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改革開放是戰略選擇還是策略選擇?

國際線上報道(記者 陳霞楓)

過去一年,緬甸新政府推行了一系列改革措施:開放網路和媒體、釋放政治犯、提出讓昂山素季擔任政府職位、與美國發展關係、加大私有化力度。吳登盛總統在接受西方媒體採訪時,更是大談民主政治改革。那麼,緬甸的改革開放,到底是其國家戰略上的選擇,還是絕處逢生的策略改變?

  近年來,緬甸面臨的國際戰略環境比較惡劣。英美等西方國家將其列入“流氓國家”,對其進行嚴厲制裁。來自西方國家的安全威脅,一直是緬甸政府分析其國際安全環境時的首要考慮因素。2005年底,緬甸突然秘密遷都,從沿海城市仰光遷到內陸新建的城市內比都,遷都的保密工作滴水不漏。而遷都的重要原因,被認為是防範美國的“斬首”行動。此舉暴露了緬甸高層的國際安全觀。2008年,納爾吉斯颶風襲擊緬甸,造成巨大的人員財產損失,緬甸卻拒絕了西方國家的援助,連聯合國的志願人員都被拒之門外。可見緬甸對其國際政治、安全環境的研判是相當悲觀的。

國內經濟狀況不佳,也讓緬甸高層壓力頗大。2007年,由於抗議軍政府突然大幅上調燃油價格,導致燃油和其他生活物資價格猛漲,仰光爆發大規模遊行示威,在緬甸地位崇高的數萬僧人也以靜坐的方式對示威表達支援。2011年,“阿拉伯之春”對西亞北非局勢的影響,更是讓緬甸軍方觸動很大。

  緬甸的改革開放,到底是緬甸政府拓展國際空間的國家戰略大轉變,還是在內外雙重壓力下不得已而為之的策略性應對?這是判斷緬甸局勢發展的關鍵所在。相信美、英、日、德、法等國外長接連訪問緬甸,目的之一也是為了弄清其改革開放的真正意圖,以便採取相應的對策。

觀察緬甸局勢,其官方媒體和政府官員的表態是重要渠道。緬甸的官方媒體《鏡報》以及《緬甸星光報》的報眼位置,一直是緬甸進行官方宣傳的重要陣地,目前還和以往一樣,長期刊登著“國家的三大任務”或“真正的愛國心”一類的宣傳內容。“國家的三大任務”是指,“聯邦不被瓦解、民族團結不被瓦解、鞏固主權”;而“真正的愛國心”是指,“無論居住在聯邦的任何地方,堅定地保持愛國心是最重要的;聯邦精神是各族人民都要長久堅定保持的真正愛國心”。在去年東亞峰會後接受西方媒體記者採訪時,吳登盛總統除了提及緬甸正在進行民主改革,更多強調的是民生問題和少數民族地區的和解問題。

從這些方面可以看出,國內穩定和主權獨立,依然是緬甸政府的著眼點,是其國家戰略重點。儘管官方媒體將總統吳登盛的各項外事活動都詳細報道,卻沒有太多關於改革開放新政策的社論或宣傳。而被西方視為緬甸民主進程中不可或缺的人物昂山素季,卻極少出現在其官方媒體的報道之中。從民眾反饋來看,緬甸普通民眾並未感覺到政治經濟上正在發生巨大變化。當然,較為封閉的政治構架,使緬甸對外決策的形成主要受政府的特徵與結構的影響,其社會因素的影響較弱。緬甸政府有可能將其國際戰略意圖與國內政治方針通過不同的渠道傳達給國際社會和國內民眾,甚至傳遞的內容也有所不同。但我們至少可以認為,改革開放的政策不是其國內宣傳的重點,也沒有被廣泛地介紹給國內民眾,以動員民眾的普遍參與或支援。

因此,緬甸政府所採取的一系列改革開放的措施,並不能完全被認為是具有全局性意義的戰略目標,也有可能是服從於維護主權、鞏固政權、爭取民族團結和解的目標,以便爭取最大限度的國際空間,改善民生,緩解經濟壓力。但這些舉措也並不僅僅是策略性的選擇。緬甸的改革被不少分析人士認為是由緬甸軍中發起的自上而下的改革,總統吳登盛就一直被認為是軍隊當中的溫和派和改革派。只不過,緬甸目前的政策主張,雖然已經對國家戰略決策產生了影響,但執政者尚未將其提升到戰略目標的高度。

戰略選擇也好,策略選擇也罷,正如緬甸宣傳部長覺山所說,緬甸已開啟“不可逆”的改革進程。只要目前的改革開放措施到位,穩步推進,必將使緬甸的經濟迅速發展,國際地位得到提升。

回應已關閉。

類似文章

    None Found

熱門文章

Sorry. No data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