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幫助緬甸的還是中國”—人民網

  70多年前,滇緬公路曾經為中國抗戰乃至整個亞洲戰場的勝利立下了不可磨滅的功勳。近日,本報記者從緬北古城曼德勒出發,沿滇緬公路一路向北,一直到達距離撣邦重鎮臘戍約60公里的地泊(又稱其卜)。滇緬公路的緬北段給人的印像是,附近經濟因為武裝衝突依然落後,人民生活貧窮,能幫助當地百姓的還是中國。

當地人把滇緬公路緬北段稱為曼德勒木姐公路,全長450餘公里。記者看到沿線貨物運輸繁忙、商業氛圍濃厚,但民族武裝和政府軍的衝突制約了當地經濟的發展。地泊鎮的一位克欽族村民告訴記者:“全家幾年前從南坎遷徙過來,因為那裡老打仗,在地泊穩定多了,可不知道沖突什麼時候才能結束,大家都希望早日過上太平日子。”

  多年沖突嚴重製約經濟發展

汽車駛過曼德勒郊區,逐漸進入撣邦高原山區,身著傳統緬族服裝籠基的人越來越少,佛教寺廟也不太多,插有緬甸國旗的政府機構明顯減少。司機臘盛告訴記者,越向北少數民族越多,政府的影響力越弱,在撣邦和克欽邦很多地區,政府只能控制道路和城鎮,而鄉村和山上則是民族武裝的活動區。

翻過山嶺,記者首先抵達海拔近1200米的緬甸著名避暑勝地眉謬。由於旅遊業的帶動,這裡比緬甸其他地區富裕得多。經過眉謬繼續向東北進發,走過瑙丘鎮,穿越南塘河大峽谷,經由皎梅鎮,記者便來到位於撣邦腹地的地泊鎮。

這裡是多民族混居地區,撣族、克欽、緬族、欽族、傈僳族村莊散佈在公路沿線。上世紀緬甸局勢不穩時,滇緬公路成為緬甸不少民族遷徙的大走廊,不同民族的混居,促進了緬甸的民族融合。在這一地區,你不僅能看到緬甸其他地方隨處可以看到的金塔,而且還能看到撣族風格的佛教寺廟、有十字架標誌的天主教堂以及有新月標誌的清真寺。一位基督教堂神父告訴記者,他是克欽族人,附近村子裡除了克欽族,還有緬族、漢族以及印度裔等其他少數民族。儘管大家信仰不同,文化各異,但平時相處關係融洽,十分和諧。

到了傍晚,記者看到鎮上行人稀少,當地村民汕佔告訴記者,晚上最好不要外出,因為兩個月前地泊鎮發生過炸彈襲擊,鎮外的道路也被破壞過。從這裡向北的南漢、孟維一帶是少數民族武裝活動區,年初發生過政府軍和民族武裝的激戰。“那裡的村子不少人都有武器,拿起槍就是軍隊,政府軍一般也不過去。”

緬甸本就是一個多民族國家,由於從前殖民者“分而治之”造成的分裂,長期以來民族衝突不斷,過去幾十年裡一直有少數民族武裝與中央政府對抗。緬甸新政府自去年執政以來,努力推動民族和解。在緬甸17支大的少數民族武裝中,目前有12支與政府簽訂了停火協議、1支正在進行談判、4支沒有進行談判。但是即使簽訂了停火協議的地區,仍然時有交火發生,如北撣邦軍和南撣邦軍,都和政府軍時有交火。據記者了解,雙方的分歧主要在對《彬龍協議》的認可上存在重大分歧。民族武裝要求以《彬龍協議》為基礎,恢復緬甸聯邦建國時尊重各民族平等、少數民族高度自治的原則,而緬甸政府認為《彬龍協議》不符合緬甸的現實,少數民族要求太高。

記者在撣邦、克欽邦等地採訪,看到一些村莊尤其是山村依然十分貧窮,民居多為茅屋,家裡也沒有什麼物件。雖然自然資源豐富,但多年的衝突嚴重製約了經濟發展。道路破舊、電力缺乏,基礎設施落後。緬甸政府無力在這些地區大量投入,而少數民族地區經濟發展的落後又進一步加劇了離心傾向。當地很多民眾對記者說,希望政府與民族武裝儘早達成和平協議。因為只有局勢穩定加上對外開放,外部的人才會到緬北投資、旅遊,當地的經濟才能發展。

