。對比朝鮮向中國吉林和遼寧出租港口和島嶼分別為10年和60年就可以看出,中國目前在政治上出於穩定的考慮,支持這兩國政府,但在經濟上施壓的力度已經越來越大,認為他們的經濟改革力度還不夠,還必須加大改革步伐。經濟上取得成功反過來對穩定兩國政局也有相當大的好處。朝鮮和緬甸在經濟特區上對中國不約而同地採取了租借的形式,同時,緬甸的國內經濟由於中資滲透的力度已經到達緬甸的各個領域甚至國防領域,中資企業也要求中國對緬甸的經濟體制施加更多的影響以保證中資利益,因此,緬甸的經濟改革力度比朝鮮更大和更快。

當然,外界對緬甸經濟改革將會使大量的國有企業落入到一些緬甸的權貴手中的猜測不是沒有道理的。事實上去年以來的私有化政策已經讓許多權貴已經得到利益,這是改革初期必然遇到的情況,但緬甸經濟改革的總的目標幷不僅是讓國有企業權貴化,更主要的還是著眼於緬甸的經濟發展,是按照東盟經濟一體化的標准在搞的。事實上,如果不私有化,緬甸的重要企業也依然掌握在一些權貴手中,他們得到的利益反而是更大的。

1月6日,緬甸現政府召開內閣會議,會議的主要議題就是討論軍方進入議會的人員名單,按照憲法規定,軍方在議會中自動佔據不需要經過選舉的25%席位,因此,這次會議可以看作是1月31日召開1988年以來的首次會議的一次重要事前會議,但這次會議上,現政府依然沒能提交出進入議會的軍方人員名單,可見目前的緬甸政府內部權力爭鬥激烈,在內閣會議都不能達成妥協的情況下,最後的人員名單拍板權將會交給和平發展委員會主席丹瑞大將。雖然目前外界猜測丹瑞將親自擔任緬甸聯邦共和國首任總統,現在的第二號人物貌埃申請以健康的原因退休,但從此次的會議結果可以看出,上述的猜測還得不到更有力的證據來佐證。

克倫地區的戰火已經持續燃燒了一個多月,這次可以看出,緬甸軍方從開始的被動應付、到取得戰果後採取守勢的保守態度,以力爭在選舉出國家新的領導人之前不擴大戰火。到現在,從全國多個地方調集兵力進駐交火地區,從守勢開始變成攻勢。這種態度的轉變,有如下幾個方面的原因:
一是土瓦經濟特區的建設已經正式開始,確保陸地上緬甸內地與偏遠的德林伊達省土瓦經濟特區聯繫的安全通道的緬甸國家戰略意義開始陡升,因此,活躍在緬甸內地與德林伊達省之間的克倫邦、克耶邦、孟邦的民族武裝將成為緬甸現政府優先解決的問題,從這點上來說,這次剿滅克倫的反叛的民族武裝已經成為軍方志在必得的目標,一旦該武裝被剿滅,活躍在這個陸上通道之間的其他民族武裝也將面臨著要么接受改編,要么將被武力剿滅的選擇。而這點,活躍在該地區的其他民族武裝似乎還沒看到這一點,對於目前正在於緬軍交戰的反叛武裝,支持力度還相當有限,還處於觀望狀態。

二是泰國的態度也促成了緬甸軍方這次下大本錢志在剿滅該反叛武裝的力度,泰國從以前對該武裝同情和安迪支持的態度已經公開轉變為配合緬甸軍方加大剿滅該武裝,對交火的邊境地區嚴防死守,絕不讓該武裝借助泰國領土進行各種補給和休整,而同時,又對緬甸軍方網開一面,允許緬甸軍方傷員借道泰國治療,甚至允許緬甸軍方後勤部隊在泰國境內採購補給,逼迫該武裝只有死戰,否則無任何退路可言。如果這種局面繼續下去,該武裝必將限於彈盡糧絕而被剿滅的命運。

泰國雖然對緬甸軍方的砲彈落入境內而多次表達了抗議,但這是一種例行公事的抗議,泰國的態度大轉變除了對該武裝首先在這一地區挑起戰火不滿以外,更重要的是泰國獲得了緬甸土瓦經濟特區的深水港建設的重要合同。
在國際方面,東盟正在呼籲西方國家取消對緬甸的製裁措施,以鼓勵緬甸的目前的民主進程,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也與中國外長在紐約聯合國總部會晤交換對緬甸局勢的看法。
而美國對緬甸依然是玩弄兩手準備,一方面,加大官方的接觸力度,另一方面,加大了對泰緬邊境地區的另外一些民族武裝和政治組織的支持力度,即將到來的美泰聯合軍事演習更是傳出了美國軍方將會邀請緬甸的某些民族武裝參與,這次演習的科目針對緬甸的目的非常明確。

一月美國更是將緬甸全國學生民主陣線從國際恐怖組織名單上撤下,該組織成立於1988年,從那時以來,已經在緬甸國內製造了數不清的針對緬甸政府和平民的爆炸案,是典型的恐怖組織。有鑑於此,緬甸軍方三軍副總司令貌埃上月還親自視察泰緬邊境地區,之後做出了在泰緬邊境地區撣邦已經有兩大軍區的基礎上,再次增設了兩個新的軍區。官方也發表強烈措辭,聲稱絕不容許外國對緬甸的侵略和乾涉。新軍區的增設,一方面是為了對付美國私底下的對緬小動作,另一方面,也是加大對這一地區的多支民族武裝的分割程度。

在將緬甸全國學生民主陣線撤下國際恐怖組織名單的同時,美國一家法院也撤銷了老撾政府控告王寶苗族軍事集團是恐怖組織的指控,幷釋放了因老撾政府指控而判刑的相關首腦,從而為該組織從地下活動轉變為公開活動掃清了法律上的障礙。該組織重新恢復活動,也勢必對中老邊境地區的局勢產生重要影響,特別是對昆明經過老撾通往曼谷的昆曼高速公路、規劃中的昆泰高速鐵路等交通大動脈產生重要的不安全隱患,從而影響到東盟一體化的進程。這也將會引起中方的高度關注,中方對王寶集團也將會繼續採取露頭就打,嚴控嚴防的既定政策。

回應已關閉。

類似文章

    None Found

熱門文章

Sorry. No data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