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 冒險家的天堂

2012-08-22 天下雜誌 504期 作者:賀桂芬、熊毅晰

圖片來源:鍾士為

仰光一棟租來的別墅,一對來自台灣的男女,掛起了生技公司的招牌。想做的項目,上天下海,包羅萬象。不只台商,全世界各路人馬都往緬甸跑。「沒有白紙黑字,不要輕舉妄動,」很多人這麼警告。但「等法令都通過才投資,對台商來講就太慢了,」當地華僑成衣業者蘇貞豐說。在這裡,階下囚可以變首富,中國搬來的小廠可以變龍頭,台東來的窮小子可以變文具王。此刻的緬甸,是這地球上最吸引人的新冒險天堂。

亞洲世界集團創辦人 羅星漢

鴉片將軍化身華人首富

文/熊毅晰 攝影/鍾士為

墨綠軍裝,滿臉殺氣,身後軍隊肅殺,這是當年西方媒體鏡頭底下的羅星漢。

很難想像,眼前這位祥和老者,就是當時美國懸賞三百萬美元捉拿,與坤沙齊名的「鴉片將軍」。

隔著倒刺鐵絲網高牆,瞄不進牆內深淺。採訪這位昔日梟雄、今日首富,一行人心情緊張。

厚重紅色鐵門一開,是綠油油草皮。高聳椰子樹下,一位佣人攙扶的白髮老婦,和煦迎來。她是「唯一能讓羅星漢乖乖聽話的羅夫人,」安排採訪的蘇姓華商,悄聲介紹。

一幀夫婦倆的大照片,掛在客廳走道上。相片中,身高較高的羅星漢,溫柔地歪頭倚著太太。

剛打完球回來,七十八歲的羅星漢在沙發上坐下,「問吧,什麼都可以問。」

「主席,外界叫你『鴉片將軍』,你什麼感想?」「那是美國人叫的,隨便他們,」他四兩撥千斤。

經手數不清的大煙(鴉片),他自己是不抽的。「連紙菸我也不抽,酒也不喝,就是打打(高爾夫)球,打打麻將。」鴉片和機場,對羅星漢來說,都是商品,都是生意。

六、七○年代,他和坤沙在緬甸北部各據一方,也偶而駁火。兩人後來都被緬甸政府招降,軟禁在仰光。

坤沙到仰光之後,不再有作為,五年前病逝。而羅星漢卻再創高峰。

軍政府的超級麻吉

放下鴉片,羅星漢率領兒女,改做生意。

頁面 2

「我讓緬甸從此有了二十年的和平日子。」羅星漢說的,是他上書當時的總統尼溫,招降各路少數民族叛軍的建議,獲得採納。在他的協助下,計劃執行成功。

靖亂招安有功,羅星漢從階下囚搖身一變,成為與軍政府超級「麻吉」的國家英雄。很多資源也因此獨厚於他。

羅星漢以十七萬台幣起家。二十三年下來,他的亞洲世界集團(Asia World Group),擁有六萬多名員工,是緬甸五大集團之一,也是緬甸華人最大集團。

他的四子羅秉忠,能夠自由出入總統府和總統官邸。羅秉忠陪總統登盛訪問完泰國之後,七月率領緬甸奧運代表隊到倫敦比賽。

「老大管碼頭,老二管貿易,老三管礦產,老四管集團……,」羅星漢扳著手指頭數著。問他集團到底有幾家公司?年營業額多少?「詳細數字我也記不得囉,」他用雲南話含糊帶過。

挑大的講,仰光機場是他的,中緬油氣輸送管是他的,碼頭是他的。他還擁有飯店、百貨、水力發電廠。接著,他要BOT建公路。

「這些,在別的國家都是國營的,在這裡我們都有,」羅星漢說。

羅星漢:樣樣缺 行行有發展

問:緬甸的政經情勢,未來會如何?

答:60年代,緬甸比馬來西亞、泰國要好得多。閉關50年,現在我們的領導及全國人民,都已經了解我們吃了大虧。我們的總統、領導,都堅持一定要開放,絕對要開放。

頁面 3

問:可是外人投資法一直都出不來。

答:你們放心,這次國會會期結束之前,一定會出來。

緬甸是一個資源豐富,土地廣闊,雨量充足,氣候熱度剛剛好的國家。只要你來認真做,做哪一行都有發展。尤其現在最大的,譬如旅遊、餐飲業,現在緬甸非常缺乏。只要來做旅遊事業,你馬上就可以賺錢。

礦業,銅、鐵、金、鎢、石油、天然氣,緬甸什麼都有,一樣都還沒有開採。只要你有技術、資金,在緬甸你百分之百會成功。

問:你生意成功,關係好也是原因。台商來這裡人生地不熟,該怎麼辦?

答:我們這裡有個雲南會館。與政府關係有些什麼問題,我們都可以幫忙。我自己的公司,也每天都在接待來自全世界的公司。

問:台灣想在仰光設經貿辦事處,怎樣可以快些辦成?