  滇緬公路堪稱緬甸最繁忙的公路

記者沿著滇緬公路一路駛來,越靠近中緬邊界,貨物運輸越繁忙,大貨車上裝載著機器設備、服裝、食品等貨物,徹夜奔馳,堪稱緬甸最繁忙的公路。

雖然幾經修整,滇緬公路緬甸段時至今日仍然保持了當年公路建成時的風貌。這條見證中緬兩國人民胞波情誼的老公路,如今又煥發了新的青春,成為緬甸北部同中國西南經濟、人員往來的大通道,為緬甸經濟發展注入源源不斷的活力。

記者翻越曼德勒山返回曼德勒時正值傍晚,往山下遠眺,閃爍的車燈如長龍點亮了整個山谷。不過,頗有特色的是,不時會有放牛的村民和牛群點綴其間。

滇緬公路沿線城鎮上,散佈著很多餐館、旅店和加水站供大貨車停靠休整。一位司機告訴記者,緬甸邊境上的木姐鎮緊鄰中國瑞麗,是中國商品進入緬甸的集散地,貨車在那里拉貨,然後運送到緬甸各地,中國貨供不應求。所以,很多大貨車夜裡也要趕路,因為各地的銷售商都在等待著貨物。

在緬甸遭受西方經濟制裁和封鎖時,來自中國的物資和商品成為緬甸經濟賴以生存的補給。時至今日,緬甸重新打開國門,向世界開放,滇緬公路對緬甸的重要性卻絲毫沒有下降。在地泊鎮一個撣族村中,60多歲的汕佔對記者說:“以前村里的年輕人都跑去泰國打工,現在不少人去中緬邊境做進出口的生意,賺錢機會多。 ”

在皎梅開小店舖的賽邁告訴記者,中緬兩國有很長的邊境線,發展貿易具有天然便利條件,緬甸的很多商品都來自中國,中國商品不貴,每個人都買得起,生意人也有得賺,確保了市場供應,緬甸從與中國貿易和投資中獲益匪淺。賽邁說,美國遠在天涯,中國近在咫尺,“能幫助緬甸的還是中國”。

  製造業投資有助加深互補性

儘管中國同緬甸的經貿投資關係十分緊密,但是中緬貿易和投資主要集中於資源型行業,如玉石開採、加工,木材以及其他初級原材料等領域。而這種模式具有一定的脆弱性。

緬北以出產翡翠和玉石聞名於世,最著名的寶石礦脈位於克欽邦的帕敢。曼德勒一家玉石專賣店老闆欽茂艾向記者抱怨,玉石價格最近漲幅不小,因為緬北戰事不斷,對開採造成衝擊。“現在從帕敢向外出口玉石的渠道已基本中斷。今年以來,緬甸政府軍和克欽武裝在帕敢附近持續交火,目前克欽獨立軍已封鎖了出入帕敢的主要道路,並控制了一些礦脈,原先在那裡開采的公司全部都撤出來了,開採已經中斷。”欽茂艾對記者說。而據緬甸媒體報導,從今年6月起,緬甸礦業部也宣布,將關閉帕敢等緬北地區大部分翡翠礦。

由於緬甸和中國接壤的緬北地區民族問題極其複雜,各個地方民族武裝力量和緬甸政府軍的控制範圍犬牙交錯,一旦緬北局勢不穩,中緬邊貿就隨時面臨風險。此外,分析還認為,由於資源型貿易所帶動的上下游產業有限,中國投資對緬甸經濟的輻射力有限。

記者接觸的不少緬甸商界人士都認為,中國未來對緬甸製造業和農業的投資有相當潛力。目前製造業在緬甸經濟中佔比重只有20%多,比例低於其他很多東盟國家。從農業方面看,緬甸的氣候適宜多種植物生長,並有大量耕地和水資源,資源極為豐富,地多人少。據記者了解,近期,中國不少紡織業、農業等勞動密集型企業已相繼組團到緬甸進行調查。預期隨著緬甸投資環境的改善,這些中國企業將會很快進入緬甸,這將有助於加深中國經濟與緬甸經濟的互補。

(人民網緬甸曼德勒8月15日電)

回應已關閉。

類似文章

    None Found

熱門文章

Sorry. No data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