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後記/天下副總編輯:這是我最詭異的採訪

2012-08-24 Web only 作者:賀桂芬

圖片來源:鍾士為緬甸最近很熱,熱得我和記者小熊、攝影小為,差點流落街頭。

行前,緬甸友人警告我,小心露宿街頭。我不信,因為行程不確定,我只訂了頭一天的飯店。果然,當我要現場續訂時,飯店說:對不起,沒房了。若非當地友人收留,我們還真的會流落街頭,因為仰光大小飯店全部擠滿全世界湧來的商務客。

三訪緬甸  從封閉到瘋狂

我去仰光採訪過三次。十七年前,我派駐在曼谷,參加一個外國企業緬甸考察團。

我還記得,團裡當時有一家比利時藥廠的經理,以及可口可樂新加坡分公司一個高高帥帥的星籍經理。可口可樂的經理說,可口可樂撤出緬甸之後,一直找機會回來。美國制裁緬甸,不準企業投資,但只要有緬甸考察團,可口可樂一定派人參加。

當時比利時藥廠女性經理帶了一大箱防蚊液送政府官員,她告訴我,她準備走聯合國和紅十字會的路子,讓她公司的產品進到緬甸。

第一次去仰光的印象反而好,和友人在水上餐廳享用現撈湖鮮,當時的緬甸,封閉卻悠閒。

頁面 2

前年再去,我寫下「只能抬頭望,不能低頭看。」抬頭,藍天白雲,金色廟宇,紅色英式建築;低頭,馬路坑坑洞洞,泥濘髒黑,人車破舊。但前年去,我已經注意到中國和韓國在這國家已經無孔不入,三星看板不光是機場街頭到處都是,連沒柏油路的鄉下也都看得到。中國更不消說,超市旅館中資處處。地理位置的關係,去年之前,泰國都是緬甸第一大外資國,現在泰國投資又熱起來了,不乏以泰國基地進攻緬甸者。

今年再去,只覺「瘋狂」:美金三百塊訂不到飯店、土地一坪台幣上百萬、班機爆滿、機場飯店擠滿紅、白、黃、黑膚色各路人馬。

官方資訊  離事實太遠

我們行前分別去台經院座談會、貿協說明會聽了很多「專家學者」談緬甸,但到緬甸採訪,頭一天跑下來,我跟小熊都有一個共同的感覺:這些專家學者和台商,根本沒有管道看得清楚真正的緬甸。台經院、我們的經濟部等掌握的緬甸官方數字、台緬經貿數字,都距離事實太遠。

比方說中國輸出入銀行說,緬甸因為外匯存底很少,開不出信用狀(這裡的華商說:「會說這種話的人是外行人」),官方數字,他們的外匯存底只有幾十億美元,但事實上,民間握有的外匯上百億美元,而且美金現鈔源源不絕從中國邊境供應,做生意根本不經過官方金融體系,交易雙方私下通匯了事,而且都是現金交易,這些錢不會反映在官方數字上。

頁面 3

前華商會長的弟弟說,比方他出口木材到台灣,訂單從台灣來,木材從緬甸上船,文件寫出口到新加坡,事實上貨櫃根本沒到新加坡靠岸進關,到了公海,原始文件撕掉,新加坡已經有從新加坡出口到台灣的文件準備好了,貨直接運到台灣,官方紀錄變成台灣從新加坡進口。這也是在緬甸做生意的風險:尋正常管道,根本摸不到門路,一定要找到有實力的合作伙伴,否則打不進來。

板凳早茶  路邊交易黃金

仰光有一條銀樓街,金價和美元每天早上在那裡開盤,很多打扮不起眼的人坐在路邊早茶店喝早茶,談的都是黃金和美金交易,單位都是十條百條金條和數十數百萬美元,早茶喝個兩三個小時,生意也談完了,下午就進行交易,每天上億元的生意就在這當中進行。就連大銀行的老闆,都坐在矮矮的板凳上喝早茶談生意。這才是真實的緬甸,專家學者台商接觸不到的緬甸。

