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後記/什麼都缺,不缺機會

2012-08-27 Web only 作者:熊毅晰

全世界已經很少有一個國家,在飛機緩緩降落之際,機上來自世界各地的旅人們,已經開始迫不及待地向窗外張望。

這個神秘的國度叫緬甸,古中文意思是「遙遠的郊區」,過去是威權閉鎖的國度,現在,則是亞洲最後一塊對外開放的處女地。

七月底,曼谷飛往仰光的機上。坐滿三百個機位的,有三、五成群的日本小商社頭目,有隻身正襟危坐的韓國大企業幹部,有剛剛拿下基礎建設合約的歐美集團先遣部隊,也有早已鴨子划水已久準備開始收割的中、泰、印鄰國商人。
台商當然不會在蜂擁的緬甸熱潮中缺席。「以前往來台緬,隨時可以成行,現在起碼要二十天前訂才有機位,」在緬甸從事文具產銷的台商林治民說。

台灣目前只有華航一家飛緬甸,一週三班;九月以後,長榮也將加入,補上其它四天,也就是說,台北仰光之間,將天天有直飛。

當空橋緩緩靠抵,緬甸的神秘面紗也開始慢慢揭露。

仰光機場做為緬甸六千萬人口對外的門戶,實在太小,一天只有十五、六班飛機,查驗獲照的閘口只有兩個。

機場商業氣息更是稀薄,免稅商品店寥寥可數,廣告看板更是只有三星等幾幅。

不過就是因為什麼都缺,什麼都落後,一旦開放,都是機會。

說幾個讓人心動的數字吧,緬甸有台灣人口數三倍大的緬甸,每一百個人只有五個人有手機,汽車普及率更只有四%。

但緬甸的風險,也是難以想像的。

頁面 2

走出仰光機場,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路邊橫豎無章停放的計程車。幾乎清一色日本豐田(Toyota)與日產(Nissan)廠牌的車陣中,看不到車齡十年以內的車款,隨機招下停在身邊的一台,車體有鏽蝕是常態,「咿~」的開門聲更是基本配備,你會很擔心,坐到一半車門會掉下來。

馬路上,二、三十年以上的車款滿街跑,而且左駕、右駕都有,更別提五步一坑,十步一洞的路況。

細問後得知,以往緬甸幾乎沒有全新的進口車,路上都是在日本被淘汰的二手車。當地華人告訴我們:「太新的我們還不要,因為電子化的零件沒有人會修。」

最有趣的是,在緬甸,因為新車禁止進口,牌照又管制,讓汽車變成跟黃金一樣可以保值的商品,手機也曾經是。五年前,一支手機門號的價格約五百萬緬幣(約合新台幣十八萬),「都可以在鄉下買一棟小平房了,」當地人告訴我們。

但從去年開始,車和手機都快速放寬管制,讓很多囤了大量汽車和手機門號的人損失慘重。

但一支手機現在還是可以賣到六千多塊台幣,路邊販賣的手機清一色都是來自中國大陸的山寨機。「利潤其實滿高的,若有門路從深圳華強北路批貨進來賣,其實是可以賺大錢,」自己就拿一支山寨版iPhone的這位華商說,反倒是正規通訊行還未成氣候。

走出仰光機場,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路邊橫豎無章停放的計程車。幾乎清一色日本豐田(Toyota)與日產(Nissan)廠牌的車陣中,看不到車齡十年以內的車款,隨機招下停在身邊的一台,車體有鏽蝕是常態,「咿~」的開門聲更是基本配備,你會很擔心,坐到一半車門會掉下來。

馬路上,二、三十年以上的車款滿街跑,而且左駕、右駕都有,更別提五步一坑,十步一洞的路況。

細問後得知,以往緬甸幾乎沒有全新的進口車,路上都是在日本被淘汰的二手車。當地華人告訴我們:「太新的我們還不要,因為電子化的零件沒有人會修。」

最有趣的是,在緬甸,因為新車禁止進口,牌照又管制,讓汽車變成跟黃金一樣可以保值的商品,手機也曾經是。五年前,一支手機門號的價格約五百萬緬幣(約合新台幣十八萬),「都可以在鄉下買一棟小平房了,」當地人告訴我們。

但從去年開始,車和手機都快速放寬管制,讓很多囤了大量汽車和手機門號的人損失慘重。

但一支手機現在還是可以賣到六千多塊台幣,路邊販賣的手機清一色都是來自中國大陸的山寨機。「利潤其實滿高的,若有門路從深圳華強北路批貨進來賣,其實是可以賺大錢,」自己就拿一支山寨版iPhone的這位華商說,反倒是正規通訊行還未成氣候。

問題是,以緬甸政策變化速度之快,很難抓得準什麼商品的市場何時會被政策倒打一耙。

想到緬甸這塊處女地闖蕩的另外一個風險是戰亂。

在族群複雜的緬甸,少數民族與執政政府的火拼從未結束,今年四月,鄰孟加拉的回教徒與佛教徒互相砍殺,傷亡慘重到全緬甸都人心惶惶。

一名華商透露,他那段期間每天出入都小心翼翼,甚至做好隨時撤出緬甸的打算。

無法想像的緬甸,讓機會與風險一線之隔。

回應已關閉。

熱門文章

Sorry. No data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