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成本誘惑製造業佈局東南亞

2012-08-25 02:32:42 來源: 經濟觀察報 (北京)

風水輪流轉,而今轉到東南亞。正如曾經對中國的趨之若鶩一樣,新興的東南亞國家在過去的幾年間成了資本追逐的新熱點。不僅有一些外資企業開始搬離中國,在東南亞國家設廠,中國一些本土企業也在低成本的利益驅動下,遷往東南亞。
伴隨著這股投資熱潮的還有一種聲音:新興的東南亞國家會不會成為下一個中國,成為世界經濟的“發電機”?答案是“不一定”。這些新興亞洲國家的先天性缺陷——國內市場小,決定了其對資本的吸引力有限,也決定了他們在拉動世界經濟增長方面能力有限。
火熱東南亞
從資本流動的角度來說,東南亞國家這幾年可謂“火熱”。以印度尼西亞(下簡稱“印尼”)為例,目前流入印尼的外國直接投資(FDI)是五年前的3倍以上。2010年第二季度,流入印尼的FDI為36.97億美元,雖然相對於前幾個季度已經有大幅回落,但與2007年同期的10.34億美元相比,增長已經超過2.5倍,而8年前印尼的FDI僅為4.07億美元。
和FDI走勢一致的還有印尼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印尼這一輪FDI從2010年第四季度出現了快速增長,到2011年第四季度達到頂峰54.28億美元;同樣,印尼的GDP在2010年第四季度從前一季度的5.77%跳至6.83%,之後一直保持在6.5%左右,2012年第二季度為6.37%。印尼是東南亞國家中資本流入最熱門的國家之一。據怡安翰威特大中華區首席商務官以及全球研究中心總監龐錦峰介紹,印尼15~25歲的年輕人口儲備約有1億多,且受教育程度較高,印尼人也是亞洲國家中英語講的最好的人群。在這群年輕人中,有一半都集中在爪哇島周圍,這一地區正是印尼的外資投資熱地。同時,印尼相對於鄰國馬來西亞,在種族平等和男女平等方面的政策和社會氛圍相對更寬松。
東南亞的另一個投資熱地是越南。據越南媒體報道,過去五年來,越南FDI合同項目總額增長5.1倍,實際利用外資增長3.3倍。不過在2012年,越南FDI增長出現下滑趨勢。前幾個月越南引進外資合同金額80.3億美元,外資到位資金62.5億美元,接近去年同期水平。在流入FDI合同中,60%以上都流向加工製造業領域。越南的GDP增速也從過去兩年的6%左右,下滑至今年的4%。
而在新興的東南亞國家中,另一個有投資潛力的是7月初剛剛被美國解禁的緬甸。緬甸擁有豐富的自然資源,在緬甸的外國投資項目中,和資源有關的占到一半以上,主要投資來源國為亞洲國家和英國。在7月,美國放鬆了對緬甸的製裁,批準了美國企業對緬甸投資,並與國營緬甸石油天然氣公司合作。未來美國的資本也將開始逐漸流入緬甸。緬甸曾是英屬殖民地,在語言、文化和經營理念方面和西方有一定共通,對於英語國家的投資有一定便利性。
此外,泰國、柬埔寨、孟加拉、巴基斯坦等國最近幾年也出現類似外資急速流入趨勢。而與東南亞國家表現相反的是,一向被視為投資熱地的中國,今年1-7月,實際使用外資金額同比下降3.6%,全國範圍新設立外商投資企業同比下降12.3%,引發了外界對“中國製造”的擔憂。
追逐低成本
最近阿迪達斯宣佈將在10月關閉在華工廠,成為“中國製造”擔憂的最新證據。阿迪達斯撤離中國的理由是中國勞動力成本的上升,有消息稱,阿迪達斯將把產能轉移至勞動力成本更低的越南。
單從勞動力成本來講,越南等東南亞國家平均工資確實要低於中國。據怡安翰威特的數據,中國在過去十年裡,平均工資年均增速為7%~8%。和新加坡、日本等國家相比,中國勞動力成本仍然很低,新加坡大學畢業生的平均工資約為15000元,中國為其五分之一到三分之一,馬來西亞和印尼在大學畢業生工資方面與中國相仿,但更底層的勞動力成本比中國要低。綜合而言,在與其他新興東南亞國家的勞動力成本比較中,中國的勞動力成本是最高的,接著是馬來西亞、泰國、印尼、菲律賓,然後是越南、柬埔寨和寮國。