答:這個事情,在田弘茂當外交部長的時候,我派我兒子秉忠,陪著情報局副局長覺溫少將,去訪問台灣。後來,田弘茂也回訪仰光,但因中國的干擾,這件事情沒有辦成。

現在,緬甸給台灣落地簽,我看這種問題已經不存在了。秉忠可隨時進出總統府,他和總統關係很好。這個事情只要透過他,我看一定沒問題。

皇冠鋼鐵廠總經理 魏子波

用中國淘汰的技術 坐上鋼鐵王

文/賀桂芬 攝影/鍾士為

轉南進,台商之外,不乏陸企。而原因,在創立於廣東,後遷至仰光的皇冠鋼鐵廠身上,看得最清楚。

頁面 4

總經理魏子波,十年前和哥哥進緬甸設廠,用中國市場淘汰了的技術,在緬甸做到鋼鐵龍頭,市佔率六成以上。

緬甸這塊冒險新樂園的獨特生態、在其中做生意的眉角,魏子波直言不諱。

我們原來在廣東揭陽做電線,內銷,也賣到雲南、緬甸。競爭太激烈,一噸五千塊(人民幣),利潤只剩一百多塊錢,帳還收不到,做了等於白做。最後,只剩下緬甸這塊有利潤,整個廠就搬過來了。

這裡大大小小十來家,全是從大陸撤出來的。

一開始,我們投資上千萬美元,承租大金塔下面的仰光人民公園二十五年。我們幫他們做了很多事:鋪石板,做音樂噴泉、舞台、燈光。這其實是血本無歸的生意,為的是賺到與政府交往的門票。

我們鋼鐵年產量六萬噸、電線五千噸,產量不大。揭陽任何一個小廠都比我們多。我們剛來時,一噸可賺一千多塊人民幣(約四八○○台幣)。

實事求是地講,在這裡要佔上一點優勢,原材料要靠進口、勞工成本佔比要高,還要做百分之百出口的產業。而且,你要有本事從頭做到尾。但我的原料全是本地廢鋼鐵,不靠進口,做內銷才有賺頭。

因為缺電、缺材料,幾乎每年都會停工一個月。今年前後停工一個多月了,下雨少就缺電,北部電站又讓叛軍炸掉了。

自己發電,一噸要加一千多塊錢,利潤都沒了。後來就不自己發電了,停就停。緬甸人均發電量,等於中國的二十分之一,它能好嗎?

頁面 5

工人嘛,不好用,因為信佛,競爭心態不強,很平和。

但是今年不一樣了,有人(反對黨)為了選票,到處煽動工人罷工。全緬甸才幾個廠啊,這幾個月前後,發生三百多起了。你們有家台商,聽說罷了五次工。

這邊工廠老闆都是華人,不是當地華人、就是台灣人、大陸人。當地華人技術比較弱,像我們的話,可以調動大陸技術服務、技術更新的資源,當地華人就沒辦法。改革開放,他們會受到比較大的衝擊。

我們這種條鋼,在國內是被淘汰的技術,但在這裡是最好的技術。國外企業進來,我完全不怕。我懂這裡的市場、有人脈。

國外先進的技術,在這邊不能用。總停電,停一下就整死你,一天停十幾次,你也不用做了。

喜鶴企業董事長 林治民

文具王 靠三毛錢打遍緬甸

文/熊毅晰 攝影/鍾士為

台東小伙子,愛上了東海大學畢業的緬華姑娘。十八年前,他到女方的仰光老家提親,一看那裡機會遍地,決定不顧太太反對,在緬甸創業。「我好不容易才離開緬甸,你卻叫我回來?」太太黃露玲當年怒問林治民。

十八年過去,當年揹著一百萬台幣創業,喜鶴企業董事長林治民,已經成為「緬甸筆王」。緬甸全國大小雜貨店,幾乎都可以看到他的自有品牌「Noti」原子筆。

「熟悉這市場之後,你會發現不難做,」四十六歲的林治民,在他的仰光獨棟別墅受訪。

頁面 6

剛開始,林治民從台灣進口雷諾牌原子筆到緬甸銷售。當時進價每枝二.三元台幣,緬甸市場能接受的原子筆價格,大概就這麼高。因此加上關稅、運費後,林治民賣一枝、賠一枝。他向台灣雷諾爭取,把價格降到二.一元,但還是賺不了錢。

林治民決定自己設組裝廠。他算過,雷諾價格壓不下來,是因為台灣組裝人工成本太高。於是,他和雷諾協議,以每枝一.八元的價格,進口半成品到緬甸組裝。

「這三毛錢,就是我開始賺錢的基礎,」說穿了,就是在賺兩地人工價差。站穩腳步後,林治民向上游延伸。自己做塑膠射出,自己創設品牌,並橫向擴張。修正液、鋼珠筆及其它小文具,能做的他都做。

他的產品,是緬甸唯一打平面廣告、電視廣告的文具品牌,聞名全緬甸。

因為有位緬華太太,林治民模索市場,比別人佔優勢。很多投資機會也因此自己找上門。

兩年前,他和大陸台商合資,在緬甸設高級運動鞋廠,一等歐美取消進口禁令,鞋廠立刻可以接單生產。

緬甸發展即將起飛,已經打通上萬家通路的林治民,開始要涉足化妝品產銷。因為這時候的緬甸,就像五、六十年前台灣的柑仔店,是所有商品的通路。

台東來的窮小子,如今坐擁河畔豪宅。在緬甸鹹魚翻身前,林治民已卡好位,未來機會更大。

 

回應已關閉。

熱門文章

Sorry. No data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