很多台商看重緬甸便宜的勞力要來建廠,但實際的情況是,這裡建廠成本是台灣的至少一倍以上,因為所有的建材都是進口,稅和運輸費會超過建材本身。八十塊台幣一袋的水泥,從泰國邊境進來,到了這裡要近兩百塊。

這裡的商人賺了錢,不管是怎麼賺的,白的黑的,都不會存在銀行,全投在黃金和土地上,加上現在外商湧入,經濟開放,土地更是搶手,過去一年仰光土地漲了十倍,已經比曼谷和台北的很多地段都還貴。

頁面 4

政府計劃打壓房地產,但我的大地主同學說:「沒有效,根本打不下來,為什麼呢?因為土地買賣都是現金交易,沒有跟銀行借錢。」這位同學本業做裝璜,但真正賺錢的是土地買賣和開發,外人投資部部長的左右手是他的好友,政府的開發計劃,他看得到計劃圖,在路邊買土地等著增值。他說,台灣有些高階警官不能去大陸,休假都跑來仰光釣魚打球,有些還在這裡投資土地。

我們做死  他們閒死

緬甸的朋友笑稱他們是「三等」公民:早睡醒、等打球、等喝酒。他們也調侃我們在台灣是「做死」、大陸同胞是「窮死」、他們在緬甸輕鬆賺,是「閒死」。我聽著聽著,有些恍惚,他們眼中的世界與自己,和我們認知裡的世界與他們,差距何止千里。

「我們緬甸人的生活就是到處花錢,」友人笑著說,有一次,他陪一位將軍到曼谷醫院看病,給翻譯小費一出手就是一千美金。

我第二次去仰光時,也曾在下榻的飯店目睹不知何人嫁女兒,兩位新人頭上、頸上、手上和腳踝上戴的金飾,熔了之後大概可以壓成好幾塊金條。

開放的果實 窮人吃不到

頁面 5

這些緬甸朋友的兒女,不是在美國,就是英國、澳洲、新加坡求學,談到兒女,驕傲的父母親們紛紛拿出手機,秀兒女的照片,看他們的穿著打扮,不輸東京台北的年輕人。這些小朋友唸的大部份是商管,志願都是回緬甸賺比父母更多的錢,惟獨一位在美國唸政治系的二十歲年輕小女生,當我問她,緬甸門戶大開,對緬甸的未來,她有什麼想像。她義憤填膺的說,緬甸封閉時,緬甸政府窮,但政府裡的人很有錢,華人靠關係大賺其錢,她的很多朋友同學的父母,什麼生產事業都不做,只靠從窮人手上把土地買過來轉賣而致富;如今開放,外資來了,賺錢的還是那些原本就有關係、有資源的人,緬甸人民還是會很窮,因為他們沒有辦法受好的教育,無法翻身。

我以前隱約知道我的同學、學弟、學長們有些在緬甸很吃得開,但一整天下來,我才發現,我從來不知道,這些朋友的人脈關係,竟然是直通總統、部長、大銀行家、首富…….。

最詭異的一次採訪

這也是我最詭異的一次採訪,來之前沒有一個約訪敲定,以前約訪的流程:公司簡介、個人簡介、訪綱、EMAIL、電話聯繫….,這裡完全用不上,我完全沒有跟任何一個採訪對象直接連繫過。

頁面 6

幫忙安排的同學,態度一直模稜兩可,從來沒有確切的答案和時間,總跟我說:「你來了再說,要見誰就打個電話把他" 抓"來。」來了才知道,真的是這樣。說正式採訪,根本沒人願意,但聊聊可以,也不約定時間,電話過去,剛好有空,就來了。見了面,也不來一問一答這一套,我要想盡辦法從七嘴八舌中套資訊,拍攝兼錄影的攝影記者小為說,天哪,錄影完全沒辦法用,因為場面好混亂。

緬甸和外界隔絕了幾十年,形成了它許多特殊的潛規則,沒找對合作的人,很難摸得清。很多人說它是新的投資天堂,但我覺得,現階段,緬甸是冒險天堂,還不是投資天堂。

回應已關閉。

熱門文章

Sorry. No data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