更低的成本對於追逐利益最大化的資本來說,無疑非常具有吸引力。“不過在企業的損益表裡,勞動力成本所占的比重僅為5%。”龐錦峰表示,“更重要的是勞動力成本和產出率的比例。”
目前被公認的是,中國勞動者的素質和產出率都高於新興的東南亞國家。和日本、韓國等東亞國家一樣,中國人的集體主義民族性格決定了更適合製造業,同時經過二十年的發展,中國工人的熟練程度遠高於東南亞這些新興的經濟體。據龐錦峰透露,阿迪達斯在越南的工廠里,有一批中國技術骨乾,被派往越南作為技術指導來保證其在越南工廠的運作。
而除了在產出率方面的差異,這些東南亞國家各有各的特殊情況。越南工會勢力比較強,在一個工廠里有不止一個工會,工人權益保護意識比較強;而在泰國,工人需要有算在工時之內的40分鐘的帶薪祈禱時間,此外每個廠區都得設立佛像和祈禱區域,但在公司的成本報表中顯示的僅僅是勞動力成本,這些因素並不能反映出來。
“有資本外遷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並不代表跨國公司不再看好中國,中國正在經歷的發達國家也經歷過,東南亞這些國家未來也會經歷。”銀河證券研究員劉娟秀說。一個國家低廉的勞動力成本能維持多長時間?“一般是20年。”龐錦峰說。但失去低廉的勞動力,並不意味著一定會失去對資本的吸引力。除了勞動力素質方面具有競爭力外,中國還有另外一個明顯的優勢:巨大的國內消費市場。
先天不足
印尼、泰國等新興亞洲國家的快速經濟增長的確搶眼,也有一些投資者轉而希望這些國家的快速城市化浪潮能夠推動因中國經濟放緩而下降的部分大宗商品的價格,但包括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所長曲星以及多位外國銀行的高管均認為,這一希望極可能落空,新興亞洲國家的強勁增長,並不會產生中國在過去十多年所產生的拉動效應。
曲星認為,中國對外資的吸引力仍然強勁。“中國廣闊的內銷市場,給外資企業在中國的投資回報提供了一定的保護作用,而東南亞國家的國內市場比較小,對海外市場的依賴會導致企業的風險比較高。”曲星說。
事實上很多外資企業正是看中了中國市場才投資中國的。全球最大的炭黑企業卡博特今年在邢台等地建立新廠,其產能將全部針對中國國內市場。龐錦峰認為,中國不必過度擔心部分企業外遷的現象,“東南亞國家的先天性缺陷:國內市場小使得其固有市場不足以消化低成本帶來的產出,一旦供應鏈斷裂,企業將面臨一個巨大的風險。”他認為,只要中國繼續保持目前國內市場的增長速度,推動產業升級,就不會出現跨國企業大量外遷造成的製造業空洞化問題。
另外一個風險來自勞動力資源方面。雖然這些國家的人口結構偏年輕化,但人口基數決定了其能為企業提供的勞動力數量。新興的東南亞國家總人口接近7億。龐錦峰說,在越南的兩大城市,河內和胡志明市的平均工資在過去一年裡增長了20%。大量的外資涌入和高素質勞動力的缺乏造成了“人才通脹”。雖然這種速度會逐漸降下來,但這也顯示出了該國對外資的吸納能力。
經濟規模有限決定了其對大宗商品的需求難有大幅增長。據路透社報道,從銅的消費量來看,去年不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東亞國消費總量是200萬噸,拉丁美洲消費了68.5萬噸。二者加起來僅稍高於中國760萬噸消費量的三分之一。印度雖然在經濟規模上與中國相當,但印度經濟偏向服務業,其對大宗商品的需求和中國比相差甚遠。根據國際鋼鐵協會發布的數字,印度2010年人均粗鋼消費僅56.3公斤,遠低於中國的445.2公斤。“中國的規模經濟、對外資的吸納能力以及抵抗風險的能力,是這些國家所不具備的,外資的流入會在一定程度上拉動這些國家經濟的增長,但不一定會帶動這些國家形成中國當年的起飛勢頭。”曲星說。

回應已關閉。

類似文章

    None Found

熱門文章

Sorry. No data so